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FATHERED (莱超 蝙超 timkon konkal)(一)

GT-马耳东风-守望秃头:

之前的文 因为时隔太久了改名重发一次 


Warning:少正+SR+SV背景 莱克斯形象请带入SV 克拉克请带入布兰登 布鲁斯带入三部曲/康纳X克拉克暗示 但不会有性关系 也不会在一起 只是个误会 这TM其实就不是个CP 所以不要问相关问题了/BS已有性关系/莱克斯成了好爸爸系列/苏每一个角色 拒绝黑任何人物的言论/看清楚每一章前的梗概 


梗概:康纳发现某一天克拉克成了自己的性幻想对象,同时康纳注意到了克拉克对杰森·怀特的特别关照。


满足自己对莱超和蝙超的年龄想象 莱总>大超>老爷


以后只会在微博更新 如有需要请关注 


(一)


梗概:好爸爸卢瑟 好情人布鲁斯


被屏蔽部分


一个施密特触发器支持的小陷阱,绕过。


译码器循环时钟scewing,解除。


接下来是伪出口,只要能从原码中提取地址……SET。


提姆轻快地敲击回车,他把那段完成了60%的程序保存,甩了甩手臂,时钟正好指向7点。到了用餐时间,提姆打着哈欠从蝙蝠洞中上升到韦恩的房子里,布鲁斯的声音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把它们打碎了开上火,你还想对它做什么?……淀粉?那需要淀粉吗?”布鲁斯窝在沙发里打电话,一只手按摩着自己紧锁的眉头。是什么利用淀粉的科学狂人出现了吗,还是哪个厨师不小心磕了什么能让自己变成巨型怪物的药?提姆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在他面前坐下。布鲁斯还穿着那套他下午去公司时的西装,领口被他自己扯得一塌糊涂,显然这个“淀粉先生”让他头疼不已。布鲁斯很快发现了提姆,那一瞬间他说话的语调变得低沉,提姆认为他之前甚至有些毫无顾忌地抱怨。


“听着。”布鲁斯冷着脸,“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法给你建议……”他好像被打断了,这在提姆看来很不寻常,接着布鲁斯叹了口气,异常艰难地喊道,“阿福,一个蒸蛋该加多少淀粉?”


提姆呛了口水。


“那取决于有多少鸡蛋,韦恩主人,但如果您想进厨房得提前说一声,我希望能把一些想保存的食材挪个新地方。”


布鲁斯小声咒骂着,把前半句传了过去。


“一个。”他认命地说。


“我认为2克最佳,记得搅匀并刺破气泡,这样才能又香又滑。”


布鲁斯耐心地把这话重复了遍,省去了那个又香又滑。“现在别再来烦我了,让我们过个没有彼此的假期。”他最后有些刻意地凶巴巴地说,挂断了电话。


谁会向蝙蝠侠请教任何有关厨房的事?提姆看着布鲁斯盘踞在沙发上,低头浏览着手机股票,但在他低头喝了口果汁之后,发现那双锐利的深蓝眼睛正盯着自己。


“什么?”提姆不由得坐正了些。


布鲁斯用蝙蝠侠特有的方式将他审查了遍,最后无情地开口:“你的作业?”


“哦,拜托了布鲁斯,这可是假期的开始……”


但布鲁斯打断了他。“如果你要学点什么的话,别把任务推到最后一天,你需要比所有人提前做好准备,以防那些突发事件。”他的态度强硬,“吃饭前完成你的昆虫采样调查,要不别去夜巡。”


罗宾从嗓子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抗议,不情愿地上楼去了。


 


康纳醒来时发现有人将他抱在怀里,他全身湿淋淋地,还不断有水顺着头发从额头滑落下来,两片柔软的嘴唇紧贴着他的,稍显冰凉的气息正被渡进他的身体。康纳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他正躺在克拉克的大腿上。


“你觉得还好吗?”外表绝不超过20岁的克拉克·肯特,正紧张地握着他的肩膀。康纳谨慎地选择一言不发,实际上,他被这个状况搞迷糊了。克拉克,他浑身同样湿透了,不间断的水滴顺着鼻梁落在康纳胸口。“我想,你的车为了避开我落到水里去了。”克拉克不好意思地垂着眼睛,“我很抱歉。”


“那么刚刚那是……”


这句话一出克拉克的脸快速的涨红了,年轻的氪星人结结巴巴地搓着手,“我得给你做人工呼吸,你都快没气了!真的,希望你别介意。”


天哪那真的是一个吻!康纳磕巴了下嘴唇,但没能站起来,他的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那样沉重。“你还好吗?”克拉克疑惑地靠了过来,用温热的手掌托着他的下颌,腼腆又羞涩。康纳惊恐地向后退去,他从克拉克怀里摔了出去,撞在地上。


 


然后他再次醒了过来,在地板上睁开了眼睛。


“康纳?”克拉克有些迟疑的声音从关上的房门口传来,“那声音是什么?发生了什么?”


