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mberkid

天道好轮回㈢

巨孚乚小记者的诱惑:

天道好轮回㈢
加大量的ooc
一句话的timkon,微量夜翼与芭芭拉,欢迎收看本期大型深夜家庭谈话节目(≖_≖ )(≖_≖ )(≖_≖ ),谢谢大家


天道好轮回㈢


        城市的高速扩张使得哥谭与大都市的距离日渐缩短,可能在过些时候,两个地方的辖区会有所重叠。Clark坐在副驾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蜿蜒平坦的高速公路,他与Jon完全可以抬起胳膊马上飞到目的地,但把超级英雄的角色带到日常生活中来却不是他与Jon习惯的作风。


       他们离开大都市时已经是傍晚,驶入哥谭市时,城市上方已经披上了月色,混着高层建筑的玻璃幕墙折射出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通宵达旦,歌舞不息,恍若白夜,人们怎么可能不爱她。


      “这个城市到了晚上就模样大变。”Clark面朝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说 ,似乎是自言自语,但Jon却马上接了下去,“是啊,在这里过了无数个夜晚,但第二天的晚上又有新的样子。”


         顺着Jon的话,Clark又马上接了下一句话,两个人一句接一句聊了很久。Clark很开心,他发现就算五年未曾谋面,自己与儿子并没有变成无话可说的那种关系,来之前他还为此忐忑了很久。


        可就在Jon把车停进停车场时,Clark却又开始烦躁,他并不是不想见到曾经熟悉的朋友们,只是过去这么久,总有些变化是他所不希望看见的,年纪大了,他就一直很抗拒这些。Clark心里的矛盾没有表现在脸上,他走得缓慢,却步伐稳健,Jon也放慢了脚步,陪伴着父亲走入电梯,再走过医院里的一截长廊,来到一扇窄窄的病房门前。


       “你确定我们没有走错门吗,Jon?”当Clark听到从门里穿出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声时,他犹疑地敲敲门并问Jon,打开门的Damian一脸的生无可恋,Jon疑惑地向里面望去,却被钞票枪喷了一脸的百元大钞。


        Clark表情扭曲地看向Damian,而Damian却仿佛被透支了生命一样无力地回复说:“别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
——————————————————
      


        三个小时前,当Tim带着一队身着工服的人冲进他的病房时,Bruce条件反射般想要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砸在走在前面的那个女人身上,一头稻草般的乱发和她身上仿佛柏柏尔地毯一样的披肩粗犷狂野的气势吓到了这个年迈的男人,在Bruce传奇的一生中见过足够多的奇装异服,但没有哪个能让他今天这样瞠目结舌。


        Tim同她说了几句话,转过头来指了一下,然后对Bruce笔出两个拇指,作出“她棒到上天!”的口型,Bruce却完全没有接上Tim的波频,一头雾水地看着那个酋长一样做派的女人指挥各种各样的人涌进他的房间。


        在短短两个小时里,他的病房里亮起了高饱和高亮度的LED冷光灯,地板与墙壁变成了一种银灰色的金属质感,随处可见的是破旧电线与生锈水管,墙体被嵌入密密麻麻的电子屏幕,中间还多了一根直入天花板的钢管。


         正当Bruce几次想要说些什么,都被那个女人回以凶狠的眼神。“她不喜欢工作时被人打断。” Tim摆摆手,对Bruce解释说。


         终于那个女人高抬着下巴环视四周,觉得一切完美,阔步离开了房间,Bruce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时,一个带着耳机的男人推着打碟机进来了,病房里立刻响起了节奏迷幻的电子音乐,这下不论Bruce要说什么,他的声音都会很快的淹没在立体声音响打造出的音乐海洋里。


        Tim在吵闹的背景声里对Bruce说了什么,但Bruce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他试图大声地对Tim抗议,但每次都被音浪盖过,之后他眼睁睁地看着Dick走进了病房,他带了Barbara一起,同行的还有几个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舞女,她们一来到这里就像蛇一样攀附在钢管上,DJ身上和Bruce的病床前,Bruce纠结地看着Dick,正欲开口,Barbara就大声喊道:“不用感谢,Bruce,这都是我们该做的。”最后是Jason,当他扛着一瓶半人高的啤酒桶走进了房间时,Bruce已经不想再说任何话了,他现在只会默默反思自己教育儿子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让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给自己的晚年生活添堵。
——————————————


