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蝙超及无差】SY经典好文整理推荐第二波(感觉我在标题党路上…

坞有魚:

上一次说了啥来着...忘了...哦,BS特标,没标无差【立志于扫完所有BS文,有一些可能很偏的好文抓紧机会分享给大家♥


第一波戳


-----------------------------------------------------------


 


1.《五次布鲁斯觉得他们不该在一起,还有一次......》by红月零(互攻or无差)


非常好看!!某次语文模拟没考看完的,看哭找纸巾,抬头一看老班正好进教室......超级感动这篇,关于他们的的几十年,关于他们一生的告别与重聚,争吵与和好。时光荏苒,生活也经历过破损,但当刀光剑影的生活结束后,当繁华渐渐远去后,他们依然在一起,一如十年前,二十年前,五十年前般那样守护着彼此。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有情人终成眷属。


 


2.《格式塔》Jen(互攻)


开始看介绍就被吸引了(有能力与无能力分离就是布鲁斯与蝙蝠侠,克拉克和卡尔真正成为两个个体的意思),开始怕虐拖了一下才看的,事实上,是有点虐,关于破碎的俩人如何用小小的温暖支撑彼此,以及就算复原,也要在一起。


 


3.《良人属我,我亦属他》Jen(SB


(不要因为前三篇没一篇BS就失去信心笑)


很好看。不然我也不会吃逆CP的。大超失忆,以陌生人再爱上老爷,老爷以为喜欢的是别人,又因为某种原因觉得酥皮不会再爱上自己,最后和和美美。嗯。非常好看。


 


4.《The Lego Love Story》 by 安能随风 (BS)


hhhh萌萌的乐高老爷和乐高超,很可爱也很温暖,让人相信哪个世界的他们都会在一起的W


 


5.《We've Been There Ten Thousand Years》+《I Spent a Lifetime Looking For You》(译文)


文笔非常优美。真的有蝙蝠挖坟这个情节,而且关于这个的细节非常nice...不剧透了。


 


6.《关于进化以及初始》(BS)Filoli


领主背景......怎么说......非常科幻,非常AI,文章感觉特别迷人,像是冰冷的机械城堡。


 


7.《All We Are,and All That We Will Be》Jen


非常美的一篇文!我觉得Jen大的文都不需要我来废话什么了!幻影的超人断断续续的片段有淡淡的忧伤却又充满了希望。


 


8.《Wrapped Around His Finger》/《绕指柔》(BS)Filoli


关于新年夜的一篇文,很好看,很温暖,很喜欢。(其实很想走心只是真的不造说啥)


 


9.《Deduction》/《演绎法》Filoli


闪点背景......好像依然非常科幻......记不清了就记得自己还是蛮喜欢的。


 


10.《MOS脑洞三十题》Filoli


啊,这个作者文风我超级喜欢,说是三十题可是并没有,第一篇讨论了关于超人披风的使用方法,可爱死了,好像还有狗狗眼梗。


 


11.《发情期的错误打开方式》(BS)


秃太的文,超级搞笑超级可爱,不知道重温了几遍,每次都忍不住笑,再说一遍,这里面的超人真的可爱到疯掉(没错我人生第一本小黄本就要送给它了)


 


12.《Glass and Patron》(BS)


要推荐吗,不要了吧,就是想说一句loft上phrama太太续翻了哦。


 


13.《韦恩老爷们和肯特先生们


超级可爱的三代文!!坑了!!但是关系不大!!


 


14.《他不知道的事


这个,作者超有名的,ash灰太太,这个好像是她最后一篇蝙超,我目前也只看过她这一篇文,很喜欢,寿命梗有,老爷去世,大超搬家,想起他们的那些年。


 


15.《反目


虐。刀。爽。


 


16.《小短篇.蛋糕


很短的一篇小甜点。吃醋的老爷。


 


17.《The Greatest of These


“一个迹象。他想要的是证据。爱意的证据,或是比条件反射般的同志之情更近一步什么的,一次真诚的握手,一丝横过房间无足轻重的闲杂人等的隐约微信,他们永远不能理解或取代,复制或提纯他们俩人在一起的方式。他们信任着彼此的方式。”(开头)


