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atf/Supf 皆大欢喜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皆大欢喜


 


文手:济公


CP:Batfam/Supfam 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5


BGM:John Lennon《In My Life》


其他:夏夏 @HERZ 给我讲的脑洞,本来特别可爱的被我写成这样(哭泣)这个人说好出熊猫本的,大家和我一起监督她。


不太适应这种刚学来的模仿小甜饼文风所以大家看着可能会别扭请不要打我


tag不会打呜呜呜谁告诉我芭姐和卡拉这对怎么说,女猎和pg就一句话提及就不打tag了雷者慎!


大概除了超英内部没有对外掉码。设定有的采用了p52有的采用n52还有的采用了重生。路易斯和大超没有在一起别问我乔怎么来的,少年泰坦既有三少和康纳又有大米和乔等等问题我没想好就不解释了(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ooc


 


概述:你总是在逃避,而这正该是个契机。


 


—————


 


 


哥谭。


 


蝙蝠灯投影在终年浓厚的云层上,一幢幢哥特式建筑连成尖锐的天际线,镂花的铁丝网着簌簌剥落的石灰皮。警局飞艇照例巡逻,探照灯扫视黑红的夜空,闪电劈过滴水兽,雨点伴随雷声淅沥落下,黑暗骑士却并未如期出现。


 


“呃,戈登先生?”伴随一个华丽漂亮、脱离蝙蝠范畴的后空翻,夜翼落在局长身前,“蝙蝠侠有……紧急事务。我暂时替他接管今天的案子。”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夜翼。”


 


“没什么,局长,举手之劳。”夜翼退回暗处,尽力抑制自己抽搐的嘴角,“没什么能比帮助有需要的人更使我愉快了。晚安,吉米。”


 


今天的夜翼先生也毫不嫉妒爱情鸟们,啧。


 


 


大都会。


 


路易斯愤怒地接通电话。耶稣在上,现在是凌晨两点半,电话在她床头不知疲惫地蹦跶:“喂,路易斯·莱恩不在。”


 


“路易斯,我没有办法再忍受布鲁斯了。”克拉克瓮里瓮气道。


 


那么,欢迎来到莱恩恋爱咨询中心,男孩们!“他是不是搞大了哪个超模的肚子?或者——他逼你穿情趣内——”


 


“不,都不是。”克拉克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沮丧,更多的是愤怒,“我就是突然忍受不了他。”


 


“等等,你还在韦恩那个空荡荡的老房子吗?”


 


“不。”


 


“这可不像你,小镇男孩。”路易斯披上睡袍,斜身用耳朵和肩膀夹住手机,走到浴室照照镜子,见鬼,黑眼圈,“你得动用点玉米耐心,毕竟那是布鲁斯·韦恩——”


 


“不仅是,他比他浮夸的外表更——阴沉,”克拉克深吸口气,“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今天的莱恩女士也毫不嫉妒爱情鸟们,啧。


 


 


蝙蝠洞。


 


“等一下,乔给我来电话了!”罗宾一跃而起,“嗨,乔!——嗨?什么?帮你拿学校抽屉里的课本?嗨!嗨!嗨!”


 


“他挂了。”罗宾皱着眉头道,“他说他爸爸在孤独堡垒,已经拿给他了。”


 


“康纳用少年泰坦的频道给我发了条消息,”红罗宾把键盘敲得噼啪作响,“他被超人从泰坦塔带到了北极。”


 


红头罩双手环胸:“法外者没有比扎罗的消息,神力女孩的信息流也已经失踪,女猎手在赶来的路上。”


 


“卡拉说超人像中了银氪石一样,一个劲把所有超级家族的成员赶回孤独堡垒,甚至包括她的猫。”蝙蝠女不再操作神谕系统,凝视着缄默的蝙蝠侠,“布鲁斯——”


 


于是所有人停下,直勾勾望向蝙蝠侠。王牌支起耳朵,吠叫几声。


 


“他绝对没有发现氪石库,我检查过了。”蝙蝠侠脸色一黑,拉下面罩,“更何况那是必要的后备计划。”


 


“好了,诸位女士先生们,”阿尔弗雷德端着碟小甜饼走下石梯,“我们可以回放今天布鲁斯老爷的所有行径。”


 


“当你使用‘行径’这个词时,你就已经决定把错误归因于我了,阿尔弗雷德。”蝙蝠侠指出。


 


