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天体之歌系列丨番外翻译】布鲁斯与克拉克5次没有轰轰烈烈的性爱记录/By Jen

耶耶耶耶!:

【声明:无授权翻译!译文属于原作者,属于各位读者。可任意转载。】


原文链接英文版存档


布鲁斯与克拉克5次没有轰轰烈烈的性爱记录


Music of the Spheres Interlude: 


Five Times Bruce and Clark Had Less-Than-Earth-Shattering Sex


配对:clark/bruce


弃权声明:男孩们属于DC和彼此,但不属于我。


分级:R


摘要:有时候做爱并不是特别壮观。


字数:1240(英文)




1.


发生了什么,让布鲁斯的声音听起来既轻快又懊恼。


克拉克皱起了眉头。你说吧。


好吧,对一个在该死的深夜叫醒他爱人起来活动的男人来说,你应该也不会表现得很热情。


是你想和我做爱,吵醒了我!你在大半夜摸我,还怪我热情不够。


布鲁斯的怒视沿着枕边直抵克拉克。Oh,真是扯淡。我是那个被裤裆上的手搞得三点起来的人。没人能在那种情况下欲火缠身,恨不得马上来一发。


但是…我只是因为你想和我上床才…


闭嘴吧,我要和你上床,只是因为你先想要…【注1】


声音逐渐消散到仅剩下轻轻的呼吸,他们盯着对方好一会。最后,很不情愿的,布鲁斯开始吐出笑声。你是说,其实我们两个都不想做,只是我们认为——


——我们以为对方想做。克拉克陷进枕头,挨着布鲁斯嗔笑着。这有点儿像《麦琪的礼物》。【注2】


还真是,如果欧·亨利能少写点表链的故事,多来点机械性质义务的性(mechanical obligation


sex),那就更像了。


【注1】But...I only had sex with you because you wanted...(Clark)


            No, I only had sex with you because you wanted...(Bruce)


以上两句在译文中被译作不同的表述。但实际上是同一句英文,所以两人的语气&神态就显得很可爱啦。


【注2】《麦琪的礼物》The Gift of the Magi:欧·亨利O. Henry创作的短篇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圣诞节里发生在社会下层的小家庭中的故事(哈哈哈果然只是有点像啊)。男主人公吉姆是一位薪金仅够维持生活的小职员,女主人公德拉是一位贤惠善良的主妇。他们的生活贫穷,但吉姆和德拉各自拥有一样极珍贵的宝物。吉姆有祖传的一块金表,德拉有一头美丽的瀑布般的秀发。为了能在圣诞节送给对方一件礼物,吉姆卖掉了他的金表为德拉买了一套“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梳子;德拉卖掉了自己的长发为吉姆买了一条白金表链。他们都为对方舍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而换来的礼物却因此变得毫无作用了。反映了美国下层人民生活的艰难,赞美了主人公善良的心地和纯真的爱情。


来源:百度


2.


克拉克像蛋饼一样铺开了整个床,像往常似的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沉溺于满足和愉快之中。他把毛毯遮到下巴,又把布鲁斯拖到自己身旁。


克拉克


唔嗯嗯嗯嗯


即使你已经拿到你的氪星石头了,但我还得讲明,这里正躺着一个经不得撩拨,还没称心如意的人呢。


嗯嗯嗯嗯嗯。


克拉克


唔嗯


你太不像话了,克拉克。


克拉克扯开睡意惺忪的蓝眼睛。哦!布鲁斯,我很抱歉。他的眼皮又要揽去那抹蓝光了。让我…眼睛休息就一会儿…待会我会把它固定住的。


布鲁斯去拽那条被裹得死死的毯子。你这么说好意思!我完全预料到了事情的走向。你刚说完就能睡着,然后我就得像这样走开。


一个哈欠。不,不,我不会睡着的,我保证。


你这话还没说完就能睡过去。


克拉克声音惨兮兮地。我以前这么对过你吗?


你说呢。


我向你保证绝不是这次,因为…


克拉克停顿了很久,也许是在绞尽脑汁以便做出更有说服力的论证。最终,布鲁斯,他紧绷的神经忽然啪的一声断了,因为什么呢


沉默啊沉默。克拉克终于开始打鼾了。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布鲁斯设法挤出一点毛毯将自己裹在里面,尽他所能地保持一点尊严。你不会注意到的,我会在洗手间,把事情交给自己解决。他轻轻地穿过大厅。


克拉克在睡梦中还在喃喃地流淌着快乐,这让他在枕头周围蜷起了身子。


3.


