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天道好轮回㈥

巨孚乚小记者的诱惑:

内个,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我这个文的存文就是这么多了,剩下的我还在码,我努力争取不坑。
       微量damijon,timkon提及,主要还是蝙超


       


        Bruce一出来,就看到Clark手里端着一杯蔓越莓果汁百无聊赖地等在大厅里,旁边的Damian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致力于把杯子里最后一点果汁倒进嘴里的Clark没有注意到Bruce已经用他的死亡凝视盯着自己很久了。


        当他放下纸杯看到Bruce就在在眼前时不由得被吓了一跳,搞出的动静惊醒了旁边的Damian。


        Damian直起身,问说:“我们可以回去了吗,父亲?”虽然是疑问语气,但是Damian的表情却肯定地表明了他一点也不想听到否定的回答。


        Bruce颌首表示愿意放过儿子,但是同时附加了勉强,不快以及“我是一个明事理的老父亲,要对混账儿子表示宽容”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是Clark开车,因为Bruce坚持一个外星人来开车都比自己疲劳驾驶的儿子来得可靠,Clark只要看向后视镜,就能看到Damian无数次偷偷地把白眼翻给副驾的Bruce。


        回到家后Conner与Tim正在疯狂抢夺Jon深得玛莎真传的苹果派,激烈程度之高直接让Clark目睹了这对情侣的分手现场。


        “拿开你的手,Tim,要么我们就分手。”Conner用他面对反派时十倍凶狠的语气威胁道。


        “不,Conner,我愿意为了它和你分手。”Tim眼都不抬地把最后一块派从盘子里捞出来塞进嘴里。


        然后他们两个就像闹别扭的小学生一样一晚上都不再与对方说话。


        “他们还会再复合吗?”Clark压低声音问Jon。


        “呃,百分之百会。”Jon坚定地回复,然后用手遮住嘴,在Clark的耳边说:“复合的时间百分之九十九取决于分手炮的质量。 “噗嗤~”旁边一直偷听的Damian用手里的餐巾掩饰了他上扬的嘴角。


        晚餐时令人食指大动的千层面缓解了Bruce一天到晚的糟糕心情,他胃口大开,甚至在餐后不顾Clark的劝阻又吃了一份冰激凌,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消化能力远不如从前的胃一直抗议到深夜。


       如果这都不能让Bruce的焦躁情绪爆发的话,那么这个在半夜三更把半个身子探出窗外的氪星人就是点燃炸弹的火星,压死骆驼的稻草。


      “Clark Kent,如果外出五年让你忘了我家的门在哪里的话,我可以友善地提醒你,在一层正东方向,而我卧室里这个,叫作窗户。”Bruce利刃般的目光戳在钢铁之躯上 让Clark莫名一疼,他无力地辩白说:“我就是想出去转转,Bruce,很抱歉打扰到你了。”


        Bruce看着他可怜的样子觉得良心有点过不去,同理可想你家那只半夜乱刨门的金毛大狗,尽管罪证如山,只要它拿出它水汪汪的大眼睛,你的拖鞋就永远挥不到他脸上。所以Bruce只能自我厌恶般的搓搓脸,然后原谅这个脑回路不太正常的外星救难犬。


        当Clark拧着门把手打算下楼从正门堂堂正正地走出去时,Bruce叫住了他,


       “我和你一起去,Kent。”口气十分强硬,非常不容拒绝。


      “好吧,我去拿轮椅。”Clark犹疑着。


      “你打算扛着轮椅上天吗,Clark?过来,背我。”此时Bruce的不悦脸色已经达到了氪星人脑内的警戒十级,不时将会直接爆表。


        十分钟后,当Clark背着Bruce走过Damian和Jon的房间时,里面传来了诡异的打斗声,结合了木质家具剐蹭地板和剧烈喘息的声音。


        “他们两个每天晚上都这样吗?”Clark偏过头对伏在背上的Bruce问说。


        “我怎么知道,Clark,我又不是那个大晚上不睡觉站在别人卧室门口的人!”