阿尔弗雷德没有理会他,迈上升降梯,拿起掸子揩掉恐龙脖颈侧的蝙蝠排泄物。“恕我直言,老爷,”管家满意地环顾四周,“作为爱人您真是糟糕透顶,难以想象肯特老爷能够忍受这么久。”


 


“我去给扎塔娜发消息,”蝙蝠侠拒绝,“她会寻找原因的。”


 


“你把爱情归结于超自然现象——?”夜翼通过通讯器大喊道,“你太差劲了,布鲁斯。”


 


“闭嘴吧,格雷森,”罗宾嗤笑道,“这儿只有你单身。”


 


 


遗忘酒吧。


 


“你的意思是……他毫无征兆、毫无理由地离开了?”扎塔娜坐在吧台边,挑起眉毛,“你今天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他的生日?地球日?周年纪念日?初吻纪念日?氪星情人节?”


 


“都不。”蝙蝠侠接过酒保递来的姜汁汽水,“我甚至本来打算今晚求婚的。”


 


“他可能——害羞了?”


 


“我怀疑和下午正义联盟的行动有关。”蝙蝠侠咽下一口,“我们忙着应付独角兽,那个魔法师趁乱给昏迷的超人灌了一剂药水。”


 


“还有剩余的吗?”扎塔娜忧心忡忡地问。


 


蝙蝠侠颔首,从万能腰带中拿出一瓶小小的玻璃瓶,递给扎塔娜。扎塔娜凝重地打开瓶塞,默念几个咒语,嗅了嗅,道:“我不太确定,不过可能是那种——会使你厌恶最爱的人的魔药,他现在除了超级力量、超级速度,还超级讨厌你?上溯至伊阿宋和美狄亚的时代——”


 


“怎么消除?”


 


“没有爱情是完美无缺的圆,蝙蝠侠,魔药只不过放大了罅隙。”扎塔娜收起药水,“我会去查解药的,不过在此期间你应该仔细反省自己。你总是在逃避,而这正该是个契机。”


 


 


孤独堡垒。


 


“康纳,”超人严肃道,“我们得谈谈。”


 


“好的,好的,乖孩子——”康使劲揉揉小氪的头,拿下小氪叼着的斯莫威尔井盖,“我去溜溜小氪——”


 


“留下,超级小子,”超人用主持联盟会议的语调道,“关于红罗宾,我们得谈谈。”


 


卡拉投给康一个同情的眼神。乔从房间里探出头,小心翼翼地躲在卡拉身后。


 


“提姆——哦不,我是说红罗宾,我们有过合作,他很聪明——”康纳噎住了,“就像他的导师蝙蝠侠——”


 


超人冷哼一声。


 


“他——救过我,我也救过他……我们在节日互赠礼物,多亏了他我才能快速融入这个世界。他请我看《星球大战》,请我跳迪斯科,请我参观博物馆,请我吃大都会最难吃的披萨——”康心一横,越说越快,“我爱他!拉奥在上!我没法再爱一个人更多了!”


 


啪叽!


 


黑红色的影子摔在地上。“老天爷!康纳,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红罗宾极其丢脸地、筛糠般颤抖着,“我也爱你!”


 


在年轻人们旁若无人地热吻之前,超人冷酷地将红罗宾拎到半空中。红罗宾蹬了几下脚,放弃挣扎。


 


暂时获得十二级智力的比扎罗模仿康的语气吟诵道:“红罗宾,红罗宾,你为什么偏偏是红罗宾呢?否认你的哥谭,放弃你的蝙蝠吧!如果你不愿意,便立下爱我的誓言,我就不再是超级小子了*。”


 


“超人,”红罗宾堆起笑容,“布鲁斯知道错了。”


 


“你私闯民宅。”超人板着脸,“而且没人需要他的道歉。”


 


“他是诚心的,”红罗宾深情款款又恶心腻人地朝康使眼色,“他取消了夜巡,正在努力检讨。”


 


“现在,不论如何,红罗宾先生,我希望你出去。”超人瞪了一眼康,把红罗宾拎到堡垒外,“自己搭飞机回哥谭。离康纳远点,蝙蝠小子。”


 


 


哥谭。


 


夜翼长吁口气。今夜最后一宗待解决案件圆满收官,他提臀跨上机车,打算回蝙蝠洞后洗个好澡,睡个好觉,明天去正义会社看看神力女孩是否同样在此窘境,哪怕他处于爱情空窗期也不该沦落到被一个十三岁的崽子嘲讽!


