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中餐,情侣,两个"电灯泡"(试一试轻喜剧风格的superba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套路好深

宜尔哈:

简介:一顿中餐绝不能让布鲁斯坦诚到这种程度。








原梗来自《Explosions, Literal and Otherwise









"你知道,有的时候别人给你取的称号能夸大很多事实。"




布鲁斯从火锅和煎饺中抬起头注视发声的那人,克拉克手上还攥着筷子,似乎那就是个他随口提起的、让他们之间不会那么尴尬和沉默的话题。“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克拉克耸耸肩。“就是个问题而已,布鲁斯,问题是用来回答的,而不是用来让你再提一个问题。”




“我想我完全可以拒绝回答。”布鲁斯低头看着桌上油腻腻的碗筷和边角发黑的桌布,“鉴于你提供了一顿这么糟糕的午饭给我,一个可以上头条的回答显然比这更值钱。”




“嘿,不是你说想吃中餐的吗?”克拉克生气的捏着筷子,布鲁斯只瞥了一眼,那两根脆弱的筷子就断成了两截,对方不得不再拿了一双——没错,超人也会用一次性筷子,和在掰开他们的时候获得两根完全不对称的木棍。“所以,你想问什么?”布鲁斯捞起火锅里最后一块猪肉,丢进克拉克的碗里,“我以为你早就不用负责娱乐版的新闻了。”




“他们说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克拉克犹豫着开口,“...而我对此十分质疑。”




布鲁斯的夹菜的动作停了一下,接着非常自然的从超人碗里夹走了那块肉,“你知道这个月的值班表是我排的。”他用威胁的口吻说,他有几十种办法让这个家伙后悔他刚刚说的话,其中大部分甚至不用动用武力,“挑两天晚上吧,和你的电视机还有《西部世界》告别。”




这一直都能起到效果,至少能让克拉克闭上嘴安静几个小时。但今天的他好像意外的坚持,对他的安排只是摇摇头,“作为一个侦探最重要的不是敏锐的观察力吗?凭借一点细微的线索就能推断出整个事情的起因——但是你完全没有体现过这点。”




宾果,有时布鲁斯真的觉得他不该让一个陌生人如此亲近自己的生活的,因为将给这个人一个机会让他找到最能戳到自己尊严的点。布鲁斯冷笑着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也不对此多加解释,只是指指离他们有两张桌子远的一个男人。“你看到那个男人了没有。”他慢慢说,“他是个银行家,有个年轻老婆,但老婆给他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除此之外,他养的几只泰迪也让他心烦不已。唔,改变一下之前的观点,他最近遇到了财政危机,正在申请破产保护。”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看着的地方,那儿坐着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衣着讲究,面前摆着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不过他看起来疲惫不已,那碗面他几乎都没动。“你怎么知道的?”他好奇的问。




布鲁斯用鼻子喷气,“他的西装。”随着他的解释,男人站起身,掏钱付账的时候不小心带出了几张文件,掉在地上沾了好几处油渍,克拉克看到了那上面写着一行“资金申请书”的小字。男人咒咒骂骂的把纸张捡起来放回衣袋里,那些话里的脏字让克拉克皱起了眉头,但布鲁斯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些,顺便开心的吃了两个煎饺。




“你猜对了一个地方。”




“错,是大部分。”布鲁斯悠闲的敲着空碗,沉思了一会,继续说道,“他的西装,款式非常新潮和精致,但却完全不适合他,如果是一次失败的购物,他应该会马上换掉,但是看袖口的衬边,他已经穿了很久了,说明这是他妻子送给他的礼物,还应该是个时髦的妻子。”他停下,装模做样的享受了一会克拉克原来如此的眼神,“刚刚在等位的时候,我看到了他钱包里的照片,那上面是一个小男孩,按年龄推断大概是他的儿子,但和他五官上没有一个地方相像的,考虑到他早已步入中年而他的妻子还年轻美貌,这不算稀奇——再往下看,他的小腿处沾了好几根狗毛....狗毛的卷曲程度和它位于的高度加在一起分析,小型犬,最可能的就是泰迪。”




布鲁斯说完,端起绿茶润润嗓子,克拉克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等了几分钟,见布鲁斯没有开口的意图了,便忍不住开口问:“那破产保护的事情呢?”




“很不幸。”他把杯子注满,“他是申请的韦恩集团的贷款,于是——”




“...这一点是作弊。”




“所以我说是大部分,克拉克。”布鲁斯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洋洋的笑意,但很快稍纵即逝了,当他在他们的辩论中占优,并且让克拉克无法反驳的时候,他会这样。就像他在努力的在一个放松的环境和气氛里保持警惕。每当他这么做,克拉克既觉得欣慰又感到难过,这个世界对这位义警的恶意太大了,他甚至无法想象在他们遇见之前,蝙蝠侠到底遭遇了多少来自于他所保护的人类的疏离和误解。




他甩甩脑袋,想把这个念头甩掉。那儿来了两位新客人,两个男人,两个都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一个神情冷淡些,一个却笑容满面。下一对即将要受到评判的,倒霉的顾客。克拉克转向布鲁斯,“那他们呢?”