 


18. 《Pillow Talk》Romanyg


这个写手,第一波里有她两篇文,这里也放两篇压尾,超爱她的,啊。


这篇文全由对话组成,在对话里时间跨度有几年!关于争吵与和好,最后的告白更是甜die。


有两个版本的翻译,都很好,可各取所需,loft上是鸡丝包子太太翻的,我偏爱这个。


 


19. 《Proceed to Two Step》Romanyg


大晚上看到这篇文激动die,开头是在床上,老爷求欢不得之类,原因是大超吃醋,然后有硝烟味的聊天,老爷表白,初恋就是你啊,超喜欢!!


 


20. 《Whoever Falls First


逻辑上来说,逛SY的应该都在首页上看见过这篇。我本来不追文的,只看完结,然而没忍住,直接掉进去,一发不可收拾,每天盼望更新,原作者技艺高超,翻译(上面提到过的鸡丝包子太太)锦上添花,非常有情调,非常完美,已经开始谈恋爱,现在掉坑来得及,上车吧,认真说。


 


----------------------------------------------------


第一次使用超链接不太熟,不知道出错没,出错也不管了(摊手)


————————————————
 


为什么没有一篇PWP呢?


因为想搞个PWP特辑


再次感谢所有写手及翻译太太


世界因你们而美好♥


 


 


 


 

蜜月租车司机[BS]

甜化了awwwwwwww

彼之糖霜:

百粉点梗的文,嗯,甜文,短篇,一发完。


———————————————————


乔伊斯望着街对面的一对恋人。


他们大概三十来岁,美国人,其中一个戴着一个粗苯的黑框眼镜,格子衬衫以及卡其色休闲裤,敞开的前襟露出被胸肌撑起的背心,整个人像是从农场海报里走出来的那样,另一个却穿着花T恤和价值不菲的墨镜,带着velet手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游手好闲又傲慢无礼的样子,可是墨镜下露出的脸部轮廓可以看出这个人拥有一副好相貌,散乱在额前的黑发给他平添一份天真无邪的气质,他看起来不像是游客,倒像是去录制节目的明星。


之所以说他们是恋人,是因为乔伊斯看到他们的手上戴着同样款式的戒指,自从美国同性恋注册法案通过之后,不同年龄段的同性恋人就像蜂巢里骚动的蜜蜂一样扎堆到夏威夷进行他们的蜜月旅行,无论是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或者是年过七十的老人,都像黏在一起的狗皮膏药一样到哪里都撕不开他们,这对恋人不是乔伊斯所见过的最出奇的,但也绝对榜上有名。


他们脚边放着四五个行李箱,看起来似乎在等人,花花公子一边不耐烦的盯着手机一边来回张望,而农场小子则是把眼睛下滑到鼻梁上盯着马路尽头——就好像他真的能看到什么一样。


乔伊斯等了一会,便快步像他们走过去。


“需要租车服务吗?只要五十美元,如果您肯加上五美元可以做导游解说。”他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快速的说。


花花公子狐疑的上下扫了他一眼,而农场小子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拜托你。”他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先锋路12号的OV宾馆。”


“肯特——”花花公子迟疑到,“我们可以再等等。”


“不。”肯特摇了摇头,“我刚才听了下,他们遇到了点小麻烦,大概一时半会不会来了。”


乔伊斯在把行李搬运上面包车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他已经注意他们有一会了,却没注意到肯特何时接的电话。


“小心点。”花花公子傲慢的扬着下巴对他说,“我这些箱子里的东西很贵。”


肯特连忙接过乔伊斯手里的箱子,示意他去搬另外一边较小的一个白色的箱子,那些沉甸甸的如同灌了水泥一样的巨大行李在他手里就好像被法师加上了漂浮术,乔伊斯忍不住去看他撑起袖子的那些肱二头肌,酸溜溜的想农场来的小子准是搬稻草搬出一身蛮力,而在他们忙碌的时候,花花公子都在一旁监工,不时地指挥下哪些箱子需要格外小心不能堆在下面,当他们把全部四个大箱子以及一个小箱子都搬完的时候,乔伊斯感觉就好像刚参加完西班牙斗牛会那样筋疲力尽。


“请问。”他坐到驾驶室里,打开了空调,“需要解说吗?”