 


一双沉稳有力的手握住他的臂膀:“夜翼。”


 


“超人?”夜翼惊诧地回过头。


 


“别去那个阴渗渗的地方了,我带你去孤独堡垒。”


 


“咦?”夜翼受宠若惊道。


 


“你还是罗宾的时候我给你讲过氪星英雄的故事——”超人举起机车,掂掂重量,扛到肩上。


 


“当然喽——不然我的名字是哪儿来的呢?”夜翼双臂环住超人的后颈,“夜翼和光枭——”


 


“所以你该跟我走,迪克,”超人点点头,确保夜翼抱牢靠了,“你属于超级家族,而不是蝙蝠家族。”


 


红头罩在公用通讯器里大笑起来(“真该让老头子听到这句话!”他嚷嚷。),夹杂着蝙蝠女轻轻的笑声,夜翼赶忙掐断;他相信布鲁斯了,超人的举动的确属于超自然现象,惊悚得仿佛小丑舌吻企鹅人。


 


“更何况——你从没打算过和神力女孩上床,对吗?”


 


 


孤独堡垒。


 


“芭芭拉,我快要憋笑憋死了,”卡拉脸涨得通红,“等卡尔恢复过来,估计几个月不敢见你们。”


 


“我们不会嘲笑他的。”屏幕里芭芭拉用勺子搅了搅印着“我爱国际城”的陶瓷杯里的咖啡,“哪怕他变成了一只护雏的鸡妈妈。”


 


“卡拉,你在和谁通话?”超人敲敲门。


 


“芭芭拉。我们正在谈论下一季度的流行色会是紫色还是蓝色。”


 


“你好,超人。”芭芭拉打招呼道。


 


“你好,芭芭拉。”超人微笑,“聊得开心,卡拉。”他阖上特制的全隔音门,临走前嘱托道,“早点睡。”


 


“他保护欲强过了头,”卡拉判断,“大概因为他太爱他的家人了。”


 


“想想他怎么对待提姆和我的,”芭芭拉眨眨眼睛,“中魔法后他依旧保留着绅士风度。”


 


“他向来如此,除了对蝙蝠侠施小脾气的时候。”卡拉伸了个懒腰,“假如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下次的猛禽小队执勤我就连编外都当不了了——”


 


“我倒是持相反意见。”


 


“好啦,好啦,晚安,我的漂亮小蝙蝠。”卡拉亲了亲屏幕上芭芭拉额头的位置,“晚安,芭芭拉,晚安。”


 


 


蝙蝠洞。


 


“德雷克天亮前回得来吗?”罗宾撑着头,腿翘上操作台,每隔五秒钟查看一次手机通话。


 


“差不离。就算超级小子想让他留宿,超人也不会允许。”红头罩百无聊赖地拆手枪上油。


 


“父亲呢?”


 


“布鲁斯老爷回来后就去了书房,他在做一个事关命运的决定。”阿尔弗雷德清扫着满地的饼干屑,“我有时相信,有时不相信;就像那些因恐结果无望而心中惴惴的人,一面希望一面担着心事**。”


 


“我找超人去了。他必须把比扎罗还给我们,否则阿尔忒弥斯会把我的所有安全屋搅得一团糟。”红头罩扭扭脖子,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多亏小红,孤独堡垒屏蔽了蝙蝠洞的传送系统,我走法外者的。”


 


“你竟然认为在父亲求婚之前超人会原谅我们中的任意一个。”罗宾打个哈欠,“愚蠢,托德。”


 


“那你就等着瞧吧,”红头罩调整定位器,“总比某些小朋友连电话都不敢打好。”


 


“这是战略性等待!战略性等待!”罗宾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猫,嘶嘶叫喊道,“少年泰坦的权限不对我开放了!”


 


 


孤独堡垒。


 


“达米安……我是乔。”乔躲在星际动物园的角落。


 


“乔?!你现在还好吗?”


 


“爸爸准备让我转学,达米安,他不希望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外星红兔子冲乔扮了个鬼脸,乔心情低落,没有扮回去。


 


“冷静点,乔,我现在去找校董会,只要父亲拒绝批准……”


 


“乔,你早就该上床睡觉了。”超人漂浮在半空中,指了指卧室的位置,动作温和地掐断通话,“他们家那么神经兮兮一半是因为缺乏睡眠。”


 


“晚安,爸爸,我爱你。”乔拥抱超人,飞回卧室,“我不想转学。”


 


“出来,红头罩。”确认乔躺下后,超人道。


 


“超人,我得让比扎罗和我走。”红头罩翻身跃下,“你相信我,我也特别讨厌老蝙蝠。”


