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BS】故事三及其以后

Isgaard:

标题:故事三及其以后


原作:DCU(New52)


作者:Isgaard/伊思嘉


分级:  PG-13


配对:布鲁斯(蝙蝠侠)/克拉克(超人)。斜线有意义。


警告:访谈OOC及不专业。末日未来背景。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Summary: 有的时候,纪实文学不拥有任何事实。


 


 


 再次警告:访谈部分ooc以及不专业,末日未来背景。确认看完警告并能够接受以后请下拉阅读正文。


 


 


*


 


 


一些事情发生得就是如此理所应当。


先是你们胜利,随后因为神秘传说、超凡能力与炫目外表而迅速出名。所有网络红人都为此嫉妒却无力效仿,只能穿上仅具观赏效果的制服在讯息爆炸中随波逐流。人们对你们的一切都好奇,为这个团体,为组成它的那些英雄们。


然后由好奇催生的是狂热,是盲目信任,是疲惫,是泡沫破裂,美梦终醒。美国人民的梦醒了。新世纪的美国梦醒了。有数千人见证了超人的一去不复返。在混乱里他们见证誓约的崩溃。有许多人流泪。有许多人受伤。有许多人死去。更多的人想要知道真相,想要明白悲剧的起源;在这百废待兴的时刻,所有人都想抓住过去最后一缕悲哀。


这是前因。有前因就会有后果,事物发展需要遵循逻辑。


后果便是一个采访。关于过去辉煌的回忆,关于曾经故事的访谈。你知道其他人都参与了,他们都接起了那通电话,揭开过去的伤口,在废墟里回忆美好往昔,在追忆里对此刻无声控诉。


对于这个访谈,阿尔弗雷德并不赞同。你已经离开了那个你参与创立,见证它一步一步完善起来的家庭。那是正义联盟。可蝙蝠侠与正义联盟不再有联系,你们的名字不再被相并提起;你知道会有一天就连搜索引擎中,推荐搜索里他们也不再会与暗夜骑士产生关联。


在过去,蝙蝠侠与超人的故事非常受欢迎。现在,人们似乎也愿意在悲哀愤怒之余讨论一下这对曾经好友的最终结局。有很多人愿意来写它,这会是名垂青史的传奇。从最著名的作家、编剧、导演、音乐人、记者,到默默无闻的社交网络用户,所有人都愿意为此发言。


你从不怀疑这些。你不会怀疑你们的影响力。你也知道,当你应下这通邀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会理所应当地宣传:“现任及前任正义联盟成员口述、独家授权、最全面最接近真实的记录”。你知道这些。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总是有差距,即使是纪实文学也在所难免。他们会书写下你们的英雄故事,会写下你们的亲密无间。但他们不会写下你是如此爱他。


你知道那些美梦破碎的人会为此疯狂,然后寻找酗酒或制造事端的藉口……你都知道。


当你接起那通电话的时候你便知道这一切。你感知得到——那个颇有野心的作家认为他能从与那场战役中的幸存者们的谈话里得到什么——他觉得他能够得到一部伟大的美国小说(the Great American Novel)*。


但你知道这绝不会是的。


 


 


 



采访者:约瑟夫·罗比(Joseph Lobby——JL)


 


受访者:蝙蝠侠(Batman——B)


 


 


 


JL:感谢你接受这个采访。我以为你不会同意了。


 


B:(沉默)


 


JL:我在记录时能称呼你为B吗?无意冒犯。


 


B:请便。


 


JL:我的本职是个作家,也许我不是个好的采访者。希望你不介意。


 


B:没关系。


 


JL:好吧,那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公开露面,这是否跟之前发生的事情有关?


 


B:我不再于正义联盟担任任何职务。因此我回到了加入正义联盟之前的工作里。


 


JL:所以这不是一些网友猜测的隐退,是吗?


 


B:是的。


 


JL:离开联盟让你更轻松、能够专注于哥谭犯罪活动的打击,还是让你感到不适应……在你离开了这个由你和另外几位英雄一同创办的“家园”并为此付出良多之后——或是二者都有?


 


B:我无法对此武断地下一个结论……(沉默)去总结它。去定义一段时光。就我个人来说,这只是阶段性质的结束,如果它还在,那么没关系,它会继续;但它结束了,那我也必须面对之后的工作和生活。这是没有过渡区的。因为日子就是一天一天在过。


 


JL:你觉得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B:不全是。我是指,哥谭的犯罪指数不会因为我离开正义联盟而降低,我离开了在联盟的工作,但仍旧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解决;而事情已经过去了,过度沉溺于这种思考并不会使你得到更多。


 


JL:超人失踪的事情你也觉得结——过去了吗?就连总统都想知道答案。每一个人都想知道他去了哪儿。这个问题是代所有人问的。要知道,他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如此长的时间。


 


B:他会回来的。


 


JL:所以你知道他去了哪里,是吗?


