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S】Got 2 Let U(2)

Isgaard:

前文:(1)


 


 


 


 


 


 


(2)Are you the one?


 


回到人群之中,同样也意味着克拉克留在瞭望塔的时间减少。


 


他不再如之前那般整日整夜地待在那儿,而他也因此不再那么频繁地见到蝙蝠侠。只消几日,克拉克便明白了布鲁斯的用意,却不知该无奈还是欣喜;布鲁斯体贴地照顾着他的情绪,却未跳出来邀功,也从未点明一切,不过是不想让他尴尬;他仅是作了安排,后又时常约他来逛街吃饭,在克拉克偶尔提到蝙蝠侠时也从不恶言相向,只是等待克拉克不再为此伤感。


 


克拉克却不确信自己能够给出布鲁斯想要的回应。


 


布鲁斯究竟喜爱着的,是他所展现出的、人们都信赖着的卡尔-艾尔,那位已成为一种符号与象征的外星来客;还是这个曾经名为克拉克·肯特、庸庸碌碌平凡非常的小镇男孩?


 


蝙蝠侠已向他证明,卡尔-艾尔作为恋人的失败;克拉克却明显不适合布鲁斯——这个人间的男子是如此光芒万丈。克拉克却做不到;克拉克不可能耀眼,克拉克必须得小心翼翼地伪装。他站在布鲁斯身旁必然会漏洞百出,但这对他来说又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而现在他再一次成为克拉克了。


 


他不讨厌克拉克。在没有超人的日子里,克拉克曾是那么幸福的人;玛莎和乔纳森想尽办法地对他好,严格与慈爱在这年月中是并存的,他们比克拉克更担心他发觉自己与这个家庭并无血脉联系,担心这个他们期盼已久的孩子会为此受伤;他们很爱他。如多数父母一样,这种爱远高于阈值。因此克拉克的回忆是金光闪闪的。


 


但克拉克是人类,是社会的一份子;是不可逃避工作与生活的普通人。如何兼顾超人与肯特的时间,这曾困扰了他非常久。只是当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成为超人这件事当中时,他才感受到某些他无法控制的东西的涌现。


 


而在再次成为克拉克·肯特之前他也曾成为过其他人——一个消防员,强尼·克拉克*。原先的克拉克死去了。他放弃了作为人类的生活去帮助他人。


 


彼时,他想得很简单——爆炸那么近,人类是不可能生还的吧?


 


那时候他还没有学会小心翼翼,他还没有真正意识到秘密身份的含义;他可以像以前那样假装滑倒,像将吉米从路上推开以躲避即将发生的车祸那样*去阻止这个灾难的发生,但他却不明白那时他无法像那样做的原因。他的速度已是那么快了,他的眼睛能够将动态细致又缓慢地捕捉,可那一刻意识是空白的;他的力量已经超然了,他已隐约意识到他所要背负的责任了,可他仍然是那个农场里的小男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炸弹要怎么取下、怎么处理——他还未熟练应付这些事情。那一刻,他慌张了,仅记得这身躯如钢铁;他冲了上去。救下泰勒先生。这是一件好事。


 


克拉克·肯特的故事到这里便是第一次结束了。


 


 


 


下班时布鲁斯又开车来接他。他行事低调,开的不过是辆不起眼的雪佛兰;于是连着许多天,在这新闻工作室里竟没有一人发现大新闻就在楼下。


 


他远远见着克拉克,便从驾驶室里钻出来,为克拉克开了车门。待他在副驾驶坐定后才回到座位启动车子离开。


 


“今天不推辞了?”布鲁斯笑道。


 


克拉克系上安全带:“如果不管怎么样你都会去做的话,那我还是先好好享受服务,再找机会还给你好了。”


 


正值红灯,布鲁斯便侧过头,瞧着克拉克的眼睛:“就等你这句话呢。”见克拉克睁圆了眼睛,他又露出哥谭王子那常年霸占报纸版面的笑容:“带我去你想带我去的地方。”


 


他们靠得不算很近,但克拉克却不确定布鲁斯能否发现他已屏住呼吸。他拒绝不了这样的布鲁斯,谁都拒绝不了。好在信号灯并不为布鲁斯的魅力而影响,在有什么将要脱口而出之前绿灯终于闪烁起来。


 


布鲁斯被推回座位上:“好好开车!”