 


超人露出半信半疑的神色。


 


 


瞭望塔。


 


“很抱歉在这个时间将大家集结起来,”超人双臂扶住会议桌,郑重道,“但我有要事宣布。”


 


“……你和蝙蝠要结婚了?恭喜?”闪电侠试探性道。


 


“狗娘养的,你们居然真的成了——”绿灯侠打了个寒噤。


 


超人露出吃了只氪石苍蝇的表情:“不。”他食指叩叩桌子,瞥瞥缺席的蝙蝠侠的位置,“我建议革除蝙蝠侠在正义联盟的所有职务。”


 


火星猎人眯起眼睛。


 


“都回家吧,诸位。家务事。”神奇女侠不耐烦道,“他们上一次床就又合好了,明天十有八九能收到婚礼请帖。”


 


 


韦恩庄园。


 


蝙蝠侠坐在黑暗之中,面朝托马斯·韦恩的石膏像。若干年前的同一时空,蝙蝠打碎窗户从而成为传奇的开始。他有什么值得幡然悔悟的呢?超人与蝙蝠侠,光明与暗影,白昼与黑夜,正义与复仇。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久到他几乎遗忘他们在一起。犯罪巷的硝石味、珍珠跳跃的声音、蒸汽氤氲的视线、血浆粘稠的触感曾占据他的整个生命——二十二点四十八分,每一刻都是二十二点四十八分。他学习能够学习的一切,敲响他绝无胜利几率的圣战的擂鼓,用蝙蝠伪装成梦魇,一个妖魔鬼怪、一个凶神恶煞、一个都市神话。他的存在植根于罪恶,植根于强奸、谋杀、抢劫、贩卖毒品。孤独浸透了他,哥谭因为他的存在变得更好吗?他不知道,陷入虚无主义的荒诞圈套。慢慢他得到、他失去,患得患失中重获相似又相异的——家庭、圣诞欢歌、温暖的壁炉。铁、火、铅、雨、血,黯淡的希望。他渴望更强大的力量,却也畏惧它;他受到光的吸引,却也害怕被灼伤。他爱超人,他爱他。那个自由和真理的英雄、偶像、卫士,他们共度难关、并肩作战。氪星遗孤同样收获了他现有的家人们,犹如往昔重现。他们水到渠成的相爱,半年前开始他就将求婚戒指随身携带,那个戒指原本属于他的母亲,他为此特意去修改了型号。超人肯定注意到过,但他停止了下一步动作。他在犹豫、在彷徨,根本没有准备好进入对方的生活:各自独立,一贯如此。他们藤蔓般纠缠不清,又奇异的泾渭分明——或者他自以为泾渭分明?他早就习惯了他,不是吗?他们的吻、他们的床、他们的早餐、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爱情,他们的、他们的、他们的。他是多么的爱他,乃至为他吃芹菜和西兰花。他们分享同一个笑话,分享同一个理想,分享同一个平静的午后,他们殊途同归。他们都死过、体会过失去对方的感受。他们时时刻刻遭遇险情,赤脚走在钢缆上。幸好,何其幸运,他们拥有彼此、他们这么相爱。


 


“蝙蝠侠?”扎塔娜轻声道,“我把解药放在蝙蝠洞了。”


 


“谢谢你,扎塔娜。”蝙蝠侠起身,“谢谢你。”


 


 


星球日报。


 


“超人,我知道你听得见。”蝙蝠侠站在楼顶的星球模型旁,“请到这来,我有话对你说。”


 


伴随风裂声,超人驻足在蝙蝠侠对面:“说。”


 


蝙蝠侠扬手丢开解药瓶,超人下意识接住它,里面空无一物。


 


“超人,”蝙蝠侠单膝跪地,掏出戒指,缓慢道,“你愿意吗?”


 


大都会的边缘涌出的金黄色晨曦,清早的微风送来吐司、咖啡、煎鸡蛋味,流云铺满天空。闹铃响起,城市在苏醒,无数对爱人交换早安吻。他们所尽力守护的世界。


 


超人回过神:“拉奥!”他喃喃,“我昨晚干了些什么——”


 


“我爱你,”蝙蝠侠一字一顿道,“克拉克,我爱你。”


 


 


订婚宴。


 


“不可置信。一出闹剧,我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不,亲爱的,这是喜剧。绝无仅有的皆大欢喜。”


 


 


 


END


 


 


*:化用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出自《皆大欢喜》。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