        “嘘!别说话。”


        然后Bruce绝望地看着Clark缓缓把耳朵贴向墙壁,然后意味深长地总结说:“怪不得Damian总是看起来很困。”


        “…………”


—————————————————


        Bruce已经很久没有以这样的视角看过自己的城市了,自从Damian和Tim禁止他出现在钩枪附近二十米内,Bruce就没什么机会挂在高楼大厦间体会摆脱地心引力的飞翔快感了,说不怀念是假的,这种感觉已经在Bruce的骨子里被定型,随时等待着机会被重温。


        夜里湿润的风让Bruce的头发有些潮湿,他开始后悔拒绝Clark出门前让他戴个帽子的建议了,同第二天的偏头痛相比,花点时间找个帽子也不算多麻烦。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Clark提议说。


         “去滴水兽,秘密的那个。”


         “嗯,好。”


          Clark没有飞得太快,想让这样的时光在生命中多一些,他也对这样无重力漂浮的状态情有独钟,红披风在气流里猎猎作响的过去带给Clark的满足感,能使他在每个青春期的夜里都偷偷地窃喜。可现在,每当他冲向天空的那一刻,从脚底传来的黏滞感一直在向他预告: 他快要飞不起来了。


        他即将坠落。


       Clark小心地让Bruce坐在滴水兽上,自己则浮在旁边为Bruce遮挡高空中刺骨的寒风,但Clark本人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这么做,像是习惯使然,像过去的他用自己宽厚的胸膛为Bruce挡下子弹与炮火。


        此时被黑沉沉的夜晚所笼罩的城市,煤烟染黑过的低矮砖瓦建筑上点着稀稀疏疏的灯,交相坐落着的摩天大厦霓虹闪烁,广场上灯火辉煌,远处港湾里的指示灯彻夜通明, 从这个地方Bruce能将整个城市里齐明的灯火收入眼底,照亮着他褪色的灰蓝瞳孔,仿佛在其中撒一把璀璨的金箔。


        “那里,看到了吗,那里还有一盏灯没有亮。”顺着Bruce指的方向,clark看到了GCPD那座掩在暗淡路灯下的大楼。


        “是蝙蝠灯。”Clark喃喃说。


        “Tim找到了更高效的联系方法,三秒内可以接入Damian制服内的AI。”Bruce蜷回了手指,有些落寞地说: “现在没人再用了。”


         “你想去看看吗,Bruce。”


         “不想,那边风太大了,我头痛。”Bruce果断地否决了。


         这感情太表面了,Bruce Wayne。


         Clark摇头。


        
         决定不再做声,Clark同Bruce一起侧坐在滴水兽上,把双脚从百米高楼上自然垂下。他望向晦暗夜色下Bruce若有所思的侧脸,觉得内心中隐秘的种子即将破土而出,带出一种强烈的,无从压抑的冲动,他疯狂地想碰触到眼前的Bruce,急切地需要对方的回应。


        新月挣扎着破开厚实的云层,照向并肩的两人,Clark的喉头颤动一下,像被引诱般,将手覆在了Bruce被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上。


        Bruce没有反应,他便更加得寸进尺地向前倾去,试图更加地靠近那个男人,一寸寸地逼近,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足够使他闻到Bruce身上带着寒意的湿漉漉气息,混合着他身上原本的味道,而这继续引诱着Clark靠得更近。


       Clark开始想要更多,比如,一个吻,由浅到深,由口及心。他把Bruce的不为所动视作纵容,于是Clark伸出自己温暖的手臂,搂住Bruce的脖颈,使惊讶的他正对着自己,然后缓缓地,含情脉脉地,温和地吻上他的嘴唇。


月亮:给我往死里照!!!!





评论

热度(111)

  1. Cumberkid巨孚乚小记者的诱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