“唔……没事,请进。”


那个正常的克拉克出现在他面前:围着围裙,眼镜上还挂着面粉,没有那种青涩的笑容。


“哇哦。”他打量着地板上的裂坑,“做了个噩梦?”


那算是噩梦吗?


康纳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膝盖上不存在的灰,把一只手揣进裤兜里,装作若无其事:“差不多,到晚饭的时间了?”克拉克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但杰森呼唤着他的名字,于是氪星人只是给了一个犹豫的眼神,示意这个男孩出来。


 


“我以为你会亲自做饭。”康纳对着餐桌上三个大披萨和一堆薯条说。克拉克正在拿杰森的椅子—他甚至有一把专门给身高不够的小孩子的椅子。杰森把下巴支在桌子边沿,眼巴巴地盯着那个有芝士夹心的披萨。


“我是准备那么做的。”克拉克无奈地笑了笑,“但你看,他想在路易斯不在的时候违反一些他们有关健康饮食的规矩。”


“我想你把他惯坏了。”康纳皱着眉。而克拉克毫不在意地保持着那个纵容的,宠爱的表情,就是康纳永远没机会看到的那种。“谁说不是呢。”他动作轻柔地把杰森抱起来放到椅子上,摸了摸他的头发,“也许我就想惯坏他。”


“你会是个糟糕的父亲。”康纳干巴巴地为自己拉开凳子。


克拉克发出单薄的呵的一声,那听上去一点儿也不好笑。


 


“请你吃,克拉克。”这是杰森第五次把披萨里的胡萝卜挑到克拉克盘子里,后者仔细地把它们都收集起来堆在角落里。


“他不喜欢吃萝卜。”康纳忍不住说,“为什么不批评他?”


“小孩子总是喜欢不起来那种味道,我也是,留给他父母去操心吧。”克拉克帮杰森把嵌在牙齿缝里的芝士拖出来,“你也用不着吃它,康纳。”


“什么?我可不是小孩,我喜欢…”


“你不可能喜欢。”克拉克小声说,“当我发现自己每次闻到它们的味道都想吐时,我问过Jor,它们和氪星人的味蕾不太有默契,在学校时我会强迫自己咽下去,但在我面前你没必要那么做。”


那块恶心的食材一瞬间卡在他的食道里,剩下的在口腔里发出类似破布的气味,康纳沉默地把它们吐出来。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蠢?”他突然问。


“什么?当然不,我只是希望你……”克拉克低声说,“你不用刻意来迎合我,或者迁就我,我们可以像朋友那样相处……”


康纳冷哼了声。


“就像你能说服你自己一样。”他重重地撑着桌子站起来,膝盖顶到不知道哪块木头,于是一整包薯条翻到在了地上,“知道吗,你下次该早点告诉我,所有事,你不愿意我出现在你面前,这没问题,我不是没地方可以去。”


他愤怒地冲出门去了,留下克拉克平静地坐着,过了会儿杰森爬进他的怀里,用手臂环抱住截温暖的脖子,“肯特先生发生了什么,克拉克?”


克拉克轻轻叹了口气,回抱住这个男孩:“因为我做了不好的事。”


“那么你不去追他向他道歉吗?爸爸和妈妈吵架时,他们总是这么做。”


克拉克看着他和路易斯一样颜色的眼睛,他爱杰森的全部,尤其是人类的那些部分。但他甚至不会想让杰森·怀特,这个氪星与地球的混血儿,有一个EL家族的名字。


“康纳去哪儿了,克拉克?”


