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DSASWORLD:

BruceClark

是个年下AU!其实隐A布鲁斯×O克拉克设定|•ω•`)
P2来个成年版
一直想食小少爷×酥皮我觉得这梗又可爱又带感…



一个传统ABO梗但却不是什么传统的奇怪的脑洞

浪漫是恒久的动力,但不美是不行的:

半夜爬起来记录一下脑洞


写了一半


因为肯定是二代蝙超所以先这么打个TAG虽然超还没出场…………






  布鲁斯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时候,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正飘浮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这空间非常奇妙,因为他发现自己毫无方向感,他觉得自己像能从一个方向以一种毫无逻辑的方式到达另一个南辕北辙的地点上。


  这个空间里有许多细线,它们乍看之下毫无交点,像是无限平行的向外延伸,但布鲁斯认为它们总在某时刻相交又或是它们其实根本就不在一个平面上。


  ——它根本无法让布鲁斯理解。


  但这肯定是个梦。


  他收紧下巴冷静的想。


  不是哥谭枪响的噩梦,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古怪的梦,但他不知道怎么让自己从这梦里醒来,他只是从这个空间以自己也无法理解的方式往不知道哪个地方飘去。


  接着他看到一个古怪的生物。


  它看起来像是一条长长的虫,形状说不出来的怪异,它像是同某些细线无限的延伸出这个空间无法探知的尽头——而布鲁斯认为自己被注意到了。


  “你是什么。”他镇定的问,如果这是他的梦境,那么显然他可以随心所欲,所以这个“虫子”只不过是他大脑里的某种幻想。


  虫子看了看他——布鲁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识别出它在“看”的,它看起来连头都不知道在哪。


  “我在所有时间的坐标之上。”那“虫子”说,它的声音像在四面八方回响,“我俯瞰着树的所有枝干茎节与树叶的脉络。”


  布鲁斯不知道它从哪儿发出的声音,但它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无法留下印象,它像是所有声线的集合,包括了一切男人、女人、老人、年轻人、小孩。


  “你不该在这的。”那“虫子”说,布鲁斯听不出它有任何情绪,“我编织所有的线,它们交集又或是完全没有交集的一日,但它们不分表里,不分内外,你从哪条线上来,又或是从刚刚伸展出的线上来?”


  布鲁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条“虫子”答案才是正确的,他保持了沉默。


  “如果你看看你自己,你就会知道我是什么。”“虫子”说,它回答了布鲁斯最初的问题。


  看看自己。


  布鲁斯想,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在想象中也许穿着蝙蝠侠的制服?


  但他错了。


  当他低下头去看自己时,他看到了类似手的东西,但它看起来像是将二维旋转之后得到的立体三维的方法类似,当他回头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是一条长长的“虫”,他在这空间无限的延展自己的身体,在无数的细线之上。


  ——布鲁斯惊醒了。


  他醒来时闻到一股雪松般冷冰冰的味道,但瞬间又像被火焰炙烤般溢出松木的焦香,接着是一股子淡淡的硝烟的余味,夹在麝香里,混着几不可闻的辛辣的琴酒味。


  他不知道这味道好不好闻,但显然有些充满过头的攻击性,太过尖锐,一点也不温和,如果是不知道哪个奢侈品牌推出的男士香型——一般的人恐怕难以驾驭这东西。


  阿尔弗雷德正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一下子照进来,让布鲁斯微眯起了眼睛,他没把被子往头上盖,而是一种本能的不对劲让他下床穿起了衣服。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一脸欣慰。


  “我以为您要再睡一会儿才肯起床,少爷。”


  布鲁斯穿起衬衫。


  “我以为今天的董事会我快迟到了?”


  “就算您准时到达,也会打算在会议上睡觉。”老管家平和的指出事实,“但今晚您有个晚宴必须参加。”


  布鲁斯对晚宴没什么意见,通常这时候他会用以巩固大众对他的草包花花公子的印象,带个女伴寻欢作乐是必须伪装,过去的两个星期内,各种慈善晚宴,招待媒体的晚宴,又或是公司的庆祝晚宴,他对此习以为常。


  “我认为您最好能找个优秀的Omega固定下来,宴会就是个好时机。”老管家给他打上领带,而布鲁斯则漫不经心的调整自己的背带——等等?


  “Omega?”