“拜托。”花花公子慢吞吞的说,“请别。”


先锋路距离机场大概有三百公里左右,横穿四分之一个城区,大概要开两个小时左右,前二十分钟车上很安静,花花公子安心的玩着手机,肯特坐在他身边看他玩手机,不时地露出个心满意足的微笑,然后就在二十分钟后的某个时刻,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脑袋猛地甩向车前方右侧的某个方向紧紧的盯着那里不放,这让一直在偷偷观察着他们的乔伊斯有些心神不宁。


“布鲁斯。”他突然开口说,语气有点紧张,“连环车祸。”


布鲁斯抬头看了他一眼,用了一种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语气镇定的说,“我看到了。”他依然盯着手机,“哈尔已经去处理了。”


这是在对台词?乔伊斯心不在焉的想到,蜜月旅行还要时刻想着工作的人可不常见,也许那个叫布鲁斯的人并不是在玩手机游戏,而是在看剧本?


“对不起。”肯特一下子松懈了下来,他用手抓了抓头发,“我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可是我就是有点——”


“放不下?”布鲁斯放下手机,轻松的接过话题,“我明白,这并不容易。”


“不,我是说,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事情发生,我已经受够了约会到一半必须有一个人提前告别,或者电影还没放完我们就要去处理一起特大案件,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计划了这场旅行,我不想显得不专心。”


“克拉克。”布鲁斯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你过度紧张了。”


“对不起先生们。”乔伊斯终于遏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请问你们是……警探吗?”


“我听到你们提起车祸、案件以及永远没有个人时间,我妹妹的丈夫史蒂夫就是警探,永远在睡觉的时候需要随时准备好被一通电话叫醒。”


“哦。”克拉克笑了笑,“不,我是个记者,而布鲁斯——”


“警探。”布鲁斯快速的接过,“在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天呐。”乔伊斯惊叹,“你难道是在哥谭警局工作?”


克拉克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布鲁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得出来其实没什么威慑力,因为克拉克似乎笑的更开心了。


“对不起?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天呐,是你猜的太准了,哥谭有这么出名?”


“出名的不是哥谭,而是在哥谭的那个蝙蝠侠,史蒂夫上次因为任务出差到哥谭,刚巧碰到罪犯们集体越狱,几乎绑架了警察局所有的警察们,史蒂夫当然也在,他告诉我当时他以为他死定了。”


克拉克偷偷瞥了眼把脑袋对着窗外的布鲁斯,“然后呢?蝙蝠侠出现了?”


“当然了,要我说,这帮警察应该给他发工资,当罪犯越狱的时候身为警察却只能被绑在广场的巨型炸弹上喝西北风,而蝙蝠侠甚至只有一个人,当然还有个小跟班,叫什么来着——”


“罗宾。”布鲁斯开口道。


“对,没错,罗宾。那是个小孩子,却像个会飞的外星人一样一下子就能蹦到三层楼高,他最后爬上了广场大钟解除了最后一个炸弹,你们要知道,虽然我不太支持让小孩子参与暴力活动,但那是个英雄!”


“是的,他是。”布鲁斯说。


“你也在哥谭工作?”乔伊斯转向了克拉克。


“不,我在大都会,星球日报工作。”


“哦,我爱星球日报,我老婆把那个路易斯写的关于超人的报道当做浪漫小说来读。”


“哦…”克拉克有点窘迫的推了推眼镜,“我认识路易斯。”


“那你一定见过超人?!他有多高?我朋友约瑟夫曾经去过大都会,他和我赌咒发誓说超人至少超过两米五。”


克拉克看起来好像坐在了一个什么发烫的东西上面,他扭着臀部不安的说:“不,我觉得他没那么高,他看起来就和我们一样。”


布鲁斯用手掩着嘴看起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非常严肃的问题,然后他非常快速的咳了几声,听起来像是噎到了不然就是在笑。


