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S】The Way A Cat Loves You

Farfalle:

*灵感来自知乎“怎么才能知道猫是否爱主人”


*混合背景与OOC;微量Wondersteve和Constantine/Zatanna提及


 


 


首先,这事怪卢瑟,他闲着没事来找正义联盟的麻烦,不惜斥巨资邀请了正义联盟三巨头的资深宿敌之一——瑟西,女巫按照希腊神话的惯例,在混战中把男人全变成了动物。超人困于金毛犬,追逐着自己的尾巴;蝙蝠侠的“耳朵”真的变成了猫耳,烦躁地喵喵叫;海王禁锢在海豚体内,在陆地上痛苦地扑腾;闪电侠变成兔子后疯狂地冲进蔬果商店;绿灯鹦鹉,只能说几句诸如“Hello ladies watch me”的人话了。
 
唯一幸免的是钢骨,瑟西的咒语似乎对半人半机械的身体不起作用,于是七元老中这位硕果仅存的男性战士协助神奇女侠降服了瑟西,顺便把卢瑟从大都会扔到了星城。


其次,这事怪康斯坦丁,他非得粘着前来救场的扎塔娜,在她给正联成员一一解咒时展现自己的英式冷幽默,结果女法师解到最后一个口误,为蝙蝠侠念反咒时弄错了顺序(注①)。


蝙蝠猫顺利变回人形,战友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戴安娜在白了康斯坦丁一眼的同时抱了抱扎塔娜:“谢谢你,我想都没问题了。”扎塔娜心虚地拍着对方的背:“并不尽然,戴安娜。我恐怕还是会留下些副作用。”


“蝙蝠侠这几天可能会……呃,保留一些猫的习性。”


一片寂静中,闪电侠嘴边的半截胡萝卜掉了下来。


 


01


克拉克轻手轻脚地溜进主卧,离地双脚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这几天的白昼,尤其是中午,布鲁斯总是昏睡不醒,哪怕阿福出动也奈何不了他。不得已之下,韦恩家只好对外宣称老爷在挪威旅行期间喝醉跳湖,患上了重感冒,康复前各项事务全权委托福克斯先生。


“布鲁斯老爷的起居就拜托您了,毕竟我还有一整个宅子和不省心的少爷小姐们要照顾。我相信正义联盟会为我们分担这个重任的。”阿尔弗雷德语重心长地交代道。克拉克怀疑他是故意的,超级视力能看到管家嘴边一丝疑似看好戏的笑容。


呃呃呃,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常年来韦恩家族的亲密友人,克拉克·肯特AKA卡尔-艾尔先生都与其家主保持着微妙的暧昧关系,却又始终没捅破那层窗户纸。虽说克拉克在韦恩宅和蝙蝠洞自由进出,几代罗宾们也好,蝙蝠女也好,甚至目光最为犀利的管家,都没能发现他们之间有什么越界之举。


从回忆里挣扎出来,克拉克把餐盘放在了床头柜上,坐到床边推了推蜷在被子里的不规则物体。“布鲁斯起床,午饭时间到了。”


被子动了动,然后稍微拉开了一条缝,露出两只蓝眼睛。克拉克尝试着扯开被子,突然手上挨了一下。


布鲁斯挠了他。震惊中的克拉克终于意识到扎塔娜的意思是什么。他好脾气地一把抓住布鲁斯的手,查看他的指甲有没有伤到,比如翻起来什么的。


“讲点道理,我带了小甜饼和苹果派来,你吃完就可以接着睡,要是你不怕脂肪蓄积的话。”


被窝里钻出来一个脑袋,布鲁斯黑着脸,头发乱翘,傲慢地一点点蹭着床板坐直了。克拉克忍俊不禁,他想起猫咪百科里介绍这种蹭来蹭去的行为是在标记自己的所有物,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意外布鲁斯会严格标记领地,毕竟——“滚出我的哥谭”。


他服务意识周到地把餐盘端到哥谭王子面前,快活地介绍:“中午好,韦恩先生。潘尼沃斯小甜饼佐枫糖浆,金枪鱼沙拉,以及八分之一个肯特风味少糖苹果派,大吉岭红茶。您的管家建议您这几天少摄取肉类,如果您起床则另当别论。”