  “是的。”阿尔弗雷德用他惯常的平静的表情说,并同时举起一件西装外套,“您是优秀的Alpha,现在也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就算被道斯小姐拒绝,我认为再找个优秀的Omega有一个孩子不是什么坏事。”


  布鲁斯呆住了。


  他没听明白那些希腊字母的音节代表着什么含义,但就理解力来说,足够他将这个理解为性别的指代。


  “……我没那个打算,阿尔弗雷德,你知道我有自己的秘密,这会让事情变得几何级以上的麻烦。”这话他说了没百遍也有十遍了,然而阿尔弗雷德显然从来不打算死心,“瑞秋也是正因为这个选了她该选的正确的人。”


  “我衷心希望您能找到个您喜欢的Omega。”阿尔弗雷德给他套上西装时说。


  “……如果有这可能,那它今天晚上就会在晚宴上出现了,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带着点讽刺般的说。


  “我觉得在这儿用‘它’可能不太恰当。”


  那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些希腊字母到底代表着什么东西。


  他板着脸想。


  就出现的“小姐”的称呼来看,恐怕并不是男女。


  好了,他该去翻翻基础的性教育知识课本看看吗?



【授翻/蝙超】Baby Daddy 02

● 密菲 ●:

*感謝大家對上一章的支持!


*這一章我還是怕被屏蔽所以直接上圖,但字體有調大一點希望會比較好讀。


*可以的話我還是推薦大家到FC2或Pixiv看,比較容易閱讀~~


FC2: http://sonatainc.blog.fc2.com/blog-entry-2.html


Pixiv: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788561


*若留言的話我會一一傳達給原作者的^^






BS《公民韦恩》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蝙超《公民韦恩》


 


文手:济公


CP:蝙蝠侠/超人


分级:NC-15


BGM:Frank Sinatra《Long Ago and Far Away》


其他:借用了《公民凯恩》梗送给可爱的发发 @Farfalle !官方也有这个梗的漫画,里面玫瑰花蕾的含义真的一点都不出人意料(),探秘记者戴眼镜而且叫克拉克。战争我代入的是无限地球危机,不过一点都不一样(嚎啕大哭)


《世世代代》里有死亡后的超女等了二代蝙蝠侠百年终于灵魂团聚的故事,于是就下手了(不)


考后复建,太久不写已经不会起承转合了,想写的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不算长,大家多多包涵哈,等写熟手后我就重新写一遍呜呜呜,估计以后会经常看到(还债的)我。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OOC


 


概述:“玫瑰花蕾。”


 


————————


 


达米安·韦恩是伴随着第四声惊雷出现的。古铜色的高大男人破开雨幕,猛拉韦恩庄园厚重的铁门,表情阴鸷,绿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吐气很重地啮咬道:“请进。”


 


《星球日报》派我做新任驻哥谭外派记者时,主编路易斯·莱恩女士怒斥了报业萧条的现状,她将其归咎于纸媒衰落,并极力试图证明她青年时代的行业之景气。这与我被选为驻哥谭外派记者毫无瓜葛,除却她反复强调:“是的,本来一切都好……假如克拉克还在——也总朝哥谭跑——多么美好的时候!……多么美好!……”她从两年前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感性(证据是越来越频繁的“克拉克”),如今这位前任普利策女王离退休只剩下一场不甚盛大的告别会。


 


庭院里摆着一辆早已废弃锈蚀的老式自行车,被丛生的杂草掩埋。闪电划过天际,雨噼啪作响,聚成一洼洼积水。乔木大多枯死,黑黝黝地僵在原处。水池中枯叶浮泛,中央受难天使的雕像张开嘴,大理石斑驳破损。庄园的砖土主体留有灼烧过的痕迹,墙角生了厚厚的青苔,一级级正阶布满灰尘,几扇碎窗户飘出发黄的帷帐。


 


“听着,食腐者,记住我说的话,”韦恩在打开正门前侧头瞪我,“父亲邀请你来,并不代表你有权知道这里的一切。”


 


屋内我所受的礼遇补偿了新任韦恩家主的冒昧。布鲁德海文警局局长迪克·格雷森亲切地同我握手,接着悲戚道:“《星球日报》?我一直喜爱这个报社,它拥有最伟大的记者。布鲁斯在主卧。他睡着了,请等一等。”我近乎受宠若惊回握,他露出点微笑。


 


雨厚厚密密,一个中年人带着水汽冲了进来。他蹬着军靴,身材魁梧,额发不自然发白。大厅内华丽繁复的红地毯湿漉漉的,长桌无人就坐。每张烛台都燃起蜡烛,没开吊灯,黑暗吞噬了全部楼梯和一半画像。


 


“嗨,杰森。”格雷森打招呼。


 


“老头子呢?”老韦恩的次养子杰森·托德暴躁但低声地咆哮,“小红鸟在哪儿?”