还有康纳,康纳有一部分属于那个人,他现在是如此痛苦,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尽可能离他远一些,祈祷拉奥能够拯救他。


“糟糕的父亲。”克拉克低声地自言自语。


 


在那辆车有三分之一被水淹时,超人终于降落在它的引擎盖上,那可怜机械的主人以一种热烈又嘲讽的笑容迎接他。“我浪费了一个礼拜来想更好的主意,再造一个比扎罗工厂,或者一座氪石大陆。”莱克斯·卢瑟耸了耸肩膀,“但没有比这更具讽刺性与戏剧性的,回忆起我与你的第一次相遇——”他抓住超人的手从破裂的车窗里爬出来,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来庆祝你结束五年的宇宙巡航而重回这片微不足道的领土再合适不过,克拉克。”


只是一阵旋风他就重新站在了地面上,“你用不着这样来引起我的注意。”超人环抱着手臂漂浮在半空中,他没有因为过去了五年或者更多而有丝毫见老,氪星人的额头仍旧宽阔高洁,眼角没任何一丝损伤其蓝宝石般质感的细纹。但莱克斯发觉他的表情带着更深的阴郁,那些(在莱克斯看来)曾经费尽心思伪装出的对这个世界的关心所存无几。


“很遗憾错过了你的审判,卢瑟,但我保证不会错过下一次。”又是一阵红蓝色的旋风,湿淋淋的跑车回到了陆地上,他的手离开保险杠重新在胸前交叉。


“你的旅行怎么样?”


莱克斯试探着问,发现那仅有的一丝也被痛苦取代了,他的眼里迸射出一瞬的愤怒,继而是那种惯用的高高在上式的情绪隐藏。“这不关你的事。”超人平静地升上天空。


“在你离开前。”莱克斯抓住他离开前的瞬间高声说,“我有份礼物送给你。”


 


他讨厌这个男人永远在谋划着什么的笑容,以及那双恶毒的绿眼睛和寸草不生的光脑袋。


“从我的路上滚开。”康纳狠狠地瞪着那张从保时捷玻璃上印出的脸,这个超级大恶棍慢条斯理地降下一边车窗,“确切的说,是你挡在我的路上,孩子。”


“那就另外找一条!”


“我假设你不用有这个街区。”莱克斯转动着眼珠,他过分苍白的手随意搭在被讲究西装覆盖的膝盖上。尽管不愿意,康纳还是能够在每一次与这个男人见面时发现自己与他的相似点。比如克拉克有着如大理石雕刻版标准饱满的嘴唇,而自己却更像卢瑟——冷酷的薄嘴唇(*卢瑟在老漫画中被塑造成厚嘴唇,这里形象参考少正)。


“在你显而易见地发怒时我往往会宽容地迁就你,作为你的父亲我可以掉头离开以示对你的宠爱。”他继续说,“但今天不行,我得从这儿过去,见一个老朋友。”


“又是哪个谋划造反的计划?”


对此莱克斯·卢瑟露出失望的挑眉。如果是这样我可不会告诉你,康纳快速地读出了这个意味,然后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卢瑟是少有的在计划犯罪上会让蝙蝠侠打分到等级A的人。


“克拉克·肯特。”他绿色的眼睛转了一圈,康纳因为这个名字瞪大了双眼,“没记错的话他的公寓就在前面。”


“你是怎么……怎么……”


“别害怕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不会因此泄漏什么。”莱克斯微笑着,“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更多,无论是关于你或者超人,如果你愿意称呼他这个。”


“我理解你们有过交情。”康纳干巴巴地说,“不然你也不会像只疯狗一样针对他。”


莱克斯挑了挑眉:“我不会用两个字来概括那些日子。我们之间曾经有过友谊,甚至更多。”他压低声音吐出那个“more”,接着优雅地冲康纳展示身边的座位,“如果你愿意了解一段历史,我很荣幸,我的儿子。”


康纳垂着手站在原地,努力忽略对方充满诱惑性的暗示。实际上他难以克制在脑海中描绘出让人羞愧的想象,他永远不会嫌对克拉克了解得过多,但往往没有人能够说出除了大篇幅的赞美诗以外的东西。布鲁斯,或许,但前提是得有与他聊天的机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康纳用他做得到的最冷淡的声音说。


“克拉克从学生时期就是我见过最铜墙铁壁的人,各种意义上,远没有你们叫他的那么超级。你永远不能指望他主动对你坦白,但你想做些什么来引起他的注意,而我可以教你。”康纳注意到他增大了微笑的幅度,“考虑到你与我们之间的基因联系,我可以把这视为我的责任。”


 


提姆在晚饭前完成了他的昆虫采集报告,这使得今晚的夜巡有罗宾可以出席。尽管他实际上不认为自己会因此被禁足,布鲁斯很严格,但不死板,蝙蝠侠的固执往往给人留下错误的印象,实际上在某些与原则无关的问题上他甚至可以做到相当宽容。


当这一代的罗宾跑下楼时看到韦恩家的管家已经给桌子铺上了厚重的红色镶暗金边装饰布,正在往上面摆放银质的餐具。“呃,我们有什么客人吗?”提姆用手指剜了点新鲜的罗勒酱,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左顾右盼,“布鲁斯在哪儿?”


