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蜜月租车司机[BS]

甜化了awwwwwwww

彼之糖霜:

百粉点梗的文,嗯,甜文,短篇,一发完。


———————————————————


乔伊斯望着街对面的一对恋人。


他们大概三十来岁,美国人,其中一个戴着一个粗苯的黑框眼镜,格子衬衫以及卡其色休闲裤,敞开的前襟露出被胸肌撑起的背心,整个人像是从农场海报里走出来的那样,另一个却穿着花T恤和价值不菲的墨镜,带着velet手表,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游手好闲又傲慢无礼的样子,可是墨镜下露出的脸部轮廓可以看出这个人拥有一副好相貌,散乱在额前的黑发给他平添一份天真无邪的气质,他看起来不像是游客,倒像是去录制节目的明星。


之所以说他们是恋人,是因为乔伊斯看到他们的手上戴着同样款式的戒指,自从美国同性恋注册法案通过之后,不同年龄段的同性恋人就像蜂巢里骚动的蜜蜂一样扎堆到夏威夷进行他们的蜜月旅行,无论是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或者是年过七十的老人,都像黏在一起的狗皮膏药一样到哪里都撕不开他们,这对恋人不是乔伊斯所见过的最出奇的,但也绝对榜上有名。


他们脚边放着四五个行李箱,看起来似乎在等人,花花公子一边不耐烦的盯着手机一边来回张望,而农场小子则是把眼睛下滑到鼻梁上盯着马路尽头——就好像他真的能看到什么一样。


乔伊斯等了一会,便快步像他们走过去。


“需要租车服务吗?只要五十美元,如果您肯加上五美元可以做导游解说。”他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快速的说。


花花公子狐疑的上下扫了他一眼,而农场小子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拜托你。”他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先锋路12号的OV宾馆。”


“肯特——”花花公子迟疑到,“我们可以再等等。”


“不。”肯特摇了摇头,“我刚才听了下,他们遇到了点小麻烦,大概一时半会不会来了。”


乔伊斯在把行李搬运上面包车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他已经注意他们有一会了,却没注意到肯特何时接的电话。


“小心点。”花花公子傲慢的扬着下巴对他说,“我这些箱子里的东西很贵。”


肯特连忙接过乔伊斯手里的箱子,示意他去搬另外一边较小的一个白色的箱子,那些沉甸甸的如同灌了水泥一样的巨大行李在他手里就好像被法师加上了漂浮术,乔伊斯忍不住去看他撑起袖子的那些肱二头肌,酸溜溜的想农场来的小子准是搬稻草搬出一身蛮力,而在他们忙碌的时候,花花公子都在一旁监工,不时地指挥下哪些箱子需要格外小心不能堆在下面,当他们把全部四个大箱子以及一个小箱子都搬完的时候,乔伊斯感觉就好像刚参加完西班牙斗牛会那样筋疲力尽。


“请问。”他坐到驾驶室里,打开了空调,“需要解说吗?”


“拜托。”花花公子慢吞吞的说,“请别。”


先锋路距离机场大概有三百公里左右,横穿四分之一个城区,大概要开两个小时左右,前二十分钟车上很安静,花花公子安心的玩着手机,肯特坐在他身边看他玩手机,不时地露出个心满意足的微笑,然后就在二十分钟后的某个时刻,他忽然瞪大了眼睛,脑袋猛地甩向车前方右侧的某个方向紧紧的盯着那里不放,这让一直在偷偷观察着他们的乔伊斯有些心神不宁。


“布鲁斯。”他突然开口说,语气有点紧张,“连环车祸。”


布鲁斯抬头看了他一眼,用了一种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语气镇定的说,“我看到了。”他依然盯着手机,“哈尔已经去处理了。”


这是在对台词?乔伊斯心不在焉的想到,蜜月旅行还要时刻想着工作的人可不常见,也许那个叫布鲁斯的人并不是在玩手机游戏,而是在看剧本?


“对不起。”肯特一下子松懈了下来,他用手抓了抓头发,“我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可是我就是有点——”


“放不下?”布鲁斯放下手机,轻松的接过话题,“我明白,这并不容易。”


“不,我是说,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事情发生,我已经受够了约会到一半必须有一个人提前告别,或者电影还没放完我们就要去处理一起特大案件,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计划了这场旅行,我不想显得不专心。”


“克拉克。”布鲁斯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你过度紧张了。”


“对不起先生们。”乔伊斯终于遏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请问你们是……警探吗?”


“我听到你们提起车祸、案件以及永远没有个人时间,我妹妹的丈夫史蒂夫就是警探,永远在睡觉的时候需要随时准备好被一通电话叫醒。”


“哦。”克拉克笑了笑,“不,我是个记者,而布鲁斯——”


“警探。”布鲁斯快速的接过,“在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


“天呐。”乔伊斯惊叹,“你难道是在哥谭警局工作?”


克拉克忍不住笑出声来,而布鲁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得出来其实没什么威慑力,因为克拉克似乎笑的更开心了。


“对不起?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天呐,是你猜的太准了,哥谭有这么出名?”


“出名的不是哥谭,而是在哥谭的那个蝙蝠侠,史蒂夫上次因为任务出差到哥谭,刚巧碰到罪犯们集体越狱,几乎绑架了警察局所有的警察们,史蒂夫当然也在,他告诉我当时他以为他死定了。”


克拉克偷偷瞥了眼把脑袋对着窗外的布鲁斯,“然后呢?蝙蝠侠出现了?”