 


“布鲁斯没醒。”格雷森望向我,“提姆在快乐港有急事,他承诺在二十二点四十五前到。”我赶忙抽身走到窗口,二十点零三。


 


“托德,”韦恩沉声道,“你能回来父亲会很高兴。”


 


托德融化了点,给了韦恩一个拥抱:“阿尔弗雷德走后我时常想回来。我不能再错过什么。”


 


“欢迎回来。”哥谭市立图书馆馆长芭芭拉·戈登女士从楼梯走下。她黑衣、悲伤、鼻梁夹着副眼镜。


 


“芭芭拉?史蒂芬妮——”


 


“泰瑞、她和海伦娜处理完今日工作后一起来。”戈登将红白相间的发丝拨到耳后,“达米安,你——”


 


“我不去。今晚,不。”韦恩对戈登行了贴面礼,上楼前吩咐道,“假如普林斯或者别的谁来了,直接让他们上来。你们也快点。”他瞥瞥我,“记者跟我上去。”


 


我忙跟随他。韦恩领我穿过些相仿又不同的昏暗走廊,一尊尊冰冷的中世纪骑士铠甲守在路口。他停在间大合页木门前,至此才道:“有些事你不清楚为好。”语罢他叩门。门内传出银铃摇晃声,他悄无声息地推开门。我心如擂鼓,即将闯入一场秘而不宣的梦境。


 


屋内昏黄压抑,烛光颤巍巍地摇晃,墙上裱着一男一女的油画像。床头摆着张照片。布鲁斯·韦恩就在这里。风烛残年,一颗雄狮式的头颅,一绺绺蓬松花白的短发,躺在床上,四肢盖着被子,伸出伤疤纵横、略微抽搐的手掌。鲜有世人不知道布鲁斯·韦恩。一位古老家族的后裔,曾耽于香槟名媛的荒唐公子,在四十七年前那场惨重到失真的大灾变后一手重建哥谭和大都会,甚至四度竞选为哥谭市长——恢复经济、提高就业、整饬风气、缩减黑门监狱、取缔阿克汉姆疯人院,政绩显赫。老韦恩在大众印象中早已扁平化:早年丧亲、万贯家财、贵胄气度、风流韵事、回头浪子。他终身未婚,却有三个养子、一个私生子。十八年前他的管家的葬礼后,他便基本淡出了公众视野,家族企业交给三子提姆·德雷克。据传闻他在大灾变中失去了爱人,无人澄清或证实。这段现世传奇掩埋着更宏伟的传奇,此刻它正缄默地停在老人时而急促时而悠长的呼吸中。


 


老韦恩道:“我喜欢《星球日报》,它拥有最伟大的记者。”他吐字费劲,歪斜着嘴唇,“你应该睡在书房。”


 


韦恩面部扭曲,像被扼住了咽喉。老韦恩拍拍韦恩的手:“你们没人还在用它。”他语调平静。


 


“父亲,我与母亲协商好——”韦恩匆忙道。


 


“不。告诉所有人,我爱你们。”愉悦爬上老韦恩如同沟壑的皱纹,“他在等我,他等我太久了。”


 


老韦恩睁开一边眼睛,晦暗不明的烛光映在他深蓝色的眼球上。他睁开另一边蒙着白翳的眼球,气管停止塌缩,下颚坚毅,灵魂中的力与尊严挣脱苍老的躯体的束缚。他神谕般宣布:“玫瑰花蕾。”随后阖上眼睛。


 


韦恩显然明白老韦恩还有呼吸和脉搏——但不会醒来了。他静静退出主卧,把书房的位置指给我。我走过一间又一间空荡的客房,惊惧而敬畏地观赏凹凸不平的墙纸。书房里有人。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


 


“请进,尊敬的客人。”正将书籍装帧归位的老人招呼道,“原谅冒昧。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一个鬼魂。”


 


风鼓起窗帘,一些雨飘了进来。我惊恐万分,小腿打颤,朝后退去。“不用害怕,”潘尼沃斯鞠躬道,“同我这老家伙讲讲话吧。”近乎滑稽的英音。


 


“您好。”我谨慎道,“您为什么在这里?”


