Cumberkid

【Supersons/Superbat】魔法少年诞生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aceration:

#一发大米和小乔的友情向恶搞(智障)短篇
#蝙超没肉,搞了个突如其来的基
#标题和内容完全致敬伟大的动画《搞笑漫画日和》S1E9


那个古怪的黑发男孩。
好吧,或许并不能算是“男孩”,因为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从乔纳森的爆米花桶里钻出来,在乔纳森的尖叫声中一个后空翻双脚落地,然后粗暴地命令乔纳森闭嘴——在自己家里!并自称是个——
“精灵(fairy)?!”
乔纳森顶着一两颗开花的玉米质疑道:
“但我已经换过牙了……”
“我又不是牙仙(tooth fairy),你这傻瓜。”这奇装异服还戴着面罩的家伙盘踞在电视柜上,像只应激的野猫一般嘶嘶作响,“我,伟大的精灵王子达米安,来自地底深处的黑暗洞穴,而你,一无是处的人类男孩,正是被我选中的猎物。”
“听上去更像是恶魔——”
“才不是恶魔呢你这无礼的家伙!”
“还有我也不是普通人类我是氪星——啊爸爸说过不能告诉别人……”乔纳森嗫嚅道,“这些爆米花都给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除非你向伟大的王子献上果汁。”
“厨房里有呢,你等我一下。那个,趴在那边不难受吗……沙发可以给你坐哦,电视看不看?”


总之。
等到达米安回忆起自己为何而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我真不敢相信!”达米安重新站上了电视柜,借用他自身高度无法制造的落差感发表演讲,“人类沉迷这些虚幻的画面和声音,才会不断堕落——”
“呃,爸爸规定我每天看电视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哈,你不会还需要爹地哄才睡得着吧?”
……再也不想听带精灵的睡前故事了。乔纳森忿忿不平地放弃了反驳。
“总之,”一大堆blablabla之后,达米安志得意满地向他宣告,“我带着使命而来,而你将有幸成为我的下属——”
“你的什么?!”
“哦,我也不喜欢这个称谓,要不然直接当奴隶?”
“更糟糕了!”
面对乔纳森的抗议,达米安完全不为所动。
“如果你不是这么愚昧的话,小男孩,你早该感激得哭出声了。”
“我才不——”
“我会赋予你神秘的力量,和伟大的使命,接受我的恩赐,听从我的命令,你将成为——”
“超级英雄!”
“……魔法少年。”
“……”
“……”
“好,好吧,”耐不住沉默,乔纳森妥协道,“我可以干这个,但我才不要当什么奴隶啊部下,我们可以当搭档啊!”
“……哼,就凭你……”
“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乔纳森寸土不让,抢走达米安手里的遥控器,“反正我爸爸是超——哦这个也不能说——总之我迟早会当上超级英雄的!”
“……好吧,我破例允许你成为我的实习搭档,”达米安嘀咕着从电视柜上爬了下来,纡尊降贵朝乔纳森伸出了右手,“但我必须警告你,转正的条件可是非常,非常严格的。”
“好的!”乔纳森兴高采烈地握住那只手上下晃动,“所以现在我们要做什么?拯救世界?”
“那是最后几集才会出现的剧情——不,首先你要学会变身,”达米安沉吟了片刻,朝乔纳森竖起一根食指,“介于你肯定不想像个小姑娘一样挥魔法棒转圈,我会直接把口诀传授给你,只说一遍所以给我记好了。”
乔纳森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
达米安的嘴唇嗡动起来。


“SUPER
ROBIN
POWER
MAKE
UP。”


“……这咒语好土哦。”
“不许挑三拣四!又不是我决定的!”达米安张牙舞爪,连脊背都弓了起来,“快点念然后变身啦!”
“好,好吧……”
乔纳森深吸了一口气。
是什么来着?
哦对,super……
咦等等。
“达米安,”十岁男孩的脚尖不安地在地板上划了划,“那个,嗯,动画里变身的时候不是会有一瞬间,那个,全全全全全/裸……的……?”
“噢,你不用操心,”来自黑暗世界的精灵王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使用魔法的代价将由你的父亲来支付。”
“啊……那,那好吧……”
反正爸爸超厉害的……
应该没关系吧……
反正一个人待在家里超无聊的……
虽然达米安脾气又糟糕说话也伤人,但乔纳森还是莫名其妙地相信了他。
总之,相信着魔法的乔纳森再次深吸了一口气。


“SUPER ROBIN POWER! MAKE UP!”