“哦,那你一定和他很亲密,我是说他不常落地不是吗?他全身上下就连那双红靴子鞋底都一尘不染。”


“我想是吧。”克拉克看起来非常想找个地方钻进去,“但是我也不太熟悉他。”


“再和我讲讲,拜托。我儿子托尼今年六岁,整天披着红披风在院子里追狗,去年万圣节的时候我老婆给他做了一件胸前带着红色S的T恤衫,他一直穿到今年六月!幼儿园老师跟我说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超人’不是一个职业,但是我觉得这没什么,我是说,想成为超人,这至少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你有一个很棒的儿子。”


“是啊,电视上每当出现超人的影像他就恨不得把脸贴在屏幕上,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我准备带他去大都会,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一条超人旅游路线了,也许运气好的话,还能要到一张签名照片什么的。”


克拉克的脸现在看起来和他的格子衬衫一样红,他眼神飘忽的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用一种恍惚的语气回答说:“当然,也许,我是说,超人可能很乐意给他个签名。”


“当然啦。”乔伊斯大笑起来,“我听说他很喜欢小孩子。”


“哦,真的。”布鲁斯把墨镜摘了下来,抹了下眼角,乔伊斯发现他有双好像夕阳薄暮下的天空一样的眼睛。


“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记者和警探可不像是两个会经常合作的职业。”


“哦。”克拉克像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接到,“我去哥谭进行采访任务,他刚好是采访对象。”


“那可不是我第一次见你。”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我记得是在超人毁灭氪星舰队的时候——”


“——哦!那个灾难日!”乔伊斯兴奋地说,“我妹妹和妹夫也是在那天认识的,她后来还为这个写了个短篇——燃烧着火星的飞船碎片,像撕碎的纸片一样纷纷扬扬的从天空陨落,然后他就站在断壁残垣的旁边,像个凯旋归来的英雄——”


“是的,是的,我和我的克拉克也是这样相遇的,他像是个从天而降的英雄——”


“——拜托,布鲁斯,不要继续了……”克拉克用手捂住了脸,耳朵尖红的发亮。


“为什么不呢,宝贝?你像个出现在凡间的阿多尼斯,一下子就把我的心全都勾走了——”


“啊哈!一见钟情的魔力!我和我老婆当年就是这样。”


“我……大概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屋顶上追捕逃跑的犯人时候简直移不开眼睛。”克拉克闷闷的说。


“对不起……?但是我记得你刚才说你们第一次见面你是在做采访?”


“哦,是的。”布鲁斯伸展开四肢靠在椅背上,好像那个简陋的针织座椅像是个国王的宝座一样,“屋顶上的采访,他对我可谓一路穷追不舍。”


“布鲁斯!”


“怎么了宝贝?我那时候对你可是印象深刻。”布鲁斯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揽过已经可以和西红柿媲美的恋人的头想要给他一个吻,可是克拉克却不太配合,他一边偷瞄着司机,一边坚决的用手臂推开布鲁斯。


“不用担心我,伙计们。”乔伊斯吹了个口哨笑道,“我这一年里不知道碰上多少关上车门就滚作一团的情侣们了。”


“不,我们并不是——布鲁斯,天呐!”


后座传来水声以及“呜呜”的抗议声,不过听起来克拉克也并没有那么真心的想要推开他的新婚丈夫,他脸色绯红,半推半就的让布鲁斯轻松地解开了他的衬衫前襟,雪白的皮肤上不一会就被染上了一连串的红色印记。


乔伊斯无声的做了个“哇哦”的口型,调整了下后视镜,拜托,看起来他们的小费可不会少给,得给这些年轻气盛的情侣们一点隐私,不是吗?


END


PS.晚上乔伊斯在车后座的夹缝里发现了一张超人的签名照片。




抱歉点文这么久才写出来,但是我已经努力了!_(:з」∠)_让我这个肝不出来甜文的人挤出这篇真脑细胞都要耗光了!



hhhhhhhhhhh

mybabyalwaysright:

黄色脑洞:联盟最高领导人正在不可描述,突然收到要先前答应的直播要求,左下角的某人并没有藏的很好😏

点梗二:他是龙——1

超期待!