布鲁斯审慎地看了一眼午餐,又看了看克拉克,极有派头地慢慢动起了刀叉。尽职尽责的主席先生等到对方吃完,开始收拾餐具。


啪地一声,布鲁斯的爪子——不对,手——拍上了他的手。克拉克扬起眉毛,他挣脱出来去摆好叉子,又是啪地一声,布鲁斯也跟了上来。


哇哦。


克拉克玩心大起。他把托盘放到一边,开始逗弄这只“猫”,毫无规律可寻地变换着手的位置,布鲁斯每次都会跟上来,他们俩基本把周围的床铺加枕头都拍了一遍,直到布鲁斯终于失去了耐心,他逮住克拉克的手,放到嘴边咬了下去。


只是轻轻地咬,克拉克愣住以后他就放开了,并且露出一个微笑。


“咳,我想他这是表示玩得开心的意思,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适时地敲敲门进来,端走了餐盘。而后知后觉的那位眼睁睁地看着布鲁斯打了个哈欠,又睡了下去,脸一直红到耳根。


 


02


白天布鲁斯呼呼大睡,到了晚上却精力旺盛,他似乎清醒了很多,甚至能跟家庭成员们对答如流。只是喝咖啡的时候,他被平时习惯的温度烫到了,然后弓起了背,扬起手似乎要打翻这杯咖啡,幸好克拉克眼疾手快拿走了杯子。


他坚持要夜巡,谁说话都不好使。阿尔弗雷德只好拜托超人跟着去,蝙蝠侠哼了两声,没有表示反对。


超人先是跟着蝙蝠车飞,到了警局时蝙蝠侠从中跳出来,换抓钩荡上了天台,不知道是不是克拉克的错觉,布鲁斯似乎更加敏捷了。戈登面前他还算正常,只是走近时异常慢。局长似乎也得到了消息,他狐疑地看了看蝙蝠侠,压低声音问克拉克:“他这状态,没问题吗?”


蝙蝠侠低声咆哮以示不满。


超人挤出一个笑,拍了拍戈登的肩:“我保证看着他。”


其实过程还挺顺利的,要命的是,他们半路遇到了赛琳娜。布鲁斯似乎认为她是来竞争领地的,一路追着猫女不放。“你今天什么毛病?”猫女朝后面吼道,“我还什么都没偷呢!管好你自己的事去大蝙蝠。”但布鲁斯并没有放弃的意向,锲而不舍地随她从一幢楼跳到另一幢。


无奈之下超人飞到猫女身边去,在她警觉地想要挥爪子时喊:“你有激光笔吗?”赛琳娜被问蒙了,克拉克又加了一句:“逗猫棒也行!”“你们玩什么花样?”猫女仍旧不信任他,可蝙蝠侠已经扑过来了,她只好从制服内衬里拿出激光笔丢给克拉克。


超人连忙打开,飞到布鲁斯上空乱晃,对方的脚步放慢了,布鲁斯在猫女和光点间艰难地抉择着,超人用更快的速度摇晃起激光笔来,终于,蝙蝠侠停下了,掉头去抢他手里的那束光。


“快走吧!”他朝赛琳娜喊道。目瞪口呆的猫女回过神来,她还想弄清这俩人在玩什么把戏,但自卫的本能带着她离开了。


蝙蝠侠抓过笔的那一刻似乎清醒了,懊闹地将其丢开。看了看克拉克,他仿佛又反悔了,从屋顶上捡起那只激光笔递回超人手里,然后退开两步,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你是想让我陪你玩……”布鲁斯点头,伸手推了推克拉克的胳膊。


 


03


最后他们还是完成了戈登的任务,克拉克心惊胆战地看着布鲁斯从树上一跃而下,一顿拳头打蒙了稻草人,沉默着打了个手势示意克拉克下来把人带着。然而就在回到警局时,布鲁斯忽然改了主意,他当着一帮警察的面,把还晕着的稻草人从麻袋里拖出来,提溜到超人面前。


“蝙蝠侠,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警员没忍住问了出来。


蝙蝠侠理都没理她,只是走近了克拉克,拎着稻草人的领子把他举得更高,充满希冀地望着自己的同伴。


克拉克茫然地瞪着他,估计布鲁斯在面具下也瞪回来了。看克拉克没有要接下稻草人的意思,布鲁斯索性把他扔在对方脚下,退回原位,抱膝坐了下来。


拉奥啊,千万别是我想的那个。


试探性地伸出手,超人把稻草人提起来,顶着哥谭警局人员充满疑虑的眼神强颜欢笑:“蝙蝠侠,谢谢?”