        Clark刚走进房间看到了Dick和Barbara在窗台前吻得难分难舍,Jason正在给他的头罩小伙伴填满啤酒杯,而Tim揽着DJ的肩膀仰头灌着啤酒。


        然后他看到了病床上的Bruce,在一众白花花的大腿与胸脯中间,表情肃穆,像虔诚的神职人员一样无动于衷。


        最终是忍无可忍的Damian冲上去,拔掉了碟机的电线,关掉了晃眼的灯光,打开医院普通的白炽灯,叫停了不断扭动身体的舞女。


        “你搞什么——鬼”Tim本打算向Damian表示自己的不满,却在看到Clark的一瞬间,舌头打了结,他似乎不能确定眼前站着的是Clark本人还是他喝多了啤酒产生的幻觉。


        音乐的戛然而止令Clark成为了整个房间的视线焦点,Jason的酒杯溢了出来,Dick与Barbara抽回了在对方口腔里的舌头,Clark摘下眼镜,露出一个他们很久未见过但仍然熟悉的笑容,“嗨,我回来了。”


        “我们都以为你不会回来了,Clark。” Bruce沙哑低沉的声音在此时从床上传来。


        Clark走向Bruce,俯下身给了他一个久到超出Bruce本人接受度的拥抱,Bruce僵硬了许久,最后展开他仍算得上有力的双臂,紧紧地回抱住他的老友。


       “怎么会?无论去哪里,我都会回到这里的,B。”Clark温言道。


        Bruce希望面前这个男人没有像以前一样对自己使用超级听力,不然Clark就会发现,当他听到那熟悉的称呼时漏了一拍的心跳,这已经足够暴露一些他倾尽全力都要瞒着对方的事情了。


        在Bruce与Clark谈话的间隙,Tim遣走了舞女与DJ,Damian叫来了米其林餐厅的外送,Jason给Clark倒了一杯啤酒,Dick坐在床边静静听着Clark说自己的星际旅行,Barbara与Jon打扫了散落一地的彩带与钞票。


        之后,他们一起地分享了美味的晚餐,谈到了Dick与Barbara的第一个小女孩,


        “你可要见见她,她从没见过你,但光看你的照片她就决定喜欢你了。”


谈到了Jason的除了义警的本职工作外多出的副业,


        “嘿,说好吃饭的时候不谈工作!”


谈到了Tim这么多年与Conner的分分合合,


        “别这样,我们几天前才决定复合,这一次我们绝对不会再分手了。”


谈到了Bruce在欧洲的艳遇,


       “以前的娱乐小报就没有多少可信度,别信这个,Clark,互联网媒体在胡扯这方面更是变本加厉。”


谈了Damian与Jon的第八个周年纪念


        “闭嘴,Dick,我没有包下酒店里的豪华套房一整天。”


        言笑间,Clark看到Bruce狠狠地把花椰菜拨到盘子的一边,出言提醒说:“别这样挑食,Bruce,适当食用蔬菜对你的恢复有很大帮助。” 闻言,众人抬起头看向他们两个,等着Bruce讽刺Clark一句多管闲事,然后继续他们的话题。然而令人诧异地是,Bruce什么都没说,只是皱着眉头把备受冷落的花椰菜塞进嘴里。


        Clark看到这个满意地点点头,继续低下头对付盘子里鲜嫩多汁的肋排,全然没有看到其他人在空气中肆意传递的不可置信的眼神。


       “Alfred说的对,他是需要一个伴侣了。”Damian不自知地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Damian。” Damian忽地转头看向一脸疑惑地Jon,反应过来回答说:“我问你爸爸在这儿呆多久?”


       Jon把一块鸡肉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含糊不清地说:“可能会呆很久。”


      Damian看着Clark为Bruce再填了一份焗芦笋,而那个平时看到绿色蔬菜就好像能气绝而死的臭脾气男人,在此时只是面带嫌恶却毫无怨言。Damian拉了拉Jon的胳膊,问说:“你觉得让Clark来庄园帮忙照顾Bruce怎么样?”

评论

热度(118)

  1. Cumberkid巨孚乚小记者的诱惑 转载了此文字