花上白露:

混梗:


1.他是龙AU


2.克拉克是条龙,被传有宝物,而宝物就是他自己。






克拉克行于尘世之间。


 


他是一条龙,曾盘踞在数之不尽的金银珠宝之上,直到他察觉到世界上还有一种如蝼蚁般的生物——人类。


 


克拉克的肤色健康,有一双湛蓝的眼眸,柔软微卷的头发般半垂着,披裹着贵重却破烂的纱绸,那是他初次变成人时的模样。在寂静的山谷里,在流水潺潺的小溪旁,他学习人们舀水喝,新奇的以这种方式去观察这个世界。


 


是肯特夫妇捡到了他,这对粗笨的乡下夫妇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们只当克拉克是遭了劫的可怜人,从自己的口粮食物里省出一份来,教会了克拉克农活与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


 


而肯特夫妇在发现他的身份之后,则坚信着克拉克并非如同传说中的龙那般贪婪无情,他们也从不贪图克拉克的财富。


 


克拉克察觉到人类拥有远比龙更为强大的东西,那就是信任与爱,而肯特夫妇教会了他。


 


但世界上邪恶的人也数之不尽,许多人自称勇士,闻讯而来,以正义遮掩贪婪的嘴脸,试图屠龙好夺走财富。


 


克拉克埋葬了那些宝物,独自去观察这个世界,他在百年里来成了一个很好的吟游诗人,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勇者,他乐于做许多事情让人带来快乐。


 


人们但凡提起克拉克,都叫他作:那个带来好运的旅行者


 


但世事总有好与坏的两面,克拉克从一位满怀恶意的女巫那得到了“龙之歌”,他并不懂那些意思是什么,只听见了那奇妙的旋律,那优美的吐字,未能觉察甜美可爱的笑容下的恶毒。


 


人们赞他无惧生死,人们赞他歌如天籁,这女巫可不服气,她瞧不起克拉克,决意叫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克拉克坐在山头上,十来岁的牧羊女驱赶着那些羊群,她凝视着克拉克手中编织的花环,天真烂漫的欢笑着:“好运的旅人啊,为我唱首你新学的歌吧,人们赞你博学多识,可我已经对酒馆的传闻听厌了。”


 


于是克拉克便愣了愣,他的花环就快要完工了,于是他又想了想,便唱起了那首龙之歌。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



 


牧羊女笑嘻嘻的听着,她才这么的年幼,对曾经过往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直到龙翼舒展,遮天蔽地,怒吼的龙吟使得地动山摇,羊群惧怕的四散开来,牧羊女才知害怕,她尖利的叫起声来,如羊儿般逃窜离开了。


 


唱起龙之歌,便将唤来龙。


 


龙会带走他的新娘……


 


克拉克停下了歌声,仰头去看他的同类,他曾听说过这个传闻,也隐约察觉到自己也许是被某位和善的人类女性陷害了。克拉克不大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变回原形,这也许会被视为一种冒犯跟攻击的前兆,这个念头让他犹豫了一会儿,直到他被龙抓了起来。


 


好极了,真是棒呆了。


 


克拉克将花环往自己的头上一套,静静的听着龙翼呼啸的声音,这会儿他大可不必担心变身的事儿了。


 


龙居住在海中,克拉克看见了龙冢,巨大的雪白尸骨盘绕着一座海岛,而龙把他丢在了靠近水边的礁石上。


 


“人类。”龙看着那冒傻气的花环套在那张俊俏完美的面孔上,那湛蓝的眼眸像是海水一样,他似是丝毫不畏惧,好奇的仰着头打量着龙。龙喷了个气,焦躁的说起了龙语,说完才发现也许这个人类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克拉克当然听懂了,那可是龙语,但龙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你这个傻蛋或者更刻薄的别的东西,这让克拉克决定伪装成一个人类。


 


不过说实话,倒并非是奉承,这条龙生得真是强大而美丽,克拉克着迷的想着,尽管个头比他小一些,但非常的强壮且敏捷。


 