 


“我来接老爷离开,时间快到了。”老人整理了一下领结。


 


“书房里有什么吗?”我问。


 


潘尼沃斯没有回答。他戴手套的手依次抚摸书脊,良久才道,“老爷比您所想象的更崇高。”


 


“——‘玫瑰花蕾’?”我忙追问。


 


“时间到了您就会明白。”潘尼沃斯望向窗外。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男一女两道人影在荒芜的草丛中穿行,其中一位挽住另一位的膀臂。二人都没有打伞,样式是上世纪服饰的轮廓,风雨交加中散步般徘徊。当他们走到一楼窗边时,我看清了女士颈上的珍珠项链。他们干爽、洁净,没有进门,重新步入雨中。


 


我回神时潘尼沃斯已经不见踪影。后怕笼罩着我,致使我缺乏目的、跌跌撞撞地奔跑。大厅空无一人,我顾不及礼节,冲上主卧,比恐惧更震慑的不可名状的神圣感油然而生。


 


主卧中陈旧的装璜、昏沉的烛光、浓厚的熏香,揉混成仪式化的宗教气氛。风卷动帷帐的哗哗声伴随老韦恩的沉重呼吸声。他床头的照片呈现出年久失真的模糊褪色的暗斑,依旧能清晰地辨认出青年时代的布鲁斯·韦恩正揽住一名与他身量相仿的男士,男士的脸被黑框眼镜遮住大半——照片上的他们年轻、快活。一群身着各式丧服的男女围在老韦恩床边。为首的女士裹着早已丢弃在历史中的希腊长袍,女武神之美彰显于她初现老态的仪容上。除却她,一位维京人与一位绿肤人,剩余二人在脸上箍了一红一绿的面具。他们肃穆庄重,犹如一群被遗忘的旧神。饰红面具者将一束玫瑰摆在老韦恩胸前。


 


“布鲁斯,”女武神吻了吻老韦恩的手,声音干涩地开口,“四十七年,你一个人都没有原谅,包括你自己。


 


“这四十七年间,我同样时常梦中惊醒;我一遍一遍问自己:那些血、破碎的披风、可怖的伤口,难道不是我臆想出的吗?我们埋葬的是究竟是他,还是一个卑劣的伪造者?他真的走了吗?


 


“懊恼接踵而至。我——我们——本该重视你的警告,但它太过宏大,我们太过渺小——并且傲慢。他、鹰侠、绿箭、扎塔娜、沙赞、塑料人……这场战役后我们失去所有,又一无所得。


 


“他来自星辰,最终重回星辰。长眠于故土的残骸之间是他的本意吗?我无法揣度。


 


“我们联手冒险、共度难关。我该如何遗忘那段短暂而精彩的日子?它去而不返,在那之前是永恒的。记忆潮水般涌上我的心头,他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戴安娜,’他对我说,‘我失去了一个故乡,不会再失去另一个。’


 


“康纳继承了制服,他做得好极了。当他第一次从大都会的天际划过时,人们停下来,仰望天空,我听见欢呼、尖叫、嚎啕大哭。那天阳光普照,希望重燃于明日之城。你赢得了与卢瑟的竞标,为纪念碑剪彩。但我们都一清二楚,伤疤永不痊愈。


 


“你们被称作世界最佳搭档。我曾一度费解,直至他逝去后才发现你们何其相像。你不屑于褒赞之词,我便不妄加评论。但你们——光明与黑暗——同样伟大。


 


“赫拉与你们同在。”她哽咽,“愿群星为你们指明前途。”


 


绿肤人入定般凝视老韦恩,第十三滴蜡油垂落时道:“他说,谢谢,能与我们并肩作战是他的荣幸。”


 


“白昼苍苍,黑夜茫茫。”饰绿面具者朗声道,“魑魅魍魉,无所遁藏。”他不再言语,揩干眼角。


 


风哨声哀转久绝,仿佛史诗结局凄怆的咏叹调。旧神们并非仅在缅怀韦恩,他们所哀悼的是一个逝去、模糊、传奇、崇高、辉煌的时代。他们的内心是欢愉的,烛油熏香与未曾出口却达成的共识遍布此间:弥留之人将得到不曾得到的。他们低垂的眼睛如是道,他们交叉的双手如是道,他们沉痛的灵魂如是道。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某一刻。


 


我默然退了出去,尽量无声地回到书房。老韦恩的遗言烙在我头脑中,与冰冷的中世纪骑士铠甲、滴答不停的机械大钟、古奥晦涩的羊皮卷孤本一同疯狂旋转;那颗雄狮式的头颅,一绺绺蓬松花白的直发,伤疤纵横、略微抽搐的手掌,“玫瑰花蕾。”——我焦躁地来回踱步,一张张光怪陆离的图纸铺陈在我面前,一个隐蔽而全新的世界逐渐从迷雾中剥离,可最后一把密匙的线索却就此中断。


 


“您好?”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恼怒地转过身,粗声粗气道:“您好,先生,您是——?”