与此同时。
在哥谭。
布鲁斯.韦恩的办公室里。
克拉克.肯特的采访迎来了它的尾声。
星球日报的大记者轻轻呼出一口气。
斜坐在他对面,像个花园里的年轻帝王一样摇晃着杯中美酒的男人,比他所预想的还要英俊,优雅……不好对付。
克拉克不太确定那双深藏着智慧和意志的蓝眼睛里是否也有一些,该怎么说,惺惺相惜的情绪?
“肯特记者,你实在是让我耳目一新。”韦恩先生放下酒杯,笑意盈盈地审视他,颇有些咄咄逼人,却并不惹人生厌,“我忍不住在想……你的这身衣服下面还藏着什么……?”
克拉克清了清嗓子。
他站直身体,扣上西装,准备用几句客套话来结束这一天的工作。
带着得体的微笑,他朝布鲁斯.韦恩伸出了右手。
就在那一刻。
他身上穿戴着的所有东西——衣服,鞋袜,手表,甚至是眼镜,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乔纳森审视着镜中的自己。
他穿着一件红蓝相间的上衣,和红色的披风,和牛仔裤。破洞牛仔裤。
看上去跟魔法一点关系都没有。
实际上也没有任何神奇的作用。
“这跟我想象中的变身不太一样……”
“如果你喜欢粉红色公主裙我也可以帮你想点办法,”达米安嘲讽道,“别去关注肤浅的外表。”
那你为什么穿着超酷的衣服啊!
还有面具!
为了不让达米安更加得意,乔纳森赶紧换了个话题:“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魔法啊……”
“不可能!你就没有感觉自己力气变大跳得更高呼出的气体能让物体结冰之类的吗?!”
“可是,”乔纳森觉得委屈极了,“这些能力我本来就有啊……”
“……”
“……”
“天生拥有超能力了不起吗!少给我不知感恩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呜哇好了啦我不抱怨了!”
出于莫名的兴奋感和不忍心看达米安难过(?)的责任心,乔纳森高高兴兴跳上了沙发!
“我们一起拯救世界吧!打击犯罪!惩恶扬善!”
电视机里适时播出了一则银行劫案的新闻。
乔纳森的热血都沸腾起来了!
“别犯傻了,”达米安却冷冰冰地关掉了它,“魔法少年要对付的敌人才不是这些愚蠢的人类,而且你要听我的指示,明白了吗?”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呢?”
“外面,有只幼年的知更鸟从鸟巢里掉出来了,”达米安轻盈地一跃而起,落在窗台上,“还等什么,去帮它啊。”
“啊……达米安你这样子就很像善良的精灵耶。”
“……啧,少说废话。”


乔纳森很高兴。
得到了新的力量(虽然没感觉到)和新的戏服(虽然像是店里买来的),还遇到了达米安这种怪得还不赖的家伙,今后的日子应该会很有趣吧。
这算不算是交到了新的朋友呢——待会儿问问爸爸,要不要留达米安一起吃晚饭吧。
咦。
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关于爸爸的……
是什么呢……