 


B:(沉默)……或许是。


 


JL:你当时与超人在一起。


 


B:对。


 


JL:那时候发生了什么?


 


B:(沉默)比较复杂。决定是我做的。


 


JL:(超人离开)也是你们决定的一部分。


 


B:我认为是。


 


JL:那么对于较长时间的离开,或者是死亡,在计划中是否曾被公开讨论过?超人对于自己的情况和需要处理的事务知情吗?


 


B:这个我无法回答。


 


JL:你应该了解我们签授权合同里的一些要求。部分录音在稿件提交通过审核后会被公开,你不会不知道神奇女侠和钢骨的说辞,我相信你们曾经讨论过,你知道他们的态度;如果你不想陷进更深的舆论讨伐里,你应该告诉大家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B:我是否能够认为你在威胁或在诱导话题?


 


B:你该对我的战友更尊重些。你的提问按照合同要求同样可以被公开,你得知道这一点。此外,对于这件事,在我离开之前我们曾有过协议,在公开场合允许对此沉默。我有不回答的权利,这是不受你们的合同干涉的。


 


JL:好吧,我道歉。无意冒犯。


 


JL:今天先到这里吧。我很抱歉,真的。希望下次我们能有个愉快的谈话。


 


B:(忙音)



 


 


 


你挂掉了电话。这是迁怒,你想。这个作家的提问算不上多么刁钻,也算不得多么奇怪;所有人都想知道,所有人都在关心他去了哪里。这个问题他没有问错。


可是你也想知道。你也包括在那所有人里。


克拉克。他们都在祈祷你回来。你是否有听到他们的祈祷?


就在不久前,你才从昏沉的痛苦中醒来。那时橙色的光照进房间;因此你知道,现在是傍晚了,只有接近夜晚的阳光是掺了血的。这是一个预兆。你先是想:战争结束了。然后你意识到他不在。于是你又想:你到底在哪儿呢,克拉克?*


看,世界上也是有蝙蝠侠不知道的事情的。你忽然意识到,当克拉克不想让你明白的时候,他确实有办法让你不知道。于是当你看到那些追悼他的人,你却意外地平静;你们相爱着这么多年,本来你是该很难过的。可不知怎么的,这次你相信他没有死去;毕竟他是超人。在这世上,多么难以令人理解的事情,一旦与超人有了关联,就神奇地有了说服力。因此你看着那些因他而难过的人们,只感到愤怒和滑稽。你想:他只是丢下了我们。也许他只是认为我们不再需要他*。


蝙蝠洞需要重建。你花费了很多精力去收拾残骸,那些你曾经的战利品,过往对抗的功勋,现在都是残骸;阿尔弗雷德看得胆战心惊。于是你又想起他。他总是会争着给你打扫,他喜欢照顾你;因此阿尔弗雷德很喜欢他。如果他还在,这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但他也许还在生气,所以没有回来。


哥谭正在重建。你知道时间紧迫,于是直接拨款,不再遮遮掩掩地投资;人们叫你“韦恩先生”时欣喜又恭敬。你终于成为了如你父母那样受人尊敬的人。哥谭阳光正好;充满着希望与秩序。这有些像梦中的场景;你曾与他谈论过。你知道这不会长久,城市的本性只是蛰伏;但废墟之上在建新楼,一切都是新开始。你仍然希望他在。希望他来看看这梦中的哥谭,多么美丽。


 


 


 


 


与罗比再度联系已是好几周以后。


你睁开眼,看见阿尔弗雷德坐在病床旁边。如同上一次醒来那样。这一次的阳光是金色的,是早晨的阳光;没有掺血。可是你感到疼痛。


“你醒啦,布鲁斯*。”阿尔弗雷德说。


“你的……”他顿了顿,“你的脊背断了。这次是永远断了*。”


你没有回答。这个结果并没有出乎你的预料,但你仍然畏于阿尔弗雷德话语中所流露的情绪。你们是家人。对于这样的结果其实你们心中都有所准备。从十年前就有所准备。


所以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依然如此悲伤?


“除非……”他看着你,眼睛里是你不想懂得的情绪,“……我找到了你的日记。你给他写的信。你想要他的帮助,而现在你真的需要*。”


不。


“但……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声音颤抖在着,几乎是哽咽,“你有没有呼叫过他*?”


 


 


 



JL:下午好,蝙蝠侠。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B:还好。


 


JL:上次其实我们还是有点不欢而散,是吧?