 


“克拉克,请叫我克拉克。”他奇异地悬浮着,戴着呆板拘束的黑框眼镜,越过他半透明的身躯可以看见对岸哥谭市区的霓虹灯光,“《星球日报》?”


 


“没错,克拉克先生。”我不耐烦道,忽而悚然一惊,寒流冲刷过我的脊骨,“路易斯·莱恩女士经常提起您。”


 


他愕然道:“您认识路易斯?那您认识吉米·奥儿森先生吗?”


 


“二位一切安好。而您——”我额头直冒冷汗,“您多年前就死了,克拉克先生,您多年前就死了。”


 


“的确如此,”他承认,“我只是在等他。”


 


“等谁?”我反问,接着我意识到这是废话。


 


闪电乍劈,雷声轰响,暴雨骤降。


 


“时间快到了。”他说,“死亡带来分离,死亡也带来团聚。”他直起佝偻的背,流露出悲悯的神情。他属于旧神。我猜测出他是谁了,我想。


 


我判断:“您与布鲁斯·韦恩——?”


 


“我们不是爱人。”他摇头,“只差一步,时间不够了,战争来的太过突然——”


 


刹那间,我顿悟了玫瑰花蕾的涵义,内心充满澎湃的情感。他望向大钟——二十二点四十七分——冲我握手道别。我热泪盈眶,握住虚无的空气:“别了,先生,祝您一路有人相伴。”


 


精心雕镂的时针指向二十二点四十八分,丧钟在这幢古老的庄园敲响。不间断的铛铛声中间杂着齿轮转动声,大钟滑向左侧,一条幽暗的地下石廊重见天日。我握住一盏烛台,丧钟每敲响一下便走一层。水声逐渐掩盖住丧钟声。我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时陡然灯火通明。


 


地下洞穴大而空旷,金属平台陈列着一排玻璃橱窗,浮灰下依稀可见几套绿色或黑色的紧身衣。巨型硬币堆满蝙蝠粪便,难以分辨原形。空中悬挂着残破不堪的鬼牌,七英尺左右高的霸王龙模型躺倒在地。坑坑洼洼的积水反射出黯淡的白光。嵌入岩壁、与其等高的液晶屏幕短暂地嘶嘶数秒,出现排列无序的文件。我在颤抖,战栗着输入“玫瑰花蕾”,一个未加密文件夹跳上显示屏。


 


我并未点开,而是直接关闭了引擎,冲上地面,逃离这座昏暗诡诞的庄园。月色弥漫,雨停了,蝙蝠飞向繁星点点的夜空,远处仍回荡着丧钟声。也许它昭示着两位孤独而疲惫的逝者终于得以拥有彼此,得以永远安息。


 


END

【BS】Roseate Holiday(6k字PWP,骑乘!捆缚!插射!多重高潮!)

圣月的旋律:

其他作品在此:DC相关作品目录合集


同属一系列的其他作品在此:


果香味


孕中琐事


      



前方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


内含捆缚!插射!多重高潮!骑乘play!等以上内容! 


观看本章请走:


微博


SY


TBC




欢迎乘坐此次羊驼航空,请诸位乘客有序在评论区留言上车。


这一篇文眼看着已经要走到尾声啦,一直以来看着他们从未冒泡过的朋友,真的不准备留个言吗?


 


话说为什么好像没有人相信上一章里布鲁斯说的话呢……明明克拉克确实是夹射了他、也夹得他动不了、也说过让他把自己X怀孕的话……


只要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布鲁斯说的都是真的,包括他说克拉克骑到他身上自己动也是真的。


只是他这么说出来听上去就像是另一回事了。……


说话的艺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老夫老妻甜死还有timkon的睡姿

HERZ:

毫无营养的earth250夏天小日常🤔

——————








我就有本事把一切温馨的脑洞开成相声现场(摊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ERZ:

就,看完忍者蝙特别想吐槽那个,别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