“呆在这儿。”


 


龙展开翅膀,发出凌厉的啸声,他冲入了云霄;克拉克避开了那些风跟水,海浪一波波的上涌,没过他的靴子。


 


然后坠落下来一个男人,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湿漉漉的黑发,瘦削的英俊面孔,他凝视克拉克的眼睛充满着蔑视与冷酷,生涩的说着人语:“呆在这里。”他阴郁的气质如同这座海岛的山石透落的阴影,终年不见光明。


 


“你叫什么?”克拉克想着,他觉得交换姓名是个友好的举动,“我叫克拉克。”


 


龙看着他像在看一个心大愚蠢的傻子,冷哼了一声,他最终还是回答了:“人类无法读出我的名字。”


 


克拉克微笑着摘下了头上的花环戴在了龙的头上,说道:“也许我能呢。”


 


龙愤怒的抓了一把花环,他的手无法自控的变成了龙爪,掌心里堆积着一堆花朵,孤零零的花瓣飘落着,在那尖锐的龙爪之中显得过于柔弱。龙忽然低下了头,说出了一长串的龙语,以人类的发音来讲,的确过于勉强了。


 


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森林。


 


“布鲁斯。”克拉克说道,“你见过森林吗?这是个人类的名字,它的意思就是森林。”


 


龙看起来有些嫌弃,但没有拒绝,他那张脸上布满了“我就知道你读不出来”的嘲讽


 


克拉克决定不跟他计较。


 


看在那蠢得要命的花环份上。


 



第二部 Morning comes 〈一〉

终于看到链接了!这种糖里藏刀总让人招架不住....OTZ

phrama:

〈一〉Simple



湖畔房子里的夜晚。


正文:


        布鲁斯总是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尤其是与爱情有关的)该是比较困难的。


         就算他没有成为蝙蝠侠,他也觉得自己会孤独地度过余生:他受过的伤害让一段切真的亲密关系变得痛苦。寂寞不是个理想的状态,但却是他所能想到的最佳选择了。布鲁斯坚信动情就等于忧虑,而这只会破坏他拥有的事物。况且他根本就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在一段关系中,他不能给予对方太多,因此无论是谁成为了他的恋人,注定都会失望。


          布鲁斯的房子里,他们相对而坐。克拉克在重新起草一篇报导,一脸生无可恋,可见他对其恨意。布鲁斯也在同工作交锋,他得想方设法为韦恩企业的太空计划增加了十倍的经费找个可信服的解释。投资商可不乐意看到这个项目被搞成这个样子,一旦他们撤资,布鲁斯现下也没法填补这个空缺。要给这个计划的真实目的打掩护,得编多少谎?他想得脑袋都要破了。


         尽管对各自的手头工作都怨念满满,但他们之间的氛围却十分平和。布鲁斯尤爱这样的时刻。人们总是指责他过于冷漠疏离、傲慢寡言,而克拉克则不同——他和布鲁斯一样,需要平静与沉默。他们的共同之处还在于,他们都独自度过了目前为止的大部分人生。这样的生活方式通常会让人难以与他人交往,然而此刻他们完全没有感到尴尬,共处一室却不发一言,而空气中毫无紧张感,因为知道有人作伴就已经足够了。他们已经将秘密开诚布公,并且了解彼此。


以下是肉
http://wx3.sinaimg.cn/mw690/6b4b200dgy1ff6gjke2fvj20c83pxqrt.jpg


           “毛巾在你后面的柜子里,宝贝。”布鲁斯告诉他,接着继续刷牙。


          “早有准备啊。”克拉克从后面抱住他,轻轻地咬他的脖子,“老坏蛋。”


         “再这么说话你就没有晚餐吃了。”


         “晚餐吃什么?”克拉克把脑袋靠在布鲁斯的肩膀上,问道。他真是个抱抱熊——布鲁斯还不太习惯这个。


        “全麦蒸粗麦粉,烤鸡和菠菜。”布鲁斯说完,接着漱口。


        “ 听起来……很健康。”