“当然了,要我说,这帮警察应该给他发工资,当罪犯越狱的时候身为警察却只能被绑在广场的巨型炸弹上喝西北风,而蝙蝠侠甚至只有一个人,当然还有个小跟班,叫什么来着——”


“罗宾。”布鲁斯开口道。


“对,没错,罗宾。那是个小孩子,却像个会飞的外星人一样一下子就能蹦到三层楼高,他最后爬上了广场大钟解除了最后一个炸弹,你们要知道,虽然我不太支持让小孩子参与暴力活动,但那是个英雄!”


“是的,他是。”布鲁斯说。


“你也在哥谭工作?”乔伊斯转向了克拉克。


“不,我在大都会,星球日报工作。”


“哦,我爱星球日报,我老婆把那个路易斯写的关于超人的报道当做浪漫小说来读。”


“哦…”克拉克有点窘迫的推了推眼镜,“我认识路易斯。”


“那你一定见过超人?!他有多高?我朋友约瑟夫曾经去过大都会,他和我赌咒发誓说超人至少超过两米五。”


克拉克看起来好像坐在了一个什么发烫的东西上面,他扭着臀部不安的说:“不,我觉得他没那么高,他看起来就和我们一样。”


布鲁斯用手掩着嘴看起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非常严肃的问题,然后他非常快速的咳了几声,听起来像是噎到了不然就是在笑。


“哦,那你一定和他很亲密,我是说他不常落地不是吗?他全身上下就连那双红靴子鞋底都一尘不染。”


“我想是吧。”克拉克看起来非常想找个地方钻进去,“但是我也不太熟悉他。”


“再和我讲讲,拜托。我儿子托尼今年六岁,整天披着红披风在院子里追狗,去年万圣节的时候我老婆给他做了一件胸前带着红色S的T恤衫,他一直穿到今年六月!幼儿园老师跟我说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超人’不是一个职业,但是我觉得这没什么,我是说,想成为超人,这至少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你有一个很棒的儿子。”


“是啊,电视上每当出现超人的影像他就恨不得把脸贴在屏幕上,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我准备带他去大都会,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一条超人旅游路线了,也许运气好的话,还能要到一张签名照片什么的。”


克拉克的脸现在看起来和他的格子衬衫一样红,他眼神飘忽的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用一种恍惚的语气回答说:“当然,也许,我是说,超人可能很乐意给他个签名。”


“当然啦。”乔伊斯大笑起来,“我听说他很喜欢小孩子。”


“哦,真的。”布鲁斯把墨镜摘了下来,抹了下眼角,乔伊斯发现他有双好像夕阳薄暮下的天空一样的眼睛。


“那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记者和警探可不像是两个会经常合作的职业。”


“哦。”克拉克像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接到,“我去哥谭进行采访任务,他刚好是采访对象。”


“那可不是我第一次见你。”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我记得是在超人毁灭氪星舰队的时候——”


“——哦!那个灾难日!”乔伊斯兴奋地说,“我妹妹和妹夫也是在那天认识的,她后来还为这个写了个短篇——燃烧着火星的飞船碎片,像撕碎的纸片一样纷纷扬扬的从天空陨落,然后他就站在断壁残垣的旁边,像个凯旋归来的英雄——”


“是的,是的,我和我的克拉克也是这样相遇的,他像是个从天而降的英雄——”


“——拜托,布鲁斯,不要继续了……”克拉克用手捂住了脸,耳朵尖红的发亮。


“为什么不呢,宝贝?你像个出现在凡间的阿多尼斯,一下子就把我的心全都勾走了——”


“啊哈!一见钟情的魔力!我和我老婆当年就是这样。”


“我……大概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屋顶上追捕逃跑的犯人时候简直移不开眼睛。”克拉克闷闷的说。


“对不起……?但是我记得你刚才说你们第一次见面你是在做采访?”


“哦,是的。”布鲁斯伸展开四肢靠在椅背上,好像那个简陋的针织座椅像是个国王的宝座一样,“屋顶上的采访,他对我可谓一路穷追不舍。”


“布鲁斯!”


“怎么了宝贝?我那时候对你可是印象深刻。”布鲁斯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揽过已经可以和西红柿媲美的恋人的头想要给他一个吻,可是克拉克却不太配合,他一边偷瞄着司机,一边坚决的用手臂推开布鲁斯。


“不用担心我,伙计们。”乔伊斯吹了个口哨笑道,“我这一年里不知道碰上多少关上车门就滚作一团的情侣们了。”


“不,我们并不是——布鲁斯,天呐!”


后座传来水声以及“呜呜”的抗议声,不过听起来克拉克也并没有那么真心的想要推开他的新婚丈夫,他脸色绯红,半推半就的让布鲁斯轻松地解开了他的衬衫前襟,雪白的皮肤上不一会就被染上了一连串的红色印记。


乔伊斯无声的做了个“哇哦”的口型,调整了下后视镜,拜托,看起来他们的小费可不会少给,得给这些年轻气盛的情侣们一点隐私,不是吗?


END


PS.晚上乔伊斯在车后座的夹缝里发现了一张超人的签名照片。




抱歉点文这么久才写出来,但是我已经努力了!_(:з」∠)_让我这个肝不出来甜文的人挤出这篇真脑细胞都要耗光了!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