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蝙超pwp 一夜风流

济公__大道之行也:

蝙超 nc-17 一夜风流


 


文手:济公


CP:蝙蝠侠/超人,斜线有意义。


分级:NC-17


BGM:Laurent Korcia/Vincent Peirain/Pierre Bous《Por una Cabeza-La Comparsita》


其他:发生在n52超人死亡后,大事件“重生”之前  探戈相关资料来自网络


弃权:他们属于彼此、属于DC,不属于我。


备注:n52 ooc nc-17 pwp 车震 失去能力


 


献给微博@早晨喝茶爷爷,感谢大大的古早漫风同人志投喂。没想到第一次写wf同人就是小黄文,更没想到打炮变成打嘴炮。我其实是个正经人。


 


摘要:他的克拉克就坐在他的大腿上。足足二百三十五磅,他妈的,重。


 


————————


 


美国,堪萨斯州,66号公路,晚23:19。


 


韦恩道:“不。”他补充,“绝无可能。”


 


肯特仔细地、详尽地、偏执地端详着他,良久才垂下眼睛,嘟哝道:“好吧,好吧——该死的,我早该知道——”


 


长而笔直的公路上只有他们的蝙蝠车,道路两侧的光浑黯黯的,隐藏着广阔无垠的麦田。空气清新而凉爽,吹着微风,裹挟来麦子、啤酒和盐的味道。附近的农舍前亮了橘黄色的路灯,蛾子在下面蔫巴巴地扑棱翅膀。高转风车融在地平线上,偶尔“吱呀——吱呀——”转动两下。漆黑浓稠的夜幕上缀满了光点,天体们正以亘古永恒的规律运行。


 


拉奥啊!明天的小镇该是多棒的天气!


 


“你不该在这儿。”蝙蝠侠哼道,踩住刹车,慢慢把车停了下来。


 


“可我就在这儿。”


 


“你不该。”


 


“嗨,嗨,别说出这种话。这儿是我的小镇。”超人咧开嘴得意地笑道,“‘我的’。”


 


蝙蝠侠突然摘下了面具,该死的,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就在他的旁边,朝他呲牙咧嘴……活蹦乱跳、带着那副蠢兮兮的黑框眼镜,会讲那么几个玉米俏皮话……不可能,他不该……可他就坐在他的车上,他的身边。扎塔娜的惊喜?稻草人的新型毒气?或者是某个五维人闲极无聊的新花样?……克拉克?他有罪……在无数个哥谭的夜雨里,在无数个百无聊赖的宴会上,在他潜意识的最深处,他想吻他,他妈的,滚烫的嘴唇贴着滚烫的嘴唇;随便在哪个狗娘养的地方,他想和他做爱,把麝腥味留在他的衣服上。滴水兽,蝙蝠洞,韦恩庄园,堪萨斯农场,随他的吧!他们将分享胜利,分享正义,分享爱情,分享酣畅淋漓的性……他们惩恶扬善,他们并肩作战,他们所向披靡……


 


“你是谁?”布鲁斯问。


 


“我是克拉克·肯特,卡尔·艾尔。”克拉克朝他挤挤眼睛,“超人,《星球日报》的辞退记者,希望我能有幸在介绍中加上‘布鲁斯·韦恩的伴侣’。”


 


蝙蝠侠僵住了:“克拉克。”他笃定道,“感谢上帝,克拉克。”


 


他们唇齿相接。


一夜风流


克拉克紧握住他的手,两人从车前盖上翻过去。风吹拂着麦子的味道,月色笼罩大地。布鲁斯上身笔直,两脚脚跟提起,双膝微曲,右臂和克拉克的左臂相搂,属于蝙蝠侠的披风长长地垂到地上。他们放弃了大部分华丽激越的姿势,只是最简单的——蓬嚓嚓嚓、蓬嚓嚓蓬嚓。他们默数节奏,前进或后退,蟹行猫步,又吻到了一起。


 


月光、麦田、微风,还有相爱者们。


 


“你会离开的,不是吗?”布鲁斯最终道。


 


“我不清楚……有个戴绿兜帽的人,看不清脸……我感觉我在那儿呆了很久,那儿光怪陆离的,我看到了许多我们,不同世界的……”克拉克思索了片刻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出来的,但我能感觉到,有什么正在把我赶回那间监狱……”


 


“那么这不是梦,这是现实,而现实中的我们相爱了。”布鲁斯揉了揉眉心,“我会想办法的。”


 


“我已经死了,你费再大的力气都是枉然,不如接受这些,别再奢求其他的了,我们拥有的足够——”克拉克权衡利弊,试图劝导布鲁斯。


 


“不。”布鲁斯说。


 


“布鲁斯,拜托了。”


 


“不。”


 


“休息会儿吧,”克拉克意识到了布鲁斯的顽固,把眼镜带回去,“明日一梦之隔**。”


 


月亮湮没在雾霭之后了。


 


布鲁斯依旧沉默。他凝视着他的超人,他记得他穿战甲的样子——制服是高领的,红边锁住喉咙和手腕,代表希望的族徽顺着他的胸肌线条起伏,和那位,活着的那位,总是有微妙的差别。正如他无数次想起某场阳光充沛的午后,若干年前的他在玻璃通透的大都会角落同一个头发蓬乱、固执得近乎鲁莽的克拉克分享了咖啡和甜甜圈,手忙脚乱的两个愣头青。那真是次糟糕透顶的下午茶,混合着劣质芝士、奶酪薯条还有地摊热狗的油腻味。他们攥着它们、身上穿着廉价应援衫,挤在人群里看了场乏善可陈的橄榄球赛——大都会流星对战哥谭骑士——扣人心弦时欢呼拥抱。他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咚、咚、咚,撞在肋骨上,胸腔中充斥着将溢出来的快乐,就像每个为了爱情和游戏机奔波的愚蠢大男孩一样。他曾无数次想起。


 


“不。”他垂下眼睑,避开克拉克的目光,以吻封缄,摇头低笑道,“远远不够。”


 


“现在我就返回哥谭,黎明前还来得及巡一次夜。”蝙蝠侠说。


 


 


 


 


幸运的是,布鲁斯·韦恩终将因不可抗力而遗忘他曾拥有过克拉克·肯特和他的爱情***。


                                                   END


 


 


*:语段出自《超人:挣脱束缚》


**:语段出自《蝙蝠侠:猫头鹰法庭》


***:《DC宇宙:重生》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