克拉克,我真不敢相信Perry给你订了这家跳蚤旅馆去报导梅西感恩节游行。布鲁斯环视着这间又小又脏的旅馆房间。你真应该让我付钱住得更好。


嗯不,被如此告诫的克拉克向布鲁斯摇着手指。不能依靠有钱的男友帮我摆脱这种麻烦。他把一个手提箱放在一张凹陷的单人床上。不过,谢谢你过来。


布鲁斯给了他一个饱含情色的斜瞅。我能想出一些方法来让你表达感激之情。


当他们突然意识到一个有节奏的吱吱声在他们脚下咯吱咯吱咯吱(rrk rrk rrk rrk)时,两人正在进行一场狂热的运动。声音席卷着他们浑身是汗的裸体。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屏蔽掉吱吱作响的弹簧,但最终,那个愚蠢的噪音(咯吱咯吱咯吱)还是全毁了炽烈的情欲。克拉克率先举了白旗,抑制不住被偷笑扯裂表情,他开始挠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瞪着他。


噢,别这样,克拉克,布鲁斯呻吟着。已经三个星期了,不要让怪叫的床影响你的热情。


我控制不了,这声音让一切都变得很好笑,克拉克喘着气说。好吧,等一下,我飞一下试试,然后你就可以…嗯…他浮到空中,用手灵巧地调整好姿势。好啦,就像这样。


这需要些时间,但布鲁斯最终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尽管是一种超现实的性行为,将一只脚踩在一个可能被虫子咬过的床上。即使如此,当他正来回摆动身子时,突然听到一股自下方而来的轻缓噪声。咯吱 咯吱咯吱咯吱。


布鲁斯怒视着他下面的人,那人的肩膀正在微微颤抖。克拉克·肯特。别响了。


我忍不住啊,克拉克就像噎着似的,完全陷入咯咯的笑声,我只是——


布鲁斯把克拉克推开到一边,沉重地倒进床里。布鲁斯·韦恩和他难以置信、吱吱作响的氪星人。真是四面八方的打击,他响亮的吟诵着。


克拉克在他顶上落下。


床发出一声饱受折磨的惨叫。


在那之后,他们似乎无法停止大笑。


4.


克拉克的手紧缠着布鲁斯的头发,拽住它确保布鲁斯的嘴唇能停留在合适、讨喜的位置。哈,上帝,对,该死,对,他沉浸在呻吟中。我想你想了一整天,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吊人胃口的,啊哈…他拱起后背,被快感紧紧勒住。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再一点,是的,是的,没错,就那儿…啊别!你敢停下来,别停下来,你…克拉克忽然截断了无助的哽咽,因为他的爱人停下来了,转而去啃咬他大腿内侧。没多久,布鲁斯又回到了之前强劲的精神,但现在没刚才那么有感觉了。


过了一会儿,布鲁斯停了动作。他看上去有点泄气。克拉克也是。那是出了什么问题。


好吧,老天,克拉克在布鲁斯询问的目光中解释,你每次都这么惹我,让我几近疯狂和过度刺激,然后在最坏的时候停下来挑逗我…给我点时间,我要冷静一会。克拉克做了几次深呼吸,布鲁斯很关心得盯着他。这不像你,老天,别那么偏执。我只是太紧张了。给我几分钟我就会好的,只是——


蝙蝠标志的信号灯突然在卧室里燃烧起来,金色的灯光勾勒出克拉克苦恼的脸。布鲁斯叹了口气,开始穿上长袍。


布鲁斯,我们就不能把窗帘关上吗?布鲁斯停下脚步,吻住克拉克的额头。


好吧,我想拉不上了,克拉克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


5.


房间里漆黑一片,布鲁斯被克拉克圈在怀里。经过一夜的巡逻,他们两人都累了,但在入睡前还是做了爱。它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什么生活的改变,或是受伤,甚至特别好。当然也没有什么值得写出故事来的。只是像平常一样的床笫生活,一般与他们的伴侣,一场平凡的,令人舒愉的活动,却让他们能够填补流年的完整,头脑愈加坚定清明,让孤独流逝,让彼此只满足于彼此。


在黑暗中流荡,在起床前抓住片刻休息,然后无限重复固定的流程,工作,演戏还有常规任务,这时,布鲁斯听到克拉克的声音。谢谢。


布鲁斯将他的手紧紧贴在胸前。怎么


哦,没什么。一个短暂的停息。什么事儿都没有。


布鲁斯点了点头,他的头发拂过克拉克的脸颊。也谢谢你,克拉克。






*欢迎大家捉虫!如果有任何与原文出入的地方,请不要吝啬的指出来呀!英文版存档


**天体之歌系列还剩最后一篇没有翻译了,这是我参考别人整合的地址:【天体之歌】系列索引


有关我已翻过的3篇,点我主页查找就好~


***关于授权


好消息,我搞明白怎么给太太留言了,再次感谢曾向我提供建议与帮助的好心朋友们;


坏消息,留言必须要注册账号(关联脸书,推特啊也行)。由于我大天朝一直屏蔽外国社交媒体,老子连谷歌都上不去了,再加上本人菜鸟白痴的属性,跟Jen太太说上话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评论

热度(11)

  1. Cumberkidy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