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S 校园au “该死的,是丘比特!”03

游轮梗!这篇好棒!!!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主要参考了老斜线年刊1,也参考了超人v1#76,如果觉得这个老爷欠揍不能怪我……讲道理我真的是基本按照漫画写的,不少台词都是略微调整后照搬的,罪过罪过。




01  02




-03-




大部分时候,克拉克·肯特都过得称心如意,偶尔才出现那么一两件不顺遂的事。他曾经取得过同样来自小镇的拉娜的芳心,碰巧摔倒到地上使高速驶来的卡车不被他撞坏,还有位能够做出全2814扇区最棒的苹果派的妈妈。按校报摄影师吉米·奥尔森的话说:“多么幸运,经典的克拉克时刻!”




显而易见,现在可不是克拉克时刻。




布鲁斯·韦恩近乎粗鲁地挥舞他裹着定制西装的手臂:“想想究竟是谁给你们付票子!我,还是这个该死的四眼仔!”他右手揽着的金发拉美裔学妹发出咯咯的笑声,胸脯贴到他身上。




“韦恩先生,是我先预定的。”克拉克尴尬地提起行李箱,又放回地面。




同行的路易斯·莱恩站在大理石柜台旁边,偷偷冲他眨眨眼睛,用口型道:“小镇男孩,我看好你。”




韦恩用他混账的、漂亮的蓝眼睛上下打量克拉克。克拉克紧张地推推眼镜,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他挺直了脊梁,约莫比韦恩高一英寸,气势上不输于人。“把它拎到我房间,二十美元。”韦恩把行李箱扔给克拉克,掏出皮夹子,“此外再给你这么多。好啦,多谢,书呆子。”他抽了沓纸钞,对着克拉克的脸晃了晃。




克拉克大力水手似得把行李箱丢到铺着恶俗花纹的地毯上:“不好意思,我比你先到,韦恩。”




“抱歉,如果你不是湿乎乎或者全裸的辣妹,为什么和我说话?”韦恩用手叩击着前台,“先生你叫——?”




“肯特。克拉克·肯特。”克拉克回敬。




“听起来就像个十足的乡巴佬。”




“此外,金钱并不能赋予您这种权力,韦恩先生。”克拉克恼怒道。




“先……先生们?”前台领班小心翼翼地打断他们,“我们有一点儿,小问题。”




“这话应该我说。”韦恩挑起眉头。




“不……我的意思是……”经理声线颤抖道,“我的上帝!”




路易斯露出了与不久前的神奇女侠如出一辙的笑容:“我还以为这趟采访兄弟会的游轮联谊很无聊呢。”




另一边。




斯莱德·威尔逊端坐在露天藤椅上,既没有享受着太阳浴,也没有品尝鸡尾酒。




“你为了钱杀人。我有钱,并且想要一个人的命。”对面的雇主啜了口香槟,“或许我们可以做笔交易。”




“你刚才说‘钱’,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威尔逊拿起档案,简单地浏览几眼,“一旦出现意外损失和间接伤害,得给我加钱。”




“当然。”




斯莱德·威尔逊——雇佣兵丧钟,捻起首张照片,赫然印着布鲁斯·韦恩西服革履时冲镜头微笑的正脸,被红笔圈起,划了个叉。




回到倒霉的领班,他带领三人参观卧室,额头上滚落大颗大颗的汗珠:“都怪电脑系统,跟遭了诅咒似的,该下地狱的机子!其他房间都被定了,你们两位——”可怜的家伙似乎咬到了舌头,“恰好定了一间单人房,我们担——”




“我敢肯定肯特先生心里有数,他得另觅住处了。我还能扔掉点东西减少他搬运的麻烦……去把衣柜清理一下,肯特。”韦恩手里拿着登计纸笔,签上自己花里胡哨的大名。克拉克抱臂,背朝墙壁上挂着的抽象派装饰画:“我会记得在我的报道里提到你的友好帮助,并详细描述这里糟糕透顶的服务和你应该受到谴责的行径——”他瞪了哥谭宝贝一眼,夺过笔纸,在“布鲁斯·韦恩”下一行签上“克拉克·肯特”,规规矩矩的圆体。路易斯“哇噢”一声,好整以暇地从克拉克手中抽走登记册。




“拜托了,先生们。显而易见你们知道我进退维谷……也许二位中的一位可以另觅他处?”领班建议。




“我宁可坐经济舱飞回去。”韦恩咬牙切齿道。




“那就这样吧,室友。”克拉克回敬。




当晚,游轮甲板,夏令时21:36。




月色正好,乐队开始弹奏爵士。觥筹交错,侍者端着摆放酒杯的餐碟穿行其间。数对燕尾服男人与晚礼服女人在夜幕下缓慢地旋转,跟随节奏起舞。




“……你今天打动我了,小镇男孩。”路易斯对正同她跳交际舞的克拉克道,“我原本确信你会在韦恩施加的压力下屈服的。”