         “嗯,我们中的某一个人需要保持规定饮食。”                        


         “我觉得那会很棒的。”克拉克看进镜子里,布鲁斯捕获了他的目光,继而看着他们俩:亲密温馨又平和宁静。该死的,我们看起来真登对。布鲁斯这么想着,突然就屏住了呼吸。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克拉克敏锐的注意力。


         “你还好吗?”他问道。


         “没事,只是有点累了。”布鲁斯面不改色地说了谎——他这些年来已经练习太多遍了。他中断了这个拥抱,走出了浴室。“我去换衣服做饭。”


         “好的。”克拉克温柔地回答。


         “阿尔弗雷德做了芝士蛋糕!”走去衣帽间的路上,布鲁斯喊道,听见克拉克压低声音说:“进球!”希望那足够分散他的注意力了。布鲁斯伸手到药柜去,取出几颗阿普唑仑*,竭力说服自己卑鄙的大脑:自己并不处于危险中。


        他还不知道如何对付这样的单纯。




*阿普唑仑:一种用于治疗压力和焦虑的处方药(其实就是抗抑郁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SASWORLD:

DamiJon BruceClark

来玩一下,布鲁斯突然收到一条达米安的短信,然后

好像发生了什么没想到的情况【×

遥脆脆:

给昨天摸的鱼又稍微改了改

小鸭子是亚马逊看到在卖的(。)……

说起来这图只有人和鸭子打蝙超tag会不会不太合适(手动笑cry.jp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飞自我:

Lego's first 18+ parts

又是一个有病的脑洞。

看完乐高蝙蝠侠就脑的,拖了三个月才搞完……

声明一下:使用说明偷懒直接描了自己的乐高说明书和照片……

蝙超pwp 一夜风流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蝙超 nc-17 一夜风流


 


文手:济公


CP:蝙蝠侠/超人,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BGM:Laurent Korcia/Vincent Peirain/Pierre Bous《Por una Cabeza-La Comparsita》


其他:发生在n52超人死亡后,大事件“重生”之前  探戈相关资料来自网络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n52 ooc nc-17 pwp 车震 失去能力


 


献给微博@早晨喝茶爷爷,感谢大大的古早漫风同人志投喂。没想到第一次写wf同人就是小黄文,更没想到打炮变成打嘴炮。我其实是个正经人。


 


摘要:他的克拉克就坐在他的大腿上。足足二百三十五磅,他妈的,重。


 


————————


 


美国,堪萨斯州,66号公路,晚23:19。


 


韦恩道:“不。”他补充,“绝无可能。”


 


肯特仔细地、详尽地、偏执地端详着他,良久才垂下眼睛,嘟哝道:“好吧,好吧——该死的,我早该知道——”


 


长而笔直的公路上只有他们的蝙蝠车,道路两侧的光浑黯黯的,隐藏着广阔无垠的麦田。空气清新而凉爽,吹着微风,裹挟来麦子、啤酒和盐的味道。附近的农舍前亮了橘黄色的路灯,蛾子在下面蔫巴巴地扑棱翅膀。高转风车融在地平线上,偶尔“吱呀——吱呀——”转动两下。漆黑浓稠的夜幕上缀满了光点,天体们正以亘古永恒的规律运行。


 


拉奥啊!明天的小镇该是多棒的天气!


 


“你不该在这儿。”蝙蝠侠哼道,踩住刹车,慢慢把车停了下来。


 


“可我就在这儿。”


 


“你不该。”


 


“嗨,嗨,别说出这种话。这儿是我的小镇。”超人咧开嘴得意地笑道,“‘我的’。”


 


蝙蝠侠突然摘下了面具,该死的,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就在他的旁边,朝他呲牙咧嘴……活蹦乱跳、带着那副蠢兮兮的黑框眼镜,会讲那么几个玉米俏皮话……不可能,他不该……可他就坐在他的车上,他的身边。扎塔娜的惊喜?稻草人的新型毒气?或者是某个五维人闲极无聊的新花样?……克拉克?他有罪……在无数个哥谭的夜雨里,在无数个百无聊赖的宴会上,在他潜意识的最深处,他想吻他,他妈的,滚烫的嘴唇贴着滚烫的嘴唇;随便在哪个狗娘养的地方,他想和他做爱,把麝腥味留在他的衣服上。滴水兽,蝙蝠洞,韦恩庄园,堪萨斯农场,随他的吧!他们将分享胜利,分享正义,分享爱情,分享酣畅淋漓的性……他们惩恶扬善,他们并肩作战,他们所向披靡……