 


当克拉克穿着制服时不是第一次在蝙蝠洞里被一双好奇而警惕的眼睛盯着,迪克多半会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内冲过来给他一个大熊抱,而这一任显然要更加“谨慎”些。“嗨,超人?”黑发的男孩从拐角探出半张脸,克拉克注意到在布鲁斯瞥了一眼后他向后缩了缩。


“嗨,提姆。”


“你要在这儿吃晚餐吗?”提姆走出来了一些,但仍然没有选择靠近他们。


“这回不了,我和布鲁斯说完话就得回去。”


“哦,好吧。”提姆犹豫地看了看布鲁斯,超人漂浮在他身旁,后者正安静地陷在椅子里,被一片红色披风盖住了部分肩膀。“但阿尔弗雷德在准备接待客人……”


“罗宾。”布鲁斯低沉地打断了他的话,于是提姆后退了步,投降般挥了挥手,“我会告诉阿尔弗雷德你得过一会儿再上来的。”然后他一溜烟地跑了。


克拉克看着男孩跑开的方向。“提姆比迪克更像你,我想他会尽量放慢脚步偷听一些。”。


“别因为他没在第一次见到你时冲上来就这么以为。”


“实际上很少有人会尝试这么做。”超人降落到蝙蝠洞的地面上,他的披风擦着布鲁斯的手臂滑落到小腿处,“听起来我错过了今晚的美食大餐?”


布鲁斯烦恼地哼了声。


“阿尔弗雷德从来不放弃提醒我注意自己越来越稀少的访客,因此只要有人拜访韦恩家他就开始大张旗鼓地安排,加上一个锣整个哥谭市都能知道无药可救的布鲁斯·韦恩还有那么一两个朋友。”


“你这是在提醒我我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特殊?”克拉克有些被逗乐了,布鲁斯总有让人捉摸不透的举动。蝙蝠侠用沉默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可以回到之前的有关超级小子的事。”接着很干脆的转移了话题。


克拉克好心地放过了他。


“好吧,我想我与康纳之间还是存在问题,我们很难毫无顾忌地相处。与妈或者其他人待在一起时我可以与他聊一些拖拉机之类的话题,但这在两个人时就变得很困难了。”


“发生了什么?”


“我尝试和他聊一聊氪星人的习惯之类的,他变得很生气然后离开了。”


布鲁斯注意到他一向挺拔的背脊塌垮了些,那璀璨的面孔被自责与烦恼笼罩了。“你应该去找他。”


“我知道,但我还有……”超人的眼神闪烁了下,“我得照顾路易斯的儿子,杰森在我的公寓里,他睡着了,我才能抽点时间到这儿来一趟。”


布鲁斯皱起眉头:“路易斯·莱恩?我以为在我们认识前你就放弃追求过她了。”他看向克拉克,“我看不出你有放弃康纳而去照顾她的儿子的适当理由。”


“这只是……帮一个小忙,路易斯与理查德暂时无法照顾他。”


克拉克能感觉到蝙蝠侠灰蓝色的,犹如破碎玻璃般的尖锐目光在自己脸上停留,这持续了大概30秒,然后布鲁斯叹了口气。“我可以帮助你,但不可能在康纳面前代替你,训练和生活是两回事,你知道我在其中一方面有欠缺。”他将手放在那对无坚不摧的肩膀上,“你才是那个擅长交流的。”


他感到氪星人在他的掌握中微微颤抖起来,但很快那种被人敬仰的强大重新回到了那具身体,“谢谢。”克拉克将手覆盖在布鲁斯的上面,温暖又安定的气息充满了他们之间,“我真希望能将一切告诉你。”克拉克扶着他的后颈,小心翼翼地看着那双犹如夜中钻石的眼睛。


“你会的。”布鲁斯压低喉咙,“我会找到康纳,但如果你还想回去照顾那个小家伙,就别再招惹我了,克拉克。”他得到了超人轻快的笑声,然后是很快的在脸颊上的一个吻,“明天见,蝙蝠侠。”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