与此同时。
在哥谭。
布鲁斯.韦恩的办公室里。
克拉克.肯特人生中相当美妙的一段时光迎来了尾声。
他努力——或者说三心二意地从那个天堂一般的怀抱中挣脱出来,颇有些无助地四下张望着——找寻这场梦境的出口或是他失踪的衣衫。
只可惜两者都无迹可寻。
“……你要去哪里?”沙哑的男低音在克拉克的腰窝里浮动,“狠心的家伙,这就要走了?”
“不不不,我……我必须回家了,韦恩先……布鲁斯,我还要给儿子做饭,他一个人在家——”
“他肯定是个勇敢的男孩……”哥谭情人缠住他,将他拖回灵与肉的水域,“不如这样,我们再努力一点完成这次‘采访’,然后我陪你坐直升机去大都会,嗯?”
“这太逾越了……”
“真有趣,大记者,”布鲁斯调侃道,“考虑到你在采访中令人惊艳的‘表现’,我十分确信你身上还有许多……需要探索的边界……”


所以。
我的衣服。
到底去哪里了呢。
像新大陆一般,对冒险家毫不设防的,克拉克.肯特,略带伤感地想着。


END


#因为是随便胡诌的故事,大家就不要去在意小精灵大米和老爷的关系了哈【没人在意【当然你们要是认为老爷是魔仙大王什么的,也可以嘛,科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瞒温酒斩阿嚏:

今天是本本的生日,本老爷生日快乐~
玩了个老梗
虽然最爱三代但始终画不好他们很惭愧(亨超也必须要画卷毛!😂卷毛就是正义!)

啊好美

小藍:

緣來不只是朋友01 ( 二代蝙超~清水ABO~走言情狗血路線)

沒畫技全靠愛,畫的不好請自行腦補,覺得雷請跳過~謝謝:D

好吃好吃

白雲蒼狗:

大概是所谓的情趣……?为啥一画蝙超就这么丧……(扶额

卧槽好辣

iaiaa:

 @天国的节操君 想看的布鲁斯克拉克职场那啥啥

西西

想想还是把两张一起放了吧!【之前留言过的pong友们抱歉!】

对不起第二张我已经懒得勾线了,不勾线也挺好的是吧!!【是吗】

BS 校园au “该死的,是丘比特!”03

游轮梗!这篇好棒!!!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主要参考了老斜线年刊1,也参考了超人v1#76,如果觉得这个老爷欠揍不能怪我……讲道理我真的是基本按照漫画写的,不少台词都是略微调整后照搬的,罪过罪过。




01  02




-03-




大部分时候,克拉克·肯特都过得称心如意,偶尔才出现那么一两件不顺遂的事。他曾经取得过同样来自小镇的拉娜的芳心,碰巧摔倒到地上使高速驶来的卡车不被他撞坏,还有位能够做出全2814扇区最棒的苹果派的妈妈。按校报摄影师吉米·奥尔森的话说:“多么幸运,经典的克拉克时刻!”




显而易见,现在可不是克拉克时刻。




布鲁斯·韦恩近乎粗鲁地挥舞他裹着定制西装的手臂:“想想究竟是谁给你们付票子!我,还是这个该死的四眼仔!”他右手揽着的金发拉美裔学妹发出咯咯的笑声,胸脯贴到他身上。




“韦恩先生,是我先预定的。”克拉克尴尬地提起行李箱,又放回地面。




同行的路易斯·莱恩站在大理石柜台旁边,偷偷冲他眨眨眼睛,用口型道:“小镇男孩,我看好你。”




韦恩用他混账的、漂亮的蓝眼睛上下打量克拉克。克拉克紧张地推推眼镜,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他挺直了脊梁,约莫比韦恩高一英寸,气势上不输于人。“把它拎到我房间,二十美元。”韦恩把行李箱扔给克拉克,掏出皮夹子,“此外再给你这么多。好啦,多谢,书呆子。”他抽了沓纸钞,对着克拉克的脸晃了晃。




克拉克大力水手似得把行李箱丢到铺着恶俗花纹的地毯上:“不好意思,我比你先到,韦恩。”




“抱歉,如果你不是湿乎乎或者全裸的辣妹,为什么和我说话?”韦恩用手叩击着前台,“先生你叫——?”




