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S】Debt Paid 欠债还情

Farfalle:

*DCEU背景,大型OOC和逻辑混乱现场


 


00


“我现在欠你一栋房子。”克拉克在和布鲁斯穿过门廊时半真半假地提起。


他身边的人面不改色地回答:“严格来说,是一栋房子,一座大厦,一个卫星还有一辆车。”


察觉到克拉克一瞬间的僵硬,布鲁斯好心补充道:“鉴于不完全是你的责任,我可以把那座大厦和卫星免掉。”


克拉克·超人·待业者·氪星财产已被充公·肯特,正面临着降落至地球以来最大的财政危机。


 


01


他们一起查看了账单,确认了肯特农场欠银行的债务和修缮蝙蝠车的费用,布鲁斯拿过来一个计算器,而克拉克已经心算好了。他深吸一口气,在计算器上按了几下——“6000000”。


“如果我知道那车修起来这么贵……”联盟伟大的主席靠自己最后一点尊严支撑着,才能不瘫倒在桌子上。反观债主则惬意地啜了口阿尔弗雷德的红茶:“我想你还是会那么做的,年轻人。”


片刻沉默后,布鲁斯将账单连带着计算器都推到一边,把手搭到了对方的小臂上:“克拉克,你知道你不是非得还的。”


克拉克盯了那只手一会儿,又盯了账单一会儿,设法露出一个信心满满的笑容:“谢谢你的好意,布鲁斯,但契约就是契约,我会想办法的。”


“好吧。那就590万美元,没有时限,没有固定支付方式。”


“等等,那10万去哪了?”“刚才那个‘超人招牌’笑容,主席先生,我为联盟买下它,请你未来在媒体前多这样笑笑。”布鲁斯起身披上大衣,“‘没有固定支付方式’,你会发现这笔钱不难还清的。现在,恕我失陪。”


克拉克发誓,刚才哥谭人的眼里划过恶作剧的兴味。


虽然这让白纸黑字的债务显得有些儿戏,超人,如他所说的尊重契约,决定接受这个挑战。


 


02


第二次还款机会在一次大战后,那时正联解决了一整个恐/怖分子军团,拯救了数个城镇。每个人都很亢奋,他们在正义大厅里自顾自办起了庆功宴,喧闹声和餐碟碰撞声沿着楼梯爬到上了休息室。


作为唯一没那么容易疲乏里挣脱的战士,蝙蝠侠只是看了会儿上去了。克拉克端着盘小甜饼找到他时,他正靠在躺椅上,皱着眉头读一本书。“老房子有很多坏处,隔音堪忧就是其一。”他头也不抬地说。克拉克决定不纠结蝙蝠如何听到自己飘上来的动静,他把小甜饼在躺椅边的茶几上方下,布鲁斯顺势把那本书塞到他手里。


“我想睡一会儿,”布鲁斯合上了眼睛,“以前我睡不着的时候总有人给我读这个。如果你能催眠我,克拉克,我会免掉你5万美元的欠款。”


克拉克翻开那本书,这书曾属于一位女士,“玛莎·韦恩”。克拉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他沿着那些娟秀的笔迹找到一篇文章,注解是“布鲁斯最喜欢的”。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将文字变为声音散到空气中。


超人留神听着同伴的呼吸节奏,直到它们变得平稳而绵长。


 


03


这之后克拉克陆续替布鲁斯从古巴取过运输机零部件、帮阿尔弗雷德做过扫除、给韦恩塔做过安全隐患排查,他的债务也确实在减少,只是非常缓慢。


布鲁斯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困扰,某天下午茶时他冷不丁开口:“我想学氪星语。”最后一个氪星人谨慎地回答:“我想这有些难度,我自己学习它的时间也很有限,很多语音我还没有完全掌握,现在飞船又被政府保存着……”“只要能读就行。”布鲁斯打断他,“卢瑟保存了一些文献,我假设将他们分析出来对联盟的安全有好处,对你的安全也是。”


那应该是我自己的事。两年前克拉克一定会这么说,但他现在身处一个团队(出于种种原因他还在领导这个团队),而团队成员总是合作的。然而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他根本不该收学费……克拉克又回顾了账单上的数字,我也可以教一些必要内容之外的,他努力为自己辩解着。