 


过了好一会儿,克拉克才补充道:“晚餐后就带你去。”


 


 


 


晚餐在游乐园里的餐厅解决的,内容与往日约会的丰盛佳肴大相径庭,不过是几美元一个的汉堡;克拉克觉得味道一般,但布鲁斯却意外地觉得还不错。克拉克调侃他或许只是味觉的一时新奇,布鲁斯却说:“我吃过更糟糕的——那种面包硬到手指都按不动的汉堡,肉饼很干,薄薄一层,吃起来似乎就只是为了装出进食的样子。”他挥手比划起来。


 


“在回到哥谭以前,我曾有几年时间在外面——流浪。报纸上写得体面很多,说是去游学;不过,说学习也没有错,我去了很多地方,穷山恶水中的村落我去过,金碧辉煌的新都市我也去过;钱都在路上赚,所以也不是每一顿都能吃好。很多东西是在那时候学会的,但有些事情直到现在才想明白。现在说起来,反而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侧过头说。


 


却见克拉克面上的惊讶还未褪去,正留了一点儿被这昏黄路灯抓住尾巴。布鲁斯便道:“你听我发牢骚,待会便收我一件礼物好不好?”


 


“哪里有听了故事还劳人送礼的道理。”克拉克说。


 


“我说得不痛不痒,或许你听罢做一点表态就当作过去了,”他停下脚步,“当然得加一点筹码让你也开口才好。”


 


他们停在一个射击项目前。布鲁斯抽了几张纸币,递给管理员,领了支气枪到线前站定,闲适自得地打了好几组,竟未有一发不中;克拉克站在一旁,看他动作行云流水眼花缭乱,只觉得他的举手投足间没有一处是不美丽的。布鲁斯这一手也令管理员惊奇不已,倒是大大方方地将奖励拿给了他;布鲁斯转手又递给了克拉克,在管理员的笑声里克拉克又有些害羞起来,攥紧了那作为奖励的小熊。布鲁斯朝管理员道过谢,拉着他的手离开;布鲁斯正为这段关系中的第一份礼物而愉快着,克拉克正为这段关系中的第一份礼物而快乐着——他们的幸福是如此明确、如此显而易见,如此虚幻,如此美好。


 


他们牵着手,从这夜晚的娱乐场里奔至人声鼎沸的街上;他们从气枪项目那儿离开,因此也从炫目的彩灯下离开了,脚步声响起,金碧辉煌的旋转木马留在了后头,闪烁的小灯融进夜里,他们手拉手在黑夜与灯光中穿行,如海豚自海面跃起又回到水中……他们绕过花圃,从灌木与常青树旁的步道离开。这时他们已不再奔跑了,脚步缓慢下来;树木让另一头的繁华寂静,声音与光线轻飘飘落进每一片树叶里,将这小路围护起来,只许月光落下。


 


布鲁斯忽然便想起,八岁时的夜晚,光也曾照进那个小巷;后来那一天他孤身离开,独自奔跑,落叶飘起是第一个音符,蝙蝠扬起翅翼是最寂寥的琴声。于是当他听这乐曲响起时,便忆起这一生如何坍圮——这曲子奏得多孤单,第一段响起便要人想起童年——缓慢地,没有器乐回应的独奏,如冰下流水,让时光凝滞,窥视瞬息。男孩身上沾着血,慢慢地,慢慢地,在落雪的街头,慢慢地往回跑去。


 


他紧闭着眼。克拉克的手是炽热的。布鲁斯停下脚步,轻声说:“带我去那儿吧。”


 


 


 


他们落在一栋房子前。野草在这个庭院里很茂盛,早已没过小腿,在晚风里飘摇,如晴日里的水波。布鲁斯的西装裤上沾了不少草籽,克拉克露出后悔的神情来。他对这些小细节的执着总令布鲁斯感受到非同寻常的愉快。他带着布鲁斯再一次腾空,这次落在了陈旧的屋顶上。


 


布鲁斯随意扫了扫便在这屋顶坐下,反倒让克拉克的紧张消退了不少。他在布鲁斯旁坐下,指着这荒芜的庭院给布鲁斯看:“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可是这是他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在克拉克的身边,在这个寂寞而无人造访的屋子的房顶。能够在这里居住的人都先后离开了,于是它便迅速沉寂下去。这使他想起庄园。都是同样的孤寂。