 


“你是谁?”布鲁斯问。


 


“我是克拉克·肯特,卡尔·艾尔。”克拉克朝他挤挤眼睛,“超人,《星球日报》的辞退记者,希望我能有幸在介绍中加上‘布鲁斯·韦恩的伴侣’。”


 


蝙蝠侠僵住了:“克拉克。”他笃定道,“感谢上帝,克拉克。”


 


他们唇齿相接。


一夜风流


克拉克紧握住他的手,两人从车前盖上翻过去。风吹拂着麦子的味道,月色笼罩大地。布鲁斯上身笔直,两脚脚跟提起,双膝微曲,右臂和克拉克的左臂相搂,属于蝙蝠侠的披风长长地垂到地上。他们放弃了大部分华丽激越的姿势,只是最简单的——蓬嚓嚓嚓、蓬嚓嚓蓬嚓。他们默数节奏,前进或后退,蟹行猫步,又吻到了一起。


 


月光、麦田、微风,还有相爱者们。


 


“你会离开的,不是吗?”布鲁斯最终道。


 


“我不清楚……有个戴绿兜帽的人,看不清脸……我感觉我在那儿呆了很久,那儿光怪陆离的,我看到了许多我们,不同世界的……”克拉克思索了片刻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出来的,但我能感觉到,有什么正在把我赶回那间监狱……”


 


“那么这不是梦,这是现实,而现实中的我们相爱了。”布鲁斯揉了揉眉心,“我会想办法的。”


 


“我已经死了,你费再大的力气都是枉然,不如接受这些,别再奢求其他的了,我们拥有的足够——”克拉克权衡利弊,试图劝导布鲁斯。


 


“不。”布鲁斯说。


 


“布鲁斯,拜托了。”


 


“不。”


 


“休息会儿吧,”克拉克意识到了布鲁斯的顽固,把眼镜带回去,“明日一梦之隔**。”


 


月亮湮没在雾霭之后了。


 


布鲁斯依旧沉默。他凝视着他的超人,他记得他穿战甲的样子——制服是高领的,红边锁住喉咙和手腕,代表希望的族徽顺着他的胸肌线条起伏,和那位,活着的那位,总是有微妙的差别。正如他无数次想起某场阳光充沛的午后,若干年前的他在玻璃通透的大都会角落同一个头发蓬乱、固执得近乎鲁莽的克拉克分享了咖啡和甜甜圈,手忙脚乱的两个愣头青。那真是次糟糕透顶的下午茶,混合着劣质芝士、奶酪薯条还有地摊热狗的油腻味。他们攥着它们、身上穿着廉价应援衫,挤在人群里看了场乏善可陈的橄榄球赛——大都会流星对战哥谭骑士——扣人心弦时欢呼拥抱。他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撞在肋骨上,胸腔中充斥着将溢出来的快乐,就像每个为了爱情和游戏机奔波的愚蠢大男孩一样。他曾无数次想起。


 


“不。”他垂下眼睑,避开克拉克的目光,以吻封缄,摇头低笑道,“远远不够。”


 


“现在我就返回哥谭,黎明前还来得及巡一次夜。”蝙蝠侠说。


 


 


 


 


幸运的是,布鲁斯·韦恩终将因不可抗力而遗忘他曾拥有过克拉克·肯特和他的爱情***。


                                                   END


 


 


*:语段出自《超人:挣脱束缚》


**:语段出自《蝙蝠侠:猫头鹰法庭》


***:《DC宇宙:重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迪迪:

Two kinds of customers in baby corp.

The Boss Baby AU NO.2


#the boss baby Damian
#BatSuper Family


第一弹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