布鲁斯看了看,兴趣不大,“约会。”他已经捞光了火锅里所有的食物,正在虎视眈眈的要把一整碟煎饺倒进去。




克拉克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个他都能看出来。从那偶尔碰到一起的手,桌上闪着温暖光芒的蜡烛,和两个人嘴边时不时露出的微笑上就能看出。“还有呢?侦探先生?”然而克拉克不愿意承认的是,他其实一直觉得布鲁斯认真工作的样子充满魅力,你当然无法评判一个大半张脸都在面罩下的男人的容貌帅气与否,于是他最吸引他的就是他闪烁在那副盔甲下的耀眼的灵魂。他做事从来都有规划,计划周全,减小每个可能的意外,和他们直面敌人保护地球的方法不同,蝙蝠侠一直用他自己的方法守护着一切。




布鲁斯叹气,“你应该学会举一反三,克拉克。”他这么嘟囔着,但还是转过头观察他们。哥谭首富的眼里流转着别样的情绪,这往往意味着他在认真的思考,虹膜比海水的颜色更深,仿佛透不过光,被中餐店黯淡的灯光染成了琥珀色。“他们认识好几年了。”最终他说,放下盘子咕噜咕噜浇动着火锅,“但是最近他们的相处出现了一些突如其来,不过也是意料之中的变化,男的很紧张,另一个也是,他们担心坦诚事实会不会破坏他们的友谊从而失去更多东西,然而我觉得他们纯粹是白操心,他们命中注定会在一起。”




说完这些他就继续对付中餐了。克拉克发出一串音量不大的笑声,布鲁斯有如此出色的才能,而他又不爱炫耀,真是太可惜了。“我能问问怎么看出来的吗?”




“他们坐得笔直,人类保持那个姿势僵直着非常不舒服,左边是餐巾右边是筷子,整整齐齐的,是第一次约会。”他的口气有些不耐烦,“而他们脸上没有陌生人的窘迫,气氛融洽和谐,说明他们认识很长时间了。”




“虽然他们的相处有些僵硬,但好几个下意识的动作却暴露了他们的亲密关系,他们桌上的一双筷子中间是断裂的,所以。”话音未落,就见那个面容和善一些的男人拿过对方的筷子,很自然的夹了一口土豆丝放进自己的嘴里,“你看,大概就是这样——能把你的筷子借给我吗?我的掉进火锅里了。”




还没等克拉克反应过来,布鲁斯就拿着他的筷子夹着一个煎饺吃了。




克拉克大张嘴,惊讶的看着布鲁斯,但布鲁斯毫无所察,只是继续说:“两个人都紧张得要命,不是那种你捧着一大杯浓硫酸害怕它倾倒的紧张——他们显得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人只有在拥有的时候才担心失去,这代表他们感情一直不错,而且——”布鲁斯撇撇嘴,在几秒钟前左边的那个男人擦掉了右边那位嘴边溅上的酱汁,“——他们都享受着这点到为止的肢体接触的过程。”




克拉克看向那对情侣。当他发现左边那个男人在抽离手的时候,不小心轻轻的碰到了对方的下唇,他立刻扯下盘子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角,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布鲁斯两只手——它们正好好的战斗在食物的第一线呢。他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这让他更紧张了。




接着一个不属于他的温度就挨上了他的肩膀。




布鲁斯靠了过来。他像是在取一个调料瓶还是什么的,不管怎么样,反正他确确实实的靠了过来。克拉克的身体仿佛着了雷似的微微颤抖着,布鲁斯的呼吸几乎都打在他光裸的脖颈上了,拉奥?他们有这么靠近过吗?克拉克努力回忆着,就是这样,他们经常挨得这么近...认真的检查一件外来的武器或者敌人的邪恶计划,有好几次,这种事情发生在蝙蝠洞,发生在两个只穿着常服的超级英雄身上,他们并列站在一起,头挨得很近,他转过头都能看见那人眼边的若隐若现的细纹...是他没意识到还是蝙蝠侠没有阻止?他原来早已习惯和布鲁斯靠得这么近了。




然而,在战场上他们远比这样的触碰亲近,那为什么只有现在,他感受到一股热浪穿过他的四肢,翻涌着滚过他身体每根神经?