 


B:显然这一次你还是会问那个问题。


 


JL:但是今天我想从其他方面开始谈起,放松点。随便聊聊。


 


B:好。


 


JL:听段录音吧。录音可以吗?我把声音放大一点。


 


B:可以。


 


JL:我们开设了一个工作邮箱,接收一些人们在过去与正义联盟一起经历某些事情的投稿。这是一段非常打动我的投稿。


 


JL:是我联系到的一个粉丝的录音。



 


(录音)


 


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我信超人。他不是神。真的,他不是。可是他比神更好。他是我的朋友。超人救过我三次,如果不是他也许我早就死了。第一次是2008年加州的一起校园袭击——那天枪声响起的时候他用身体给我们挡住子弹。女孩们还在哭呢,可是他已经把那些家伙收拾完了。他还陪我们聊天。因为我们是那么地害怕而警察还没有来。


 


学校里有很多人。那些家伙——三个炸弹客和四个枪手——只要他扔炸弹就绝对能够让一些人受伤。你能相信吗?所有人安然无恙。因为有他在。他跟我们聊芝士卷和新鲜水果,他说蝙蝠侠其实不喜欢吃水果沙拉,所以他总是会在瞭望塔里给他切苹果片。有时他也会感谢大都会的堵车,他曾因此轻易抓到乘车出逃的罪犯。


 


他说:“你们要多运动,晒太阳。”


 


然后有个女孩子问:“你是因为阳光才如此强大吗?”


 


他说:“宾果,大概是我的维生素D吸收得超乎想象地好。”


 


我们都在笑。他很真实——当你跟他交流,他那惊人的坦诚;你常常能感觉到,他就在我们身边。那不是一个面具。


 


所以我们相信他。我们爱他。


 


他……不希望我们恐惧,不希望我们会害怕回忆里的这一天。他那样静悄悄地拂去我们的畏惧,就像他静悄悄地回应我们的呼唤一样。


 


他不是神。可他做得比神更好。我不希望来世,我只想过好今生……当我陷入绝境时,只有他在回应我。神在哪里?神在等待我幸福的来生吗?只有他在。他才不管人们是否驯服,是否信仰,是否洗净罪孽……他只在乎你。活着的人。公平。正义。美德。他在乎的是这个世界怎样变好。他会阻止末日,他不需要审判。他在乎你的安危,在乎你的幸福。他不要我们奉献,不要我们祈祷,不要我们忏悔;他不要我们给他人间最好的住所,不要虔诚的精神。他不在乎。他不是神。他只在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是否安好,能不能每一日都快乐平安地活着。


 


我只信他。我不想给他添麻烦,我知道有人把他当做侵略者,把他当做一个自以为是的神。我知道他不是。可我还是想说……若我这一生有哪一个时刻最接近谛听神谕,蒙主感召,获得信仰,那就是他那一天在黑暗的巷子里为我拦下子弹,教我如何勇敢的时候。


 


……


 


我很想他。


 



JL:先来问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他(超人)真的在瞭望塔给你切苹果吗?


 


B:(沉默)是。他经常切,但并不是只给我切;他会分给其他人。


 


JL:所以不喜欢水果沙拉也是真的。


 


B:唔。


 


B:其他人有听过这个吗?


 


JL:神奇女侠和闪电侠听了。他们说了他们的一些看法。我希望能听听你的。


 


B:好吧。


 


JL:他这个(录音)非常触动我的地方是,关于超人他在人群中的定位,这个男孩给出的他的看法;结合他自身经历来谈,我相信是可以解决许多人心中的疑惑的。或者说是引起共鸣,而这种共鸣是很私人、很细腻的;能够给我们带来这样体验的人实在太少,但所触动的范围又太广。而认同他的这种看法至少在人群中占大多数。你怎么看大家对于这个定位的态度?


 


B:一直以来,我们——联盟对于超人的定位都在做一定的公关处理。当然,这不是指人们见到的超人不够真实和透明;这只是一个措施。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包容的、多元的国家,因此美国公民中包括着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地域的人们,对于超能力与外星文化的接受度也是不相同的。就像录音中所说的,超人并非现代神明;他也无法像耶稣安拉那样创造或超越;他是世间人物。(沉默)这就是他的定位。同我们一样,他也会疲劳和受伤,只是较常人而言触发的阈值更高;对他予以等同神明的期待,要么塑造出来的是一个假想敌,要么就是幻想破灭。我们预防的就是这种情况。


 


JL:你的态度是平等对待。


 


B:是。过高的期待在极端环境里会转化成压力。


 


JL:他会跟你抱怨(期待带来的压力)吗?


 


B:他不会。但是我会看。


 


JL:你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大家都叫你们世界最佳拍档。


 


B:(沉默)


 


JL:你知道他们(神奇女侠与闪电侠)的看法吗?


 


B:知道。


 


JL:你把这个问题的理想化外衣剥去了;你是用很现实的眼光去看。你觉得这算你们之间的观念冲突吗?