“嗯……希望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坏老师。”“鉴于你是我唯一的选择,我没什么比较的机会。”


“什么唯一的选择?”闪电侠饶有兴趣地探过头来。蝙蝠侠和超人同时摆出了深不可测的表情,直到这位年轻的队员悻悻离开。


 


布鲁斯学得很快,他不费什么功夫就弄清了氪星语复杂的发音系统,不到一个星期后他已经可以和克拉克进行一些日常对话。这种对暗号般的体验显然给两人都带来了不少乐趣,他们乐此不疲地尝试各种话题,“阅读氪星资料”的初衷不知什么时候被抛到了一边。


戴安娜有时会看不过去。“你们总是在讲悄悄话,男孩们。”她洞察一切的目光在布鲁斯和克拉克之间来回切换。超人无辜而坦荡地回视:“只是一些语言练习。”神女让鹰一样的视线停留了一会儿,半信半疑地回到她自己的工作上。


布鲁斯把他们拉回正题:“我们继续解决原先那个小问题。我注意到氪星语的表达十分理性克制,是我的错觉吗?”“啊,对了一半……”克拉克回想着他年轻时从飞船里看的那些诗篇:“日常情况下氪星人的交流通常是充满了距离感的,但当话语的目的表达感情时,我们的祖先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种族。我记得有这么一句——‘我把一生的火焰燃尽在你的眼里,尽管那于你只是瞬息的光影’。”


布鲁斯要求他解释,然后试着用氪星语说出这句话,这比他之前接触的任何一句都难得多。当他终于流畅地说出这句话,他们俩都静了下来,克拉克听见了一个快速的心跳声,只是他一时间并不确定这属于他自己,还是属于布鲁斯。


04


下面的一次工作不是由布鲁斯提出,而是他的管家,显然阿尔弗雷德什么都知道。


与他一起来的是蝙蝠侠受伤被迫休养的消息,以及消炎药、纱布、酒精等一系列必需品,阿尔弗雷德把他领到布鲁斯的房门前:“这事本不该麻烦您,肯特先生。但韦恩企业在巴西的工厂出了点紧急情况,我必须亲自去看一看。然后我听说您和布鲁斯老爷有些条款……”


“等等,潘尼沃斯先生,这不能和金钱挂上钩。”克拉克坚持道,“在您离开期间我会照顾他的,但那是尽一个朋友的义务。”


 


事实证明超人的原则不可动摇,他完全按照阿尔弗雷德的指示协助布鲁斯从伤中恢复。布鲁斯的坏脾气和任性由于他困在房间里的境地暴露了出来,比如当下,他半是威胁半是引诱地开口:“把橱柜里的威士忌拿过来,小镇男孩,我把剩下的债务全部免掉。”


“不。”


“看在阿尔弗雷德的份上,我已经拆掉缝线了!”


“不。”


“那就苹果酒,我给你免掉一半。”


“不,”克拉克好笑地看着他,“但我可以给你一个苹果,堪萨斯产。”


布鲁斯在不牵动伤口的前提下把一个枕头朝他丢了过去,被轻巧地避开了。


“我要给你再加一千万的债。”他用黑暗骑士最可怕的口吻丢出这句话,“我发誓。”而克拉克只是走过去为他调整了下剩下的那个枕头,好让他靠得舒服一点,随后拿起书,接着上次没读完的部分往下念。布鲁斯还生着闷气,但他很快睡着了。


在克拉克意识到之前,他给了病号一个落在额头上的晚安吻,随即错愕地迅速弹开,放下书飞出了房间。


我只是扮演读睡前故事的角色太久了,于是最后一个步骤也会自然发生。他试图让再次加速的心跳平复下来。


 


05


债务的数字停留在了540万。布鲁斯伤好之后,克拉克总是有意无意地与他保持着距离。顾问先生本想找个机会谈谈这件事,然而他们的时间很快被各项工作占领,除了拯救世界的“日常”,一个刚成立的组织总是会面对来自公众、政府的多种问题。