“肯特。克拉克·肯特。”克拉克回敬。




“听起来就像个十足的乡巴佬。”




“此外,金钱并不能赋予您这种权力,韦恩先生。”克拉克恼怒道。




“先……先生们?”前台领班小心翼翼地打断他们,“我们有一点儿,小问题。”




“这话应该我说。”韦恩挑起眉头。




“不……我的意思是……”经理声线颤抖道,“我的上帝!”




路易斯露出了与不久前的神奇女侠如出一辙的笑容:“我还以为这趟采访兄弟会的游轮联谊很无聊呢。”




另一边。




斯莱德·威尔逊端坐在露天藤椅上,既没有享受着太阳浴,也没有品尝鸡尾酒。




“你为了钱杀人。我有钱,并且想要一个人的命。”对面的雇主啜了口香槟,“或许我们可以做笔交易。”




“你刚才说‘钱’,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威尔逊拿起档案,简单地浏览几眼,“一旦出现意外损失和间接伤害,得给我加钱。”




“当然。”




斯莱德·威尔逊——雇佣兵丧钟,捻起首张照片,赫然印着布鲁斯·韦恩西服革履时冲镜头微笑的正脸,被红笔圈起,划了个叉。




回到倒霉的领班,他带领三人参观卧室,额头上滚落大颗大颗的汗珠:“都怪电脑系统,跟遭了诅咒似的,该下地狱的机子!其他房间都被定了,你们两位——”可怜的家伙似乎咬到了舌头,“恰好定了一间单人房,我们担——”




“我敢肯定肯特先生心里有数,他得另觅住处了。我还能扔掉点东西减少他搬运的麻烦……去把衣柜清理一下,肯特。”韦恩手里拿着登计纸笔,签上自己花里胡哨的大名。克拉克抱臂,背朝墙壁上挂着的抽象派装饰画:“我会记得在我的报道里提到你的友好帮助,并详细描述这里糟糕透顶的服务和你应该受到谴责的行径——”他瞪了哥谭宝贝一眼,夺过笔纸,在“布鲁斯·韦恩”下一行签上“克拉克·肯特”,规规矩矩的圆体。路易斯“哇噢”一声,好整以暇地从克拉克手中抽走登记册。




“拜托了,先生们。显而易见你们知道我进退维谷……也许二位中的一位可以另觅他处?”领班建议。




“我宁可坐经济舱飞回去。”韦恩咬牙切齿道。




“那就这样吧,室友。”克拉克回敬。




当晚,游轮甲板,夏令时21:36。




月色正好,乐队开始弹奏爵士。觥筹交错,侍者端着摆放酒杯的餐碟穿行其间。数对燕尾服男人与晚礼服女人在夜幕下缓慢地旋转,跟随节奏起舞。




“……你今天打动我了,小镇男孩。”路易斯对正同她跳交际舞的克拉克道,“我原本确信你会在韦恩施加的压力下屈服的。”




“路易斯,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人没有多少份量。”克拉克反驳。




“我想你睡到他身边后就会知道他的份量了。”路易斯轻笑。




“我其实不必和他睡在一起,”克拉克噎了一下,“只要有人愿意……咳,让我和他们挤一挤。”




“你整晚都在找愿意跟你合住的人,对吗?”“从午饭后。”“加油,孩子,不过我还是不要室友的,我有我的隐私。”“什——什么隐私?”克拉克惊觉路易斯松开了他的手,交换舞伴时间。




“莱恩小姐……你今晚真漂亮。”韦恩不知何时出现,顺着音乐揽住路易斯的后腰,上身前倾,做作而绅士地行了一个贴面礼,“我们的桌子已经布置好了。”




“路易斯!”克拉克半是愤怒半是疑惑道。




“优秀的记者从不休假。”路易斯牵着韦恩的手,又冲克拉克眨眨眼睛。




“尝尝自助餐,肯特。”韦恩得意洋洋地勾起嘴角,活像一只胜利的、昂起彩色翎羽的斗鸡,“你也就吃得起这个。”




哥谭来的怎么都这么讨人嫌!