 


B:团队之间需要的就是磨合,没有什么人一开始聚在一起就能全盘接受所有。与神奇女侠那场冲突的直播就是佐证。


 


JL:快十年了吧。


 


B:还差一些。但是之后大家合作得就很好,总有人看问题更理想化一些,乐观主义可以理解;我只是更习惯站在实处看问题。这算不上冲突,只是个性与分工的不同。它们是可以兼容的。


 


JL:飞在空中看问题的也有好几个。


 


JL:抱歉,我就是开个玩笑。


 


B:没关系。



 


 


 


罗比又问了几个问题,算不上非常友好,但你仍然回答了。疼痛伏在你的背上,如同觅食的巨蜥。头盔放在你的膝盖上,披风搭在一旁;预兆啊。你想。所有的悲剧其实都有迹可循。现在你坐在这里,忍受着糟糕的提问与伤口愈合的痛苦,回答着关于神明的问题。如果你是有罪可赎的,受难是你唯一可以祈求的道路。是的,你是这么想的;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说出来,可是你是这么想的。


你没有呼叫。你当然没有。但访谈里你提了超人三次。如果他没有离开他是不是就会听到?


 


 


 



JL:能谈一谈当时的情况吗?关于“那个决定”。


 


B:……那时候我很害怕*。恐惧作用于我自身。


 


B:我做了必须做的事。你知道的。这是赢得战争的唯一办法。而那些艰难的决定他——他们从来不会自己去做*——


 


JL:所以你替他做了决定。是这个意思吗?


 


B:是。


 


B:我了解他,我也了解自己。他总想相信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可我们是不同的。不同的策略。不同的界限。而我们中的一个总会先达到这些界限*。


 


JL:你先达到了。


 


B:整个事情就是这样,非常简单。如你所闻,它是一个策略。我们需要赢得战争,这就是方法;所以做了这个决定。因果关系就是这样。


 


JL:但是有人倾向于是——


 


B:利用。我知道。


 


B:我相信事情到最后……时间过去很久以后,人们再来回忆这件事能够接受并理解。如果我没有做这个决定,过上那么一段时间,当战争继续恶化,他们也会意识到的。这是必须要去做的事。


 


JL: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哥谭今天也是晴日。真是少见。似乎战争将阴霾一并从这里带走了,但你感觉不到有多暖;窗子是紧闭的。落在屋子的光失去了温度。


头盔与披风阿尔弗雷德已经带走了。与罗比的通话也早已结束。蝙蝠侠不存在;不存在于这里。太阳在缓缓攀上顶峰又缓缓坠落下去,这一日又要结束。你想起阿尔弗雷德的话。


“克拉克?”你说。


太阳坠落了。但他没有回来。


 


 


 



“我不后悔,我也不会道歉。”你回答,“他也不需要我的道歉。”


 


罗比沉默了一会,随后笑了笑:“谢谢你的配合。”


 


“你觉得这会是关于JL的最好的书吗?”


 


“至少我相信它会是年度最好。”


 


“我知道你想写什么。”你说,“我看得到你想要人们读到什么。你很聪明,罗比。但故事四是不足以再现所有的。”


 


“可那是美国生活啊,”罗比叹道,“谁不想写出一部伟大的美国小说?”



 


 


 


你看着那些写给他的文字。是啊,谁不想写出一部伟大的美国小说?但没有一部小说能够真正地成为它。


你将所有文字投入熔炉。


“为什么?”


很久以前你也曾这么问过克拉克。


 


“人们总是渴望得知故事本身,但这很遗憾,所有叙述都是从故事二开始的。”


 


 


 


 


* J.W. Deforest:“一个描述美国生活的长篇小说,它的描绘如此广阔、真实、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它似乎再现了自己所知道的某些东西。”


*引自N52《超人与蝙蝠侠》年刊,部分内容有调整


 


 


 


——END——


 


补档


 


后记:


年刊这个内容,不管怎么看都很劲爆...总之我能就这几十页内容写了两篇文也是非常神奇,但最神奇的在于,我觉得关于这个故事的故事我还能继续写下去。
故事三其实来源于学术研究里对资料的定义。事情发生即是一,所见即是二,转述即是三,所以在结尾老爷接受访谈以后说作家写的是故事四。借这个想要表达的是,就像伟大的美国小说没有人能够写就那样,没有一本书能够让所有人都接受,所有人都触动;每个人的经历和认知会让这种感受产生区别。末日未来也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它经过多方转述,真相变得混沌;但在这个故事里,也有不少闪光的地方,对于人心,对于人物关系,这个故事都做了非常有力且富有想象的挖掘。老爷他的感情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酥皮感受到的是二,旁人看到的是三。年刊的故事里对他的感情的表述我觉得是很惊人的,非常值得深究。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23)

  1. 三途河邊_湯Isgaa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