直到圣诞节前夕,坏蛋们和政客们准备回家了,甚至阿卡姆都摆起了圣诞树,联盟的英雄们才有闲暇在正义大厅办起一场小型聚会。每个人都尽兴了:亚瑟喝多了蛋酒,站到椅子上为他们表演魔术;巴里把礼物盒当做积木块,凭借自己的神速在他们眼前令不同的“建筑”拔地而起;戴安娜领他们唱亚马逊人的战歌;维克多头一回大谈特谈起自己的运动员生涯。


这一轮完了后,他们逼着主席和顾问表演节目,克拉克局促地躲避神奇女侠的套索,出乎意料的是,布鲁斯从容站起身来,宣布要给大家朗诵一首诗。


这一下连阿尔弗雷德都加入了鼓掌的阵容。


“若我的生命是火焰织成。”布鲁斯开了口。


他念的是氪星语。


众人面面相觑,而卡尔的脑子一片空白。所有的声音都离他而去,只有布鲁斯柔和的诵读声环绕在他耳边。


“我岂能任其孤独地燃烧……”


所有的影像也离他而去了。他的思绪如退潮的海水,回溯到两年前,他首次听说蝙蝠侠这个名号,首次在哥谭本地的报纸上读到关于他的报道,那些模糊不清的照片,那些目击者的只言片语。他想起蝙蝠车冲出一片火海,烈焰追着车尾,却无法吞没它。还有天昏地暗的那场战斗,又是火与烟,布鲁斯站在其中,把最后一枚子弹射向那怪物。


“我把一生的火焰燃尽在你的眼里。”


他对上布鲁斯棕色的眼睛。这颜色真温暖,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夜夜注视着冰冷的哥谭吗?


“尽管那于你只是瞬息的光影。”


爆发的叫好声把卡尔-艾尔拉回地球上,他又能清楚地分别亚瑟的口哨和巴里唧唧喳喳的询问“他到底念了些啥”,附加上神女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不敢去看布鲁斯,只能戳着盘子里的水果派,在这位朗诵家坐下时咕哝一句:“进步神速,大侦探,诗选得不错。”


“我有个好老师”则是他得到的回答。


 


夜色更深的时候英雄们陆陆续续回去见家人,戴安娜则前去一探韦恩家的藏品陈列室,之后就不愿再出来。克拉克——一来受他在农场养成的习惯影响,二来听说玛莎被邀请来过节,大概一小时后就会到——自然而然地开始打扫“战场”,布鲁斯拿着最后一杯蛋酒在旁边看。这段“还款期”内,他不知怎么养成了旁观克拉克忙里忙外的习惯。


把圣诞树上那个摆歪的铃铛扶正后,超人轻巧地飘回地面,抬眼就撞上了屋子里的另一人。克拉克正想着如何打破这沉默,布鲁斯突然无比严肃地开口了:“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背后。”


主席先生立刻警觉起来,甚至动用了X视线,结果却让他忍俊不禁。


“只是一株槲寄生。”


“是吗?”布鲁斯什么时候离他那么近了?


克拉克觉得呼吸急促起来,他已经忘了氪星人在黄太阳下其实并不怎么需要氧气。“我不知道,在堪萨斯是不是有一样的传统……”他们的鼻息相撞了,然后再一次的,克拉克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有一片冰冷而柔软的雪花落在他的嘴唇上。


这会是个白色圣诞吗?克拉克晕乎乎地想,紧接着是第二片雪花,第三片……他被稍低的体温包围了。


“圣诞快乐。”有人在他耳边说。


 


06


“最后一个机会,肯特先生,不然你就得实打实地还钱了。”


“嗯哼?”被点名的人脸埋在战友领子里,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以及不要傻笑出声。


“去给我找一份圣诞礼物。有以下几项要求。”


“洗耳恭听。”


“男性;年龄在30至40之间;美国中西部长大;身高六英尺二英寸;当过记者;黑发蓝眼;还有,是个无所不能的外星人。”


“你猜怎么着,”克拉克仰起脸,“他是你的了。”


 


07


“所以这笔债还是通过共同财产还清的。”几个月后超人客观而不失惭愧地总结道。


END.


写得这么腻歪……都是正联电影老爷太温柔的错【抱头逃跑


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