布鲁斯满意地靠近,在他身边来回转着圈,肩膀状似无意地反复蹭过他的肩膀,戈登心情复杂地挥挥手让大部分人离开,只留下两名特警准备之后押送稻草人回去接受审问。在结束了“标记”行为后,蝙蝠侠间歇性出走的理智又回来了,重新与动物本能搏斗并取得短暂的胜利。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僵硬地从同伴身边挪开,把稻草人扯出超人手里,交给戈登。


“我很抱歉,”他诚挚地对局长说,“或许最近还是委托夜翼过来比较好。”


回到韦恩宅还给了布鲁斯属于家的自在和熟悉,他体内猫的那一面又占了上风,开着车横冲直撞地飙进蝙蝠洞,惊起了一群黑色的同居生物。布鲁斯试图解析部分数据,却被鼠标吸引了注意,推得它在电脑桌上滑行,巨型屏幕上的画面从一个监控器记录的内容换到另一个监控器。


“B……那是我家吗?”


难得一闻的阴沉声音从大都会明日之子牙缝里挤出来,目前有些脱线的蝙蝠侠也停下了动作,挺直脊梁,像一只把纸巾撕了满地后被抓现行的猫。


“还有那一个,是我在瞭望塔的休息室吧?”超人的声音沉得都能滴下水了,远超蝙蝠洞里的石笋。他怒气冲冲地把布鲁斯从座位上推开,鼓着腮帮子关掉了某两个摄像头,然后开始分析稻草人的毒气成分。蝙蝠侠难得没有反抗这种越权行为,也没有指手画脚,只是去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过了片刻,一双手悄悄搭上桌沿。


然后是两条手臂。


克拉克全神贯注地输入着结果,完全没注意到身边人的动作,直到布鲁斯把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他的键盘上,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来关注我啊。私底下看了不知道多少猫片的克拉克明白这意思。


他应该要保持冷战状态的,说真的,蝙蝠侠管得太宽了,他明明都纵容对方监视小公寓的楼道和肯特农庄了。克拉克板着脸,然而没能坚持两分钟。他闷声笑起来,关掉分析界面,握住了布鲁斯在键盘上的手。


 


04


“不!阿尔弗雷德!我办不到!”克拉克激烈地拒绝着退后。而阿尔弗雷德强硬地掰着布鲁斯的肩膀往他怀里推:“这个家里除了您没人能制住老爷了,而既然他今晚去夜巡了,就必须要洗澡。”在几番拉拉扯扯下布鲁斯终于摔进了克拉克怀里,不满地叫了一声,接着出乎意料地,把脑袋埋进克拉克肩窝里,安分了下来。


“瞧,他信任您。”阿尔弗雷德满意地退后,“我这老人家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在进浴缸前,布鲁斯都表现得很好,但当克拉克开始放水时,他惊恐地睁大眼睛夺门而出。克拉克在走廊上追上了布鲁斯,他不敢用太大力气,只能好言相劝,搂着对方的脖子一下下抚摸着肩背:“控制一下你自己,布鲁斯,你记得你是谁的。只是洗个澡而已,别忘了蝙蝠侠可是恐惧的化身,他怎么会害怕区区沐浴呢?”