克拉克的嗓子哑了,明明没说话,还是嘶哑得一塌糊涂。“你怎么看出他们担心事实不如他们所料的?”他紧张得嗓子发干,仿佛他才是那个和多年的好友约会的男人。




布鲁斯咬着筷子含糊不清的说:“右边的男人,明显在这场约会占据主导地位,他一直在说,手舞足蹈的,如果按我说,他已经足够烦人了;而左边那个,全程目不转睛的含笑凝视着他,非常温柔和专注;他话少得多,但基本都是认真谨慎斟酌后才说出口的赞同。他们之间相视而笑很多次了,每次都恰到好处,可当左边那个男人注意力跑到其他地方的时候,那位喋喋不休的先生又会露出一种类似于忧虑的情绪:他担心搞砸;或许他是个经常搞砸感情的家伙,担忧降临在他生命中的美好事物的离去,而他又面对着一个相当受欢迎的人,如何获得他的爱而不是毁灭他们的友情,这对他很难。不过他其实不需要担心那么多的。”




这餐厅里的杂音远了,克拉克只觉得自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的动弹不得。他死死的盯着盘子里的食物,却任凭它们冷掉。他的心脏扑腾扑腾的,突然加快了跳动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他们依旧靠在一起,布鲁斯没有任何挪开的意图和想法。他的眼神如此的平和和安静,克拉克忍不住注意到一些被他忽视的细节:他会拒绝大部分的亲近,即使交谈也只是点到为止,从不深交。他呆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刻意与其他人保持距离,试图保护他心中最敏感脆弱的地方,所以他一贯表现得不近人情——但,但是他却对克拉克一而再再而三的可能侵犯到他隐私的行为视而不见,哥谭,蝙蝠洞,韦恩宅,一个个聚集了他过去和秘密的地方向克拉克无声的开放了,放任一个外来者探索,而布鲁斯没有阻止,与之相反的,他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袖手旁观。




克拉克觉得他的脑子似乎有些过载,食物冷得不能吃了,但他明白它现在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他只需要想一件事。




“你说他不用担心...这是为什么?”他结结巴巴的问。“他们将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吗?”




布鲁斯突然笑了一下——好像是笑了一下,他拨弄着盘子里的青菜,“他们早就属于彼此了。”他说,“假如你认真观察的话,就能发现他们眼里只印着对方。他们曾经是朋友,如今是恋人,然而他们对此适应意外的良好。”他抬起手臂,算得上很失礼的指向右边那个男人,“...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到底有多专心致志的盯着对方的侧颜和影子——甚至打算将这些装进他的脑子里。”




肺部像被人重重的锤击着,这仅仅是他再次被布鲁斯的话激起了强烈的反应的表现。该死的,克拉克没办法管住自己紧紧粘在布鲁斯身上的眼神,所以他看上去和那个男人是不是一模一样?他真的有那么不会遮掩感情吗?他发誓他尽力不让他的感情影响到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了,但...但哪有这么容易?




“现在他要亲他了。”布鲁斯挪动嘴唇说出更多,他似乎完全没发现克拉克神情的变化,还在自顾自的说,“他整理了一下领口,算是个心理暗示,暗示他试图冷静——”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像哥谭的夜空,如果仔细的观察,还会有一只小小的蝙蝠侠藏在那沉淀的、寂静的潭水里,而他的皮肤颜色较浅,泛着蜜糖似的圆润的光,“另一个人的手盖上了他的手掌——没错,他们准备接吻了。”




“布鲁斯!”克拉克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布鲁斯的分析。但布鲁斯没有生气,只是挂着他那讨人厌的,好像知晓一切的笑容望向对方,“就像我说的,他完全不用担心他会不爱他。”他轻声呢喃,仿佛一句耳语,却来势极猛的穿过了克拉克的皮肤,他的肌肉,他的胸腔,悄无声息的改变了一些本来已经够好的事情——“因为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感情,并且,他也怀着一样的想法。”




没人再思考更多了,布鲁斯的话语停在嘴边。克拉克越过油腻腻的碗筷和边角发黑的桌布,俯过身。他的嘴唇碰上了他的嘴唇。




那绝对算不上一个吻——无论是按小镇男孩还是花花公子的标准。然而当克拉克撤去这个吻,却发现布鲁斯脸上不是震惊厌恶或者其他负面的表情...而是心满意得,甚至有些阴谋得逞的小慵懒,让克拉克忽然意识到他再次被这个家伙骗了。




只见他挥挥手,那两个男人朝这看了一眼,便起身迅速的离开了,动作之迅速令人不禁怀疑他们是否为此演习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还记得吗?是你先开头的。”布鲁斯摇摇头,看起来只是在感叹某些事情,但克拉克成长到已经足够能看透他——他肯定是在幸灾乐祸。




“你这个...”不对,不能这样说,“等着瞧...”也不能这样说,“我要给你一个教训...”太蠢了!在克拉克犹豫不决该怎么教训布鲁斯的时候,布鲁斯靠过来,似乎是要给他一个火辣的、印象深刻的法式热吻——但他只是擦掉了他唇边的酱汁。克拉克迟钝的眨了眨眼。




“我想我们已经对此达成共识了。”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布鲁斯以为他已经陷入了某种氪星人休眠的时候,他终于开始说话了,而且说得很慢。于是布鲁斯挑起一边的眉毛,决定暂且退让,“什么共识?




克拉克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用着向反派宣布“我就要揍得你们喊妈妈”的语气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最后那片猪肉,你必须得还给我。”






END





评论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