 


他望向克拉克,用他的蓝眼睛示意他继续诉说。


 


“我,”钢铁之子顿了顿,眉目间都是柔和,“我跟他们说过,如果我遇到了喜欢的人,我会带他来的。”他朝布鲁斯微笑:“但这只是我的想法。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别这样看着我,布鲁斯。”他叹气。那只小熊被他举起,英勇地拦在他们之间;毛绒绒的脸里露出无畏的笑容。“别看我……你先听我说完。”


 


“这里是克拉克的家。他死了以后就不再有人来。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回来,我也曾经犹豫过……你希望我回到人群中去。但我曾经也回去过。


 


“我没有那么好。真的。我没有。那时候我叫强尼·克拉克,我成了一个消防员;可是那就只是个面具。报纸上把我写得太正面,却没有人告诉读者世间事物越是分明就越是极端;我不能代表正义。我曾经是怎么想的?


 


‘——克拉克·肯特是死了,而且死掉才是最好的。’”


 


克拉克轻声说道。布鲁斯看不到他的表情,那只小熊还在代表着他朝他微笑。


 


“‘强尼·克拉克是个孤独的人。强尼是一个面具,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场表演。强尼救人性命,然后回家。强尼允许我24小时做超人。’*


 


我就是这样让克拉克死去的。有时候我会想,我是谁?我是克拉克·肯特,还是卡尔-艾尔?我同所有孩子一样,在这个星球上成长,读完小学、中学、大学,然后工作。卡尔-艾尔出现的时间那么短暂却势不可挡。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总有一天卡尔-艾尔会杀死克拉克。有时候我觉得卡尔在说:克拉克·肯特不重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当你得到更多付出更多就很难再维持好这样一个表象,在克拉克的日子里,总要用许多错误、谎言、巧合去掩盖一切,直到我不能遮掩也不能解释的那一天到来。钟敲响的那一刻我只觉得轻松,永远脱离那种苦恼。但我又不甘心。像个幽魂在世间停留,还要去打扰克拉克的安息。”


 


布鲁斯握紧了他的手。


 


“所以我想不明白,是谁在喜欢着布鲁斯呢?是克拉克还是超人?”


 


所以你也同样想不明白,布鲁斯究竟爱着的是克拉克还是超人。他在心底想。又为那躲在微笑小熊后的克拉克而哀叹。


 


没有人能比他更能理解这种感受。


 


“如果只是谈到爱情,”布鲁斯说,“那就只是我和你。”


 


 


 


*引自N52动作漫画


 


——TBC——


补档 


 


说明书一号:本文灵感来源于N52动作漫画第10卷——是基于如果克拉克选择让他的人类身份在那场袭击中死去这一前提的展开。


 


说明书二号:


Got 2 Let U在这篇文中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对应同名歌曲“原谅之歌”(听歌请点这里),另一个是对应本文的一些设定与内容。暂不剧透。


标题非常重要。每章标题都来自于一首歌,特地做了链接,希望大家都能听一听;并非出于安利歌曲的心态去写,而是期望用歌曲作为标题,让大家在对歌曲也一定印象的前提里,让这些歌曲为文章增添一些互动与戏剧性,以弥补一些在文章内不便直言的情感与内容。


第一章的My Hero与这一章的Are you the one?就是出于弥补文章中没有写出的情感而做的选择——“你不必做那些大英雄的事、展现那些超凡的能力,因为即使就是这样普通的你,也是我的英雄”以及“你是那个可以与我共度一生的人吗?”;在故事还没有完全展开的情况下这样的内容是不便于在正文中表现的,并不是故弄玄虚,我只是希望借此对后文做一点铺垫。


以往并不会对文章的设计安排做太多解释,因为我认为这样会干扰到大家对于阅读完文章后自我的体会;但这篇整体上来说会比以往写的要长,不管是表达、篇幅还是内容对我来说都是新尝试,最后还是决定开诚布公地说清楚,以免造成误会,所以有什么关于情节的疑问探讨意见建议也希望大家能够提出来><


第三章近日奉上,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大大!


无敌爱你XD


 

评论

热度(93)

  1. Cumberkid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