过了几分钟布鲁斯才妥协,不情不愿地回到浴室。克拉克去给他调试水温,他则毫不在意地一件件把衣服脱下来扔到地板上,伸脚跨进浴缸,可在脚趾接触水面时又瑟缩了。克拉克好笑地抬起头,然后——


他面红耳赤地又把脑袋转了回去,嘟囔着“别磨蹭了快进去”,然后猛地甩了甩头。“不对,快,进,浴缸,去。”他机械地、一字一顿地说清楚这句话,坚定地背过身去。


万幸布鲁斯还记得怎么给自己洗澡,而克拉克只需要给他收拾衣服就行。他蹲在地上拾起最后一件沾染着火药味的背心,敏锐的嗅觉还能感应到布鲁西用的男士香水,说起来布鲁斯头发上也有这种香氛,虽然他平时很谨慎地除去有辨识度的气味,但这么张扬招摇,似乎只属于舞台上最耀眼的……


克拉克麻木地给自己喊了停。同一时间布鲁斯叫了他的名字,克拉克谨慎地一点点转过头去,在看到布鲁斯时松了口气。对方半坐在浴缸里,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随后看了看架子上的毛巾。


“你不会是要我给你擦干吧……”


给布鲁斯擦头发的时候,对方好像感到很舒适,身体放松,朝后靠在克拉克身上,偶尔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克拉克简直要被“他到底是怎么发出这种声音”的问题烧坏脑子了。他尽量控制着力度,小心翼翼地用毛巾吸去头发上的水分,还得控制自己的视线别飘进布鲁斯的浴袍领口,他甚至屏住呼吸,就为了不吸入太多布鲁斯用的香波的气味。


等他大功告成,布鲁斯已经在他臂弯里睡着了。


房间里十分安谧,克拉克耳边只有白噪音和布鲁斯均匀的呼吸声。一时间他有些感慨,也不知道布鲁斯这几年来有几次睡得这么熟过。


也不知道最后一次有人温柔地为他擦干头发是什么时候。


 


05


克拉克做了个梦,命运博士把那个傻不拉几的头盔取了下来,扔给扎塔娜,扎塔娜扔给卡拉,卡拉抱着头盔向他冲过来,他躲避不及,一下子被那个头盔紧紧套住了。


“不!我不是魔法系的!”他大声申斥着命运意图把他作为宿主的行径,不停挣扎。然后他醒了。


没有什么头盔,他的脑袋被布鲁斯抱住了,而他甚至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跑到他床上来的。显然,这是猫陛下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的一部分,而克拉克的头他明显也是想抱着睡就抱着睡。


布鲁斯被他的动作惊醒了,迷茫地松开他,翻到另一边,四肢伸开平躺在床上。这情景太熟悉了,救猫小能手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脖子,然后又大着胆子揉了揉他的肚子,拼命忍着笑。布鲁斯歪头看着他,忽然靠了上来,双手放在克拉克的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克拉克窃笑出了声音,想着真该做一份录像,命名为“蝙蝠猫踩奶”。


当然,布鲁斯的手移到他胸上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正当克拉克大为尴尬时对方停下了,他们一动不动地躺了几分钟。布鲁斯又往他身边挪了挪,把克拉克完完全全地搂进怀里。他凑近,用自己的头发轻轻蹭着克拉克的脸,用鼻子顶着面前人的鼻翼,就像爱斯基摩人那些温暖亲密的招呼。


最后他伸出了舌头,试着舔了一下克拉克的脸颊,然后一点点往下移,移到嘴角时仍没有被组止,于是布鲁斯得寸进尺,舌头滑过克拉克的嘴唇。


克拉克颤抖着抚上他的脸,而他收紧了双臂。


“我爱你。”布鲁斯闭着眼睛说,带着浓重的鼻音,又用脑袋在克拉克脸上蹭了一圈。


他的朋友紧紧回搂住他,给了他一个人类之间的吻。


 


 


 


在逼迫克拉克完整复述了这两天的故事后,戴安娜憧憬不已,以至于回家就拿套索绑了史蒂夫,扛着他冲向瑟西。


扎塔娜则收到了蝙蝠侠送的一本古埃及咒语大全。“别再失误了。”他冷冷地说,走之前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谢谢。”


END.


才发现注①忘了解释,万分抱歉(*/㉨\*):扎塔娜的咒语是把单词倒着念的,我一直很佩服她不会念岔
 


没想到会写这么长,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