伪装成应侍生的丧钟将氰化物胶囊溶进杜松子酒里,趁韦恩帮路易斯拉开椅子时稳步走到他们身边。




“你得给我说说,这个星球上有没有个不能歧视乡巴佬的规定?”韦恩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




“别这么刻薄,韦恩先生,”路易斯拨弄了一下餐桌上的百合花,用超脱理性范畴的直觉道,“否则你迟早会追悔莫及的。”




“韦恩先生,您的马蒂尼。”丧钟递上酒杯。韦恩接过高脚杯,它却咔擦碎成了许多块,液体淌到韦恩手上,把他的袖口都濡湿了。




自助餐区的克拉克熄灭热视线:“‘乡巴佬’,混蛋。”




饭后。




克拉克和韦恩分别挽住路易斯的一条胳膊。路易斯喝了点薄酒,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百慕大三角。韦恩瞄了眼手表:“这会儿对你来说有点晚了吧,肯特?‘早早睡觉’……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乡下习俗吗?”




“韦恩,你喝了那么多香槟都没摔趴下,真是奇怪。”克拉克抬头,发现满天繁星正低头看他。




“这又不是烈酒。”




“——特别是你买得起一条空心的腿来与你空空如也的脑袋相配——”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现在是电灯泡,”路易斯拔出自己的胳膊,挥手道,“我走了,你们两个水手继续玩‘谁的后桅更大’的游戏吧。”




“可是——”




“等等——”




“小伙子们,明天见。”路易斯走入自己的船舱,今天第三次冲克拉克眨眨眼睛。




“明早见,莱恩小姐。”韦恩暗中对克拉克道,“如果你能把自己丢出船外去,我就给你一百万。”




“好吧,晚安,路易斯。”克拉克暗中对韦恩道,“去你的,公子哥。”




“乡巴佬,如果你我会和你住同一间房,那你就比你看上去还傻。”“我巴不得离你远远的。”“你吃完饭的时候就在想这事?”“从我一见到你开始。”




……




两个足足二百多磅的大男孩挤在一张逼仄的床上。韦恩把被子拉过去,面朝盆栽。克拉克正对着台灯,仿佛对壁纸上的纹路感兴趣。他们斜睨对方,目光撞在一起,又慌忙移到别处。




“算了,太别扭。”克拉克率先认输。




“你也这么觉得?”难能可贵,韦恩没有讽刺他。




与此同时,路易斯重新回到甲板上,准备碰碰运气,采访除了韦恩之外的兄弟会成员,好向负责校报的佩里老师交差。她没能发现奥利弗·奎恩或者泰德·科德,只有低年级的提姆·德雷克正同一名理着短短的黑发的男生分享夜色和甜点。然后她找到了更惊人的一幕。




游轮的至高处,一个形似超人的影子道,“我父亲过去常说,‘知足者常乐’。”




“是嘛,”形似蝙蝠侠的影子摆正“超人”的脸,低沉地笑了笑,“他说得不错。”




他们在接吻。






TBC



【本亨】D is for Dangerous driving(下)

这篇超棒啊.......

minun:

背景时间是13年,确实是我写到一半临时想的,所以……我讨厌现实背景


车还是有的


我真他妈讨厌有些太太的礼节性点赞和对家点赞,滚滚滚,别蹭我的文,蹭也别让我看到你们恶心的痕迹。我他妈就是个玻璃心的洁癖癌晚期,希望你们发扬一下吃蛋看母鸡的精神,早日把我屏蔽😃

iaiaa:

哼超拿走本蝙的咖啡,然后亲他~www【大概吧!!!】

来自 @松尾HIKARI 的点梗

 
 

我终于开始画画了!!!

aaaaaaaaaaaaaaaaw

小藍:

只有自己才懂的幸福~~: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