“路易斯,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人没有多少份量。”克拉克反驳。




“我想你睡到他身边后就会知道他的份量了。”路易斯轻笑。




“我其实不必和他睡在一起,”克拉克噎了一下,“只要有人愿意……咳,让我和他们挤一挤。”




“你整晚都在找愿意跟你合住的人,对吗?”“从午饭后。”“加油,孩子,不过我还是不要室友的,我有我的隐私。”“什——什么隐私?”克拉克惊觉路易斯松开了他的手,交换舞伴时间。




“莱恩小姐……你今晚真漂亮。”韦恩不知何时出现,顺着音乐揽住路易斯的后腰,上身前倾,做作而绅士地行了一个贴面礼,“我们的桌子已经布置好了。”




“路易斯!”克拉克半是愤怒半是疑惑道。




“优秀的记者从不休假。”路易斯牵着韦恩的手,又冲克拉克眨眨眼睛。




“尝尝自助餐,肯特。”韦恩得意洋洋地勾起嘴角,活像一只胜利的、昂起彩色翎羽的斗鸡,“你也就吃得起这个。”




哥谭来的怎么都这么讨人嫌!




伪装成应侍生的丧钟将氰化物胶囊溶进杜松子酒里,趁韦恩帮路易斯拉开椅子时稳步走到他们身边。




“你得给我说说,这个星球上有没有个不能歧视乡巴佬的规定?”韦恩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




“别这么刻薄,韦恩先生,”路易斯拨弄了一下餐桌上的百合花,用超脱理性范畴的直觉道,“否则你迟早会追悔莫及的。”




“韦恩先生,您的马蒂尼。”丧钟递上酒杯。韦恩接过高脚杯,它却咔擦碎成了许多块,液体淌到韦恩手上,把他的袖口都濡湿了。




自助餐区的克拉克熄灭热视线:“‘乡巴佬’,混蛋。”




饭后。




克拉克和韦恩分别挽住路易斯的一条胳膊。路易斯喝了点薄酒,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百慕大三角。韦恩瞄了眼手表:“这会儿对你来说有点晚了吧,肯特?‘早早睡觉’……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乡下习俗吗?”




“韦恩,你喝了那么多香槟都没摔趴下,真是奇怪。”克拉克抬头,发现满天繁星正低头看他。




“这又不是烈酒。”




“——特别是你买得起一条空心的腿来与你空空如也的脑袋相配——”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现在是电灯泡,”路易斯拔出自己的胳膊,挥手道,“我走了,你们两个水手继续玩‘谁的后桅更大’的游戏吧。”




“可是——”




“等等——”




“小伙子们,明天见。”路易斯走入自己的船舱,今天第三次冲克拉克眨眨眼睛。




“明早见,莱恩小姐。”韦恩暗中对克拉克道,“如果你能把自己丢出船外去,我就给你一百万。”




“好吧,晚安,路易斯。”克拉克暗中对韦恩道,“去你的,公子哥。”




“乡巴佬,如果你我会和你住同一间房,那你就比你看上去还傻。”“我巴不得离你远远的。”“你吃完饭的时候就在想这事?”“从我一见到你开始。”




……




两个足足二百多磅的大男孩挤在一张逼仄的床上。韦恩把被子拉过去,面朝盆栽。克拉克正对着台灯,仿佛对壁纸上的纹路感兴趣。他们斜睨对方,目光撞在一起,又慌忙移到别处。




“算了,太别扭。”克拉克率先认输。




“你也这么觉得?”难能可贵,韦恩没有讽刺他。




与此同时,路易斯重新回到甲板上,准备碰碰运气,采访除了韦恩之外的兄弟会成员,好向负责校报的佩里老师交差。她没能发现奥利弗·奎恩或者泰德·科德,只有低年级的提姆·德雷克正同一名理着短短的黑发的男生分享夜色和甜点。然后她找到了更惊人的一幕。




游轮的至高处,一个形似超人的影子道,“我父亲过去常说,‘知足者常乐’。”




“是嘛,”形似蝙蝠侠的影子摆正“超人”的脸,低沉地笑了笑,“他说得不错。”




他们在接吻。






TBC



评论

热度(61)

  1. Cumberkid济公__大道之行也 转载了此文